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阎君的作弊攻略 很重要的一章啊,庆祝上架!!!抢红包啦!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!又是拍打艾茉的脸,又是捶打她的胸口,用我一切所能想到的急救方法来救她。

我真的不是有心的啊!我哪里知道只不过是用被子闷了一会儿,她就会死呢?

可是我再怎么做都没用,艾茉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,任凭我怎么打她锤她就是不醒!

艾茉,你不要和我开玩笑,千万不要吓我啊!

越想越害怕,想到我要以杀人犯的名义被警察带走,我忍不住一下子哭了出来!

我一边哭一边想着自己要进牢房,还要被许多人指指点点,自己从此以后都会背上一个杀人犯的称呼,哭得更加伤心了!

我的哭声惊醒了外婆和张帆,本来就在担心我们今晚会不会出事,这下立即都起来了,敲着我的房门问我怎么回事。

外婆急得声音都变了:“红豆啊,你哭什么啊!怎么啦!”

张帆也说:“红豆,你快开门,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!”

我一边哭着,一边开门。门一开,我就扑在外婆怀里哭得更厉害了!

“外婆,我不是有意的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!”

外婆着急的问我:“到底怎么啦?什么不是有意的啊?”

我哭着说:“我把艾茉给杀死了!我把艾茉给杀死了!可是我也不知道啊!我也不想杀她的啊!”说完之后,我哭得更伤心了!

外婆拍拍我的手说:“别哭别哭,有外婆,来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
外婆走到床边,伸手在艾茉鼻子下探了探,我在旁边也说了经过。

她又伏在艾茉的胸口,仔细听她的心跳。没一会,抬头对我笑笑说:“别担心,还有心跳,还有救。”

还有心跳?我惊讶地也伏在艾茉胸前细听,真的感觉到艾茉的一颗心还在跳动,只是有点微弱,好像没有力气的感觉。

怪事!那她的鼻息为什么会没有呢!

外婆安慰我说:“别急,听你刚才说的样子,艾茉肯定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。”

那怎么救艾茉呢?

外婆很有把握地说道:“有啊,招魂!”

招魂?

张帆说:“我只知道小孩子晚上哭着吵着要招魂,不知道成年人也有招魂这个说法。”

外婆对我们解释:“小孩子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晚上会一个劲地哭,那就是魂被吓丢了!家里的大人们拿了衣服到外面喊孩子的名字,就可以把孩子的魂找回来。艾茉这样,估计也是被吓丢了。昨晚你不是跟着她到五亩地去了吗?说不定就是在那里撞到一些野鬼,当时没发作。而且刚才你说艾茉那个样子,那不是被鬼迷住是什么?你忘了玉娇说过的?五亩地里有两个千年的老色鬼。现在,只有用招魂的办法喊她回来了。”

既然决定了把艾茉的魂找回来,自然就要赶快进行。否则的话,等天亮了,到时候反而不好办了!

招魂这种事,肯定是要熟悉的人来做,虽然外婆在这方面很有经验,可是对于艾茉来说,我是最好的人选。

我拿了一件艾茉的外套,脸上涂了锅灰,那是为了防止色鬼动我的心思。

手里拿着电筒,我顺着五亩地的方向一边走,一边喊着艾茉的名字,张帆在我身后保护我。

乡村的夜晚寒冷极了,走在荒凉的夜里,喊着艾茉的名字!声音在寒风中不知不觉变得颤抖!

走着走着,渐渐到了上次和艾茉停住的地方,我看到前方隐约有一个身影非常像艾茉,连忙追了过去。

外婆说,当你看到了你要找的人,一定要赶快跟上去带他回家。

这一定是艾茉的魂!

我追着艾茉的身影跑过去,她走得飞快,一阵白雾飞旋而来,我又看不到她了。

我回头也看不到张帆的身影。

坏了,这是遇到鬼打墙了吧!

想到连赵先生都制服不了那两个千年老色鬼,我心里就感到一阵害怕。不过,我这副涂了锅灰的脸都能看上,那老色鬼也太饥渴了吧!

前方依稀出现一座白色的轮廓,走近去看,才发现是一座白色的宫殿。它全部是以大理石建筑而成,大殿的两旁分别放着四只石像。张嘴露牙的狮子、栩栩如生的仙鹤、龙首龙角的乌龟和姿容秀美的鹿。

我停住脚步。

我心里明白,此刻在我眼前的全都是幻像。可是艾茉的身影就是进入了这里,假如我不去,又怎么能找回艾茉呢?

