第四十二章 见异思迁的药罐子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的脸刷地红了,狠狠地挖了张帆一眼,这人的嘴巴怎么这么讨厌!少说一句没人会当他是哑巴啊!

可是张帆又在我耳边嗡嗡的叫了:“喂,我怎么觉得你是自作多情啊,他可是一直在看着你同学艾茉啊。不过说实话,你同学可比你漂亮多了!啧啧!”

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唯恐我不知道!

怎么可能!张帆就是喜欢胡说八道。

我不相信地抬头看向他,可是发现他含情脉脉的眼睛真的是一直在看我身旁的艾茉!!!而艾茉本人,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她起先是羞怯地回避,继而也开始和他双目相对。

错了!错了!她是艾茉不是我,他不会把艾茉当做我了吧!

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!

可是不应该啊,没理由认错我的。

他见过我,而且赵先生一来就和我们打招呼,怎么可能会把艾茉当做我?

我吃惊地看着他,他漫不经心地将目光从艾茉脸上移到了我的脸上,看到我,愣了一下,随即敷衍地对我笑笑,转而又和艾茉眉来眼去。

一股无名的怒火在我心中燃烧起来了!这个宋朝鬼,难道他连我和艾茉都分不清楚了吗?

赵先生见我们彼此之间打着眉眼官司,立刻哈哈笑起来。他整个人似乎从从前开朗许多。指着他儿子给我们介绍:“这是我儿子赵亨。”又说了我和张帆的名字,轮到艾茉的时候,赵先生也不认识。

艾茉主动地介绍了自己,没想到赵亨居然伸出手和艾茉握手。

O(≧口≦)O!刚才介绍我和张帆的时候他可是只对我们点了头而已啊!轮到艾茉,区别对待这么大!太过分了!

难道说艾茉就真的漂亮到让他忘了他自己的心愿?真的到了那种可以忽略我的地步吗?

外婆招呼他们坐了下来。我们就坐在外婆家门口的空地上,温暖的阳光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!昨晚的噩梦仿佛离我很远了!

赵先生细细打量我,关切地对我说:“红豆,你脸色不好。眉峰有黑气缠绕,眼角帯煞。你这个同学也是如此,你们两个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啊!”

我从心里佩服,赵先生真不愧是有天眼的人,看一眼就知道了。

我问赵先生:“您听说过令良这个人吗?”

赵先生听了,皱了一下眉,然后点头说:“令良啊,这个人我听说过,据说他是靠着一本书自己入门的聪明人,我没和他打过交道。怎么,是他害的你们吗?”

我摇头说:“不是令良,是他的女儿令仪。”

我把令仪和顾邵民、艾茉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。

赵先生听了晒然:“这件事啊!说容易也容易!说难办也难办!你外婆和老张先生常年在乡下,自然就没见过。其实这婴灵对付起来,非常简单。”

张帆和我听了都很好奇:“怎么个简单法呢?”

赵先生胸有成竹地说:“从前有茅山养鬼术,现在已经失传。我听说最近炒得最热闹的就是泰国的古曼童。其实,这都属于养小鬼。养小鬼的人最怕的就是小鬼反噬,这个令仪,自己的孩子死了都不让他转世投胎,只要这个婴灵知道自己其实可以重新做人,对令仪的做法感到愤怒,到时候她自己不就遭到恶果反噬了?不过反噬的后果过于严重,被令良知道了,就算是他女儿自作自受,恐怕也还是会恨到别人的头上。”

艾茉突然走到赵先生面前,一下子就跪在了他面前:“求您救救我吧,我不想去求令仪,她恨不得我死,是不会放过我的。赵先生,只有您可以救我了。求求您了!”

赵先生看了看艾茉,又看了我一眼,微微笑道:“你起来吧,我们这类人,虽说有时候要人家的钱偏多,可这都是拿自己的命去做。我和令良虽然没有交情,可是你这件事,我接了就是和他结下仇了。”

艾茉有点绝望,本来这几天,就是一直在受刺激。眼下好不容易有个人可以帮她,却又被拒绝。她顿时崩溃了,当即痛哭了起来。

我连忙跟着艾茉也求起了赵先生:“您就当做好事吧,求求您了,救救她吧!那个令仪太坏了,按说我也是不相干的人,可是昨晚不知施了什么邪术,害得我吐血。”

赵先生“哦”了一声,凝神注意我的话:“你说说,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?”

我连忙把昨晚的事情讲给了赵先生听,又说到了那个神秘的鼓点。

赵先生听了,脸上变得严肃:“看来这个令良还是有点微末道行,做这件事的,也不知是他还是他女儿。”

外婆点头说:“是啊,要不是我家红豆身上还有一个符文,恐怕现在也醒不来了!”

赵先生问:“什么符文。”

外婆正打算说,我连忙抢在外婆前面说:“是归真道长给我的符。”

赵先生听了没有在意,反而说:“看来归真这么多年也没什么长进,一个符文,居然连婴灵都制止不了。”

他接着又说:“红豆,你看,你一出事,我们家赵亨也跟着一起出事了啊!”

