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闺蜜被我亲手杀死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张帆突然的举动让我吓了一跳,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说着说着就动手了。

我拼命躲着他,用力地推他,乱七八糟地说:“张帆,你不要这样,你再这样我就生气啦!你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啊!”

话说完问我就后悔得要命!我真是猪脑子,一个男人,要亲吻你的时候还要和你打招呼吗?

张帆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简直可以做鞋底子打脸了:“你生气?那我刚才说你是我女朋友的时候怎么不生气,现在还生什么气?我还生气了,那个药罐子凭什么一句话就要和你结婚,你说,你是不是也不愿意?”

他说完,还伸手把我这边的车门上了保险,我怎么也扭不开。简直是想逃也逃不了。

“我是不愿意,可也没愿意让你亲啊!我刚才只是给你面子才没出声的。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了?”我用力推他,可是他反而把我的手紧紧抓住。这下,在外人看来,就是我们两人手握手的感觉!

他慢慢靠近我的脸,在我身上嗅来嗅去的,就好像一只狗一样。

我用劲扭着脖子躲避他,都快要将脖子扭到180°了,可还是没躲成。

他亲到了我的脸,又顺着我的脸亲到我的脖子。好在他还没有亲我的嘴巴的意图。

我用两只脚乱踢他,却好像踢到一堵墙,反而把我的脚趾震疼了。他身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我的身上,要不是车门在旁边,我都要掉出车外了!

张帆“呼哧呼哧”喘着粗气说:“红豆,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。你不要躲着我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我晕,我翻了翻白眼说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了。真是自作多情。”

他听了反而笑了:“你们女孩子啊,总是心口不一,好吧,我让着你,是我喜欢你好不好。其实,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,哎,这个女孩子长得可真好看,一双眼睛好像能看透我心里的想法一样。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够像你这样让我心动的。”

虽然我不是心口不一的人,可是听到张帆夸我长得好看,我的心里还是好像抹了蜜一般甜滋滋的。

我正准备说话。突然,“砰”地一声,整个车身都震动了,四周有树叶簌簌地落下来,路边的一棵大树居然倒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前面,差点就要戳进来了。

我吓得魂都飞了,只有一个念头在脑海里,地震了!

张帆惊讶地连忙打开车门下车,我也跟着跑下了车。

脚踩到地上才觉得,根本就没有地震,除了倒在车上的那一棵树,四周路旁其他的树和草都好好的。

我和张帆走到这棵树旁仔细查看,倒下的这棵树是从中折断,中间已经蛀空了,一大窝白蚁正在里面爬来爬去。。

看着这棵树,我们话都说不出来。

野地里的风硬硬的,吹得人的脸生疼生疼。此时我们心里都有一个念头,虽然这棵树不是人为造成,可是也太巧合了吧。

再次上了车,一路上,我们再也没有说话。

到了医院,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堆检查。又是X光又是造影,最后还要让我做ct,我拿了条子,直接出了医院。

我知道,现代医学根本解释不了我身上发生的事情。

从医院里回来,我和张帆说了布娃娃的事情,请他去五亩地那里给那个布娃娃做个法事,万一超度了令仪手里也就少了害人的东西了。

晚上,我依旧和艾茉睡在一起,张帆也留了下来,他睡在我舅舅的房里。

我对艾茉说,那个婴灵被我埋在了五亩地里,张帆已经帮他超度了,应该不会再来找他了。其实我说这些也是为了让艾茉放心,艾茉现在几乎都要疯了,只要想到那个可怕的婴灵和不肯放过她的宁仪,她就后悔得恨不得揪掉自己的头发,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才和顾邵民在一起。

其实这些事不知道倒好,知道了,时刻在担心着那种恐惧,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受得了的。

赵先生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问我到底考虑好了没有,我什么都没说。

是他儿子要和我结婚,又不是他要和我结婚,他怎么这么积极呢?他儿子本人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?

其实我心里倒不是不愿意,不就是结个婚嘛,现在大学生都是赶着在大学里就找好男朋友,毕了业还不好找了呢!

为了我这三年安安稳稳度过,也为了我能活过25岁,我有必要那么死脑筋吗?听说赵先生家底很丰厚,在城里还有几个门面出租,也算是一土豪了!嫁给他儿子,我还算是高攀了!

可是,赵亨看我的眼光就好像一根刺,让我很不舒服。

他那么嫌弃我,我怎么可能还主动送上门去讨人嫌呢?我也是要自尊的好不好。如果他能像梦中那个宋朝鬼那么温柔,我、我……我当然愿意啊!

更何况他还那么帅,怎么看都是我赚了啊!

艾茉已经睡着了,可我却还是难以入眠。赵亨那双勾人的眼睛不停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一会儿他的眼睛如水一般的温柔,情意绵绵地看着艾茉,一会儿他的眼睛好像冰一般地冷冽鄙视着我。

我默默叹了口气,心里烦透了。

艾茉的手臂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身上,然后抱紧了我。

虽然和她睡一张床,可是她这样抱着我,还抱得我那么紧,这种感觉让我有点不自在。

她的身子很热,挨着我的脸也滚烫滚烫的。黑暗中,她发出奇怪的呻吟,这种呻吟使我听了不禁想入非非。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肉跑,艾茉现在这样,说句不好听的话,是在做春梦吗?

接着,她更过分了,居然一条腿在我身上擦来擦去,整个身体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,开始一上一下的活动起来。

“要,我要,”她低声呻吟着,丰满的胸脯紧紧压着我,我要是个男的绝对要兴奋!可惜我和艾茉也不是蕾丝啊!(⊙o⊙)!

不对劲,难道这又是令仪在对付艾茉吗?

我该怎么办?这样子如果去叫张帆,岂不是让他看尽了艾茉的便宜?

不行,我先试试,死马当做活马医,归真道长给我的符文我还没丢了。

我拿出符文,对着艾茉的额头贴下去,可是没有用,她在床上好像一条蛇一样扭动着,动静越来越大,竟然开始解开自己的扣子!

果然失效了!我又拿出我自己画的符,对着艾茉的额头贴上去,艾茉的声音突然变大,我心里一喜,看来有用了。

可是艾茉叫得更大声了!

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我吓了一跳,连忙用被子包住她,把她连人带声音都闷在里面。

我问:“是谁?”

“是我,我听到你房里有动静,出了什么事吗?”是张帆的声音。

“哦,没事,没事。我和艾茉说话了,你去睡吧,不早了。”艾茉这样子我怎么好意思让张帆进来啊!

“真的没事?”张帆又问了一遍。

“真的没事!”

“哦,那我去睡了啊,要是有事你喊我啊。”他还是不放心地又叮嘱了我一句。

我答应了张帆,等了好久没听到声音,才松开了被子。

艾茉非常安静地睡着了,我松了一口气,又觉得不对,伸手在艾茉的鼻子底下一探,魂都要吓跑了!

艾茉!艾茉居然已经没有了呼吸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