咬咬牙,我走进去。左右两处都是回廊,前面又有一座大殿矗立,中间是一座拱桥,桥下是一泓水池。

看了一圈,却看不到艾茉。

从大殿里立即走出两个瘦瘦的男人,大概二十岁左右。他们穿着深蓝色的布衣直缀,头上戴着幞头,手里拿着拂尘向我走来。

这是古人的装束,好熟悉啊!

两人看到我都吓了一跳,连连往后退了几步。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正了正脸色,尖着嗓子问我:“你是什么人?怎么长得这么吓人?身上穿的衣服还这么奇怪?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我一听这人开口,就知道我是遇到活生生的太监了!

看了一眼我身上的衣服,急着出门忘了换,是一套粉红色的加厚珊瑚绒睡衣,上面还印着一颗颗的草莓图案,没想到反倒吓到他们了!虽然脸上擦了锅灰,也不至于这么可怕吧!好像我是恶鬼一样!

我直接对他们说:“刚才有没有进去一位姑娘,我是来找她的。”

那人回头看了殿里一眼,抿抿嘴,不情愿地说:“的确有个姑娘进去了,可是那是来伺候大人的,我怎么敢放你随便进去?”

伺候大人?伺候什么大人?那两个老色鬼吗?他们就住这里?

我直接推开他就往前走,这人急忙拦住我,怒道:“你这人好生无礼,不是说了你不能进去吗?再要是强行闯殿,我就让人将你轰出去。”

轰我?我也看出来了,这个太监只是面上装得凶,其实不怎么厉害!

我一把推开他就往里面走,走到大殿门口,果然看到里面摆着一张很大的床榻,榻上有两个穿着和这两太监差不多衣服的男子,只是年纪要大得多,头发也花白了!其中一个怀里搂着的女人不是艾茉那又是谁?

我急忙喊着艾茉的名字让她赶紧过来。

抱着艾茉的老太监不高兴了!他推开艾茉下了塌,阴沉着脸走过来,瞪着我说:“你是什么人?这里是你随便来的地方吗?”

这个人也长得太丑了,一张脸比马还长。他一开口,声音很熟悉。我想起来了,他就是上次玉娇找去的那两个千年老色鬼中的一个。

我挺起胸膛大声说:“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我指了艾茉一眼,理直气壮地说:“那是我的朋友,我要带她回去。”

老太监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突然笑起来了!他不笑还好,一笑,哎哟那样子真是要让人一个月都没胃口吃饭。

他说:“原来是你,不过,你这个朋友阳寿已经尽了,你何必来带她回去?”

他居然认识我?

我生气地冲着他嚷道:“谁说她阳寿已尽?明明她还有心跳!”

他摇头说道:“非也非也,那只是残留无用的魂魄,并不是她的灵识。你要是带她回去,那就是逆了天意。”

说得这么吓人!还违逆天意!我才不相信,他一定是吓唬我的。

就在这时,我听到后面两个小太监尖着嗓子喊道:“阎君回銮了!”

阎君!

我吓了一跳,这里居然是阎君的地盘?这么说是阴曹地府了?

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蟒袍的人缓缓向我这边走过来。袍子的下摆绣着江河海浪图,上面绣着五爪蟒龙。

他身量修长,恍如一杆墨竹,身姿飘逸如仙,让我很难将他和阎君联系起来。

阎君应该是青面獠牙,张牙舞爪的啊!可这个人却是面如冠玉,玉树临风!

他隆鼻深目,一双眼睛好像深不见底地潭水一般,藏着无限心事,让我几乎都要溺毙在他的眼中。

看到我,他一愣,疑惑地转身问那个老太监:“她是来做什么的?”

老太监立即说道:“启禀管家,此女为了朋友而来,可是她那个朋友阳寿已尽,不可还阳。”

再怎么不读书也知道,官家是宋朝皇帝的称呼啊!想想这些人身上穿的直缀,头上戴的幞头,啊哟!这都是宋朝的人啊!

不过这个阎君看起来好像不那么可怕,我怎么都要替艾茉争一争!我上前说道:“你胡说,她分明还有心跳。”

阎君听到我说话,随即细细打量我,眼中居然浮出惊喜,飞快地向我踏出一步,急切地说道:”寅娘,是你,你怎么来了?脸上怎么这样?“

寅娘?那个宋朝鬼的妻子不就叫寅娘吗?

