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看见恶魔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又看了一眼他,我实在是留恋不舍。

可是这里是阴曹地府,根本就不适合我久留。

我带着艾茉走出大殿的牌楼,身边的景色突然全部消失不见。张帆一脸焦急地左右张望,嘴里喊着我的名字。

看到我出现,他又惊又喜,一把拉住我的手说:“你怎么突然就不见了,急死我了。”他的手又大又暖和,紧紧地包裹着我。

我不自然地挣脱张帆,对他解释我看见了艾茉并且已经把她带回来了。

可是艾茉就在张帆看到我的时候消失不见了。

我不解地说:“我明明把艾茉带出来了啊,怎么不见了呢?”

张帆劝我:“你带回的毕竟是魂,是没有实体的。我们回家去看看吧,也许我们回家了,她已经坐在家里了呢!”

他的话果然没错。一进外婆家,我就看到艾茉坐在桌子旁已经吃着外婆做的酒粮桂花丸子。

看到我和张帆回来,艾茉还打趣我们:“这么晚了,你们跑去哪里了啊!”

我一笑,没有告诉她实情。

艾茉能够活过来,我太激动了,抱着她不知该说什么,鼻子里只觉得酸酸的。

艾茉对我这样还感到很意外。于是伸手拍我。

天亮了,我和艾茉要离开外婆。

大门外已经响起了车喇叭声,分外的响亮。

我走出大门,却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迈巴赫,车里坐着的是赵先生和赵亨。

赵先生从车里探出头来,笑眯眯地说:“红豆啊,正好我们也是回去,一起走吧。”

我正在犹豫该不该上车,张帆却在我身旁拒绝了赵先生:“不用了,我们自己有车,虽然旧了一点,不过好歹是自己的车子。”

坐在驾驶座上的赵亨一直都没正眼看我。此时听了张帆的话,看了一眼他的车子。突然讥笑地说:“就凭你那辆破桑塔纳,也叫车?”

的确,和他的迈巴赫比起来,确实是区别太大。

张帆的脸色非常难看,对他说:“那又怎么样,再破也是车。只要红豆愿意坐就行。”

赵亨嗤笑了一声没有说话。懒懒地用手指头敲着方向盘,还是不看我一眼。

赵先生笑吟吟地说:“算了算了,年轻人,何必为点小事争执呢?红豆啊,时间也差不多了,赶快上车走吧。”

张帆听了,微微侧过头小声地威胁我:“红豆,你今天要是上了他们的车,从此以后我就和你绝交。”

这么严重!唉,所以说男人的自尊心伤不起啊!

我看了眼张帆,脸上一片为难。小声地和他说:“张帆,没办法,就算我今天依了你的,下次呢?你知道的,我命里注定了要和他在一起的”。

张帆咬牙切齿,非常无赖地说:“我不管,反正你今天要是上了他的车我就和你从此以后是陌路人。”

我无法,再看赵亨,他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手里夹着一根烟,搭在车窗上,眼睛看着艾茉,还对她眨眼睛,一副倜傥风流相!

他挑眉对艾茉笑着搭讪:“喂,美女,坐我的车吧。”

艾茉拎着包,看了看他的车,又看了看张帆的车,最后看看我。眼里的选择非常明显。

我板着脸不看艾茉。艾茉只得硬着头皮走到我面前和我商量:“红豆啊!既然你坐了张帆的车,那我就坐赵亨的车吧,你看人家这样邀请,我不坐也不太好啊!”

我的心里好像吃了颗绿头大苍蝇一样,难受得要死。面上却不得不装作无没事一样点头答应。

就这样,艾茉上了赵亨的车,而我坐在张帆的车里。

张帆很高兴,因为我终于选择了坐他的车。可是我不高兴,因为艾茉坐上了那辆车。

刚开始,赵亨还在前面,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和艾茉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,笑得前仰后合。

上了高速之后,赵亨的车子就加速了。

他在前面一溜烟小跑,一下子把我和张帆扔在了后面。

张帆有点焦急,加快了车速往前赶,赶了将近一个小时,才发现他们的车子在路边停着。

张帆放慢车速开过去。

我正准备问艾茉,她却从车里伸出头笑嘻嘻地说:“你们怎么这么慢啊,我们等了你们好久才追上来。”说着指了指驾驶座上的赵亨,此时他面无表情地丢掉烟头,又漫不经心地看了我们一眼,炫耀的说道:“我一根烟都抽完了,你们才跟上来啊。能不能快点啊!说着,脚底一踩油门,“轰”的一声又把我们丢在了后面。