他突然这样说,让张帆和艾茉两人都是莫名其妙。只能看我,可我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有看着赵先生,又看看赵亨。

赵亨此时一脸的不自然,微微侧过脸不看我。

赵先生对我笑道:“是真的,我儿子昨晚也吐了血。”

赵亨也吐了血,我惊讶地看他。他却赌气一样地扭过头不看我。好像在生我的气。

赵先生转头对外婆说:“刘三婆,我们家赵恒昨晚也在家里吐了好多血。阎君昨晚给我托了梦!说了我儿子和红豆的婚事。说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,才能没事。您看您还一直瞒着我,要不是阎君说,我还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了,万一又要把我儿子收过去,我可不是白欢喜了一场。”

外婆尴尬地笑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张帆奇怪地盯着赵先生问:“婚事,什么婚事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赵先生讥讽地说了一句:“没你什么事。”

张帆的脸涨红了,突然大声说道:“谁说没我的事?红豆是我的女朋友,你现在说她和你儿子的婚事,我当然要问问!”

张帆这话吓了我一跳,眼睛不自禁地就看向赵亨,发现赵亨冷冷地看着我,眼里全是鄙夷。

这是什么眼神?他凭什么这么看我。

赵先生这时候板起了脸,他对张帆说:“这年头,结婚的都可以离婚,更何况一个男朋友。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?三婆和红豆还什么都没说了!”

张帆脖子上的青筋爆得老高,他梗着脖子看着赵先生说:“你是担心你儿子睡了一觉变成傻瓜没人要他了,所以才来骗红豆的吧。。”

张帆这么说话,也不怕得罪赵先生,万一赵先生不肯帮忙艾茉怎么办!

我急忙踢了张帆一脚,瞪着他说:“别乱说,赵先生才不是这种人呢?”

赵先生的脸黑了,他哼了一声对我和外婆说:“我这个人没有耐心。再说了,这件事又不是只对我儿子一个人有好处。阎君说了,他们两个人要是不在一起,就会大灾小灾不断。要是在一起了,那就是逢凶化吉。你要是不相信也行,我给你时间考虑。到时候要真出了事你可别后悔。”

他拉着赵亨就要走。艾茉连忙又求他。赵先生看了我一眼,有意无意地说:“只要我儿子和红豆结婚,你是她的同学,自然就不算陌生人了。这些都是小事,也算不了什么。”

艾茉看向我,我不说话,眼睛看着一边。

赵先生冷笑一声,拉着赵亨走了。

从始至终,赵亨都没说过一句话。

艾茉叫了我一声,想说却还是闭上了嘴巴。我知道艾茉心里所想。可是自己也下不了决断。

而且,我最纠结的是,为什么一直都是赵先生在说婚事,赵亨,这个宋朝鬼怎么一直都不开这个口?反而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。

张帆建议我去镇上医院看看,顺便看看我一下子少了这么多血会不会贫血。

我想时间还早,于是就答应了。

路上,张帆开车带着我,突然就说起了我和赵亨的婚事:“红豆,你该不会真的相信赵先生的话吧。”

我看了眼张帆,虽然他没看我,但是他明显也很紧张我的回答。

经过几次的相处,我知道张帆就是嘴巴讨厌,而且他似乎有点喜欢我。他带着我求见归真道长,为了又跑前跑后,要是我还不明白就太白目了!

可是眼下我这样分明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啊!

我想了想,小声地对张帆说:“你也是吃这碗饭的人,也知道阎君托梦的事情。就算赵先生撒谎,可是我外婆不会对我撒谎的。这件事,很有可能到头来,还是不得不……”

张帆突然一个刹车停下了车子,转头看着我。

虽然乡下的路,来往的车辆不多,可是他就这么停在这里也不合适啊!

我吃惊地说:“你开车啊!停在这里做什么?”

张帆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,气愤地转身对我说:“阎君托梦怎么了?这都是借口。上次你不是也被鬼压床了,归真道长的一个符不是就赶跑他了吗?大不了我去找归真道长,求个符,赶走这个阎君。”

我哭笑不得地说:“你去啊你去啊,归真道长人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了你求什么求?再说了,归真道长的符就真的那么灵吗?要是灵的话怎么,昨晚我还被婴灵缠身呢?”

其实我差一点就要说出来归真道长的符不灵,宋朝鬼又来找过我,可是我不想说太多,也不想让张帆知道赵亨就是宋朝鬼附身,所以到了嘴边又马上改口了。

张帆气恼地看着我,慢慢逼近我,神情带点伤感:“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女孩子,结果还遇到这些事情。我不管,反正我不让你嫁给那个药罐子。”

我有点好笑:“什么药罐子,他已经好了。”

话刚说完,我就感到张帆的脸凑了过来,逼近了我的脸。

他要吻我!!!

我急忙转过脸,双手推他,却怎么也推不动。他牢牢地把我圈在怀里,粗热的气息在我耳旁,吹得我的头发痒痒的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