我摇摇头说:“你错了,我不是寅娘,我叫红豆。”无论我是不是寅娘的转世,我还是喜欢红豆这个名字!

他黯淡了一下眼神,随后又深深地看着我说:“不,你就是寅娘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认得出你来。”

这句话好熟悉,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!

我看着他,心里想,难道他就是那个宋朝鬼?可是,他不是已经附身到赵亨身体里去了吗?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况且他是阎君啊!而且刚才那个老太监还称呼他为官家!

我突然发现,我对宋朝鬼居然一无所知,除了只知道他叫做一恒之外,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。

我不禁小声问道:“你不是阎君吗,为什么又称你为官家呢?官家不是宋朝皇帝的称呼吗?”

他皱眉说道:“宋朝,你是说大宋吧?”

我点点头。

他笑了笑,带点自嘲:“阎君又如何?官家又如何?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。”他指着两个老太监说:“他们两个老顽固,非要叫我官家,其实我从前既然对这位置不感兴趣,以后也还是对这位置不感兴趣……算了,大宋既已如此,我也由得他们去。”

我不管,我只要他们将艾茉还给我就行,我指着艾茉告诉他,那是我的朋友,我来就是带她回去的。

他看了我半晌,才笑道:“行,可以。”

旁边的老太监急了,对他说:“官家,这女子的气运早在昨儿晚上,就应该没了,按照司命簿,她应该得了失心疯,官家不能放她啊!”

他凝神看着老太监,看得老太监居然不敢再出声。

他又对我安抚地笑笑,这一笑好看之极,让我都不禁看呆了!我一向喜欢冯绍峰,可我现在觉得,他比冯绍峰好看多了!

他伸手对老太监说:“取司命簿与我看。”

老太监不敢耽搁,连忙奉上一个大簿子。

他翻了翻,垂眼看了下,长长的眼睫毛就像排小扇子一样。

我看得眼睛都不会转了,他抬眼看我,对我笑了笑,温言说道:“无事,我让她与你回去便是。”

我大喜,对他的好感更加强了!连忙笑着对他道谢。

他嘴角一弯,也微笑地看着我,脸上带着无限的柔情,我的心不禁“噗噗”跳起来。

老太监将艾茉牵出来,很不情愿地交给了我。

艾茉的眼神一片痴呆,我喊了她的名字,又伸手去牵她。

他见了,不紧不慢地对我解释:“无碍,她的本体里还有两魂,这里的只是一魂,你带她回去,她就自然好了。”

听了他的话我放心了,我又再次向他感谢。

他又对我说:“上次你让我关照的那个玉娇,我已经让她重新投胎了。”

我感到意外,问他:“是一恒告诉你的吗?”

他一怔,点头说是。

我心想,原来这这阴曹地府也讲究熟人好办事啊,那我以后是不是只要有事,就可以来找阎君呢?也许看在我前世是寅娘的份上,他可以对我大开方便之门!

我牵着艾茉一直走到宫殿大门前。

想了想,我转头问他:“我真的是寅娘的转世吗?”

他静静地看着我,似乎带着无限悲伤,又缓缓点了头。

我皱眉问他:“你是一恒吗?”

我的呼吸几乎停止,等着他的回答。可是他却缓缓答道:“一恒不是已经转生到赵亨身上去了吗?”

心里有点失望,却又问他:“为什么赵亨看起来不像一恒?是不是我必须要和赵亨在一起?不在一起不行吗?”

他苦笑了一下:“寅娘每一世在25岁的时候都会遇到大劫,每次都活不过25岁。所以,这一世你一定要和赵亨在一起,非但如此,还必须去找寻一样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三世镜。”

三世镜?那是什么东西?

他叹了口气,对我说道:“三世镜是秦朝始皇帝命人铸造的十面镜子中的一枚。得此镜子,不但可以看到自己前世和来世,还可以通过法力回到自己的前世。在某些特定时候改变自己和他人的命运。所以……”

他郑重地对我说:“你一定要和赵亨一起,找到那枚三世镜。在特定的时候回去。”

回到宋朝?欧买噶!这不就是穿越啊!

这个阎君是直接告诉了我怎么去作弊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