我忍着气,一股郁气不知该向谁出,只觉得脸上难看极了。

偏偏张帆还加油添醋。他对我说:“你们那同学,真是没心没肺,你看你还昨天帮她招魂。今天她就抢你的风头,明知道赵先生想让你做他儿媳妇,还和赵亨在一起眉来眼去。”

我心里烦乱极了,挥挥手,示意张帆别说了。

开着开着,张帆突然一个急刹车,车子突然停住,我脑袋“噗咚”一下撞到了玻璃上。

我揉着脑袋问张帆怎么了。

他低头踩了好半天的油门,车子一个劲地轰隆响,就是不发动。

张帆懊恼地说:“坏了!你舅舅的车坏了。”

我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,早不坏晚不坏,偏偏这个时候坏,这都走到一半了,在这前不搭村后不搭店的高速公路上,这不是故意让我们在这里吹西北风吗?

张帆下车,立即就有一辆车从他身边驰过,带起漫天的灰尘。

他捂着鼻子骂了一声,打开车盖看了一遍,最后还是合上车盖摇摇头。

他重新上车坐下,对我说:“走不了了!”

我问他:“你知道是哪里坏了吗?”

他摇头说:“我知道,可是我不会修啊,得要修理工来。”

于是,他打电话给我舅舅,问有没有相熟的修理厂愿意派修理工来修车。

舅舅帮张帆联系了修理工,说是今天有点忙,修理工恐怕要天黑才能赶来、

张帆对我苦笑:“真是对不起了,等修理工来了还不知会等到什么时候了,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让你坐上他们的车。”

我能说什么?这辆破车是我舅舅的啊,要怪也只能怪我舅舅。

再说,张帆这几天忙着接送我们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!我只能笑笑,然后自我解嘲地说:“也许是我运气不好吧。。”

说完心念一动,也许还真的是我运气不好,霉运开始来了呢!

张帆说:“我帮你拦辆车吧,要不还不知道你会等到什么时候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正好这时一辆车开过,里面一男一女。两人打扮得也很讲究。看到我们的车停在路旁,主动停下来,摇下车窗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。

张帆看了下他们,婉言谢绝了。

这段时间大学生失踪的太多了,张帆不放心。我自己也担心。

虽然是坐在车里,可是等人实在是件枯燥的活。而且为了换空气,车窗也只放下一半。

又过了一会儿,从后面开来一辆出租车。车里没人。

出租司机老远就注意到我们。慢慢将车停在我们旁边。

司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,外形看上去忠厚老实。他看了下张帆和我,于是说:“要不要我带你们一脚。美女不先回去吗?这要等等到什么时候啊!

张帆没出声,司机笑着说:”放心,我这是有执照的公司。你害怕我拐卖了你们啊!”说着就把自己的驾驶证、车辆许可证什么的都拿出来给张帆看。

张帆看了下车辆许可证,然后问:“车主的照片怎么不是你啊?”

司机笑笑说:“车主也不可能全天开车啊,我是交班换休的,今天正好接了一个长途,现在放空车回来。你不相信算了,我是看着女孩子陪你一起等挺可怜的,到了天黑,这里就更冷了,小心女孩子容易冻出病来啊!

我看这司机好像心挺善的,于是对张帆说我就上这辆车吧。

有车主许可证也有驾照,应该不用担心。

张帆说:“那好吧,那你注意安全啊。”

我点点头,故意轻松地对他说:“我连鬼都不怕,还怕什么坏人啊。”

张帆听了一笑,小声对我说:“别怕,我记住他的车型车牌了。”

上了出租车以后,我就睡着了。

我做了个梦,梦到一个浑身鲜血的男人,向我挥手让我快跑。我不明白,于是走近他。结果他反而跺着脚很着急的样子。

我突然就醒了过来。包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,车厢里已经一片昏暗,外面也已经天黑了。我只看到两旁的路灯,居然还在高速上面。

我觉得不对,于是问他:“师傅,这是到了哪里啊?”

他随口答道:“快了,马上过了收费站就到了。”

我不安地四处打量,一边拿出手机,突然发现他从后视镜里看着我。

一股冷汗浸湿后背,我立即感到一种危险。

低头看手机,是张帆给我发来的消息,已经十几个了。

你在哪里,赶紧告诉我。司机可能有问题。

就在昨晚,离我们最近的一个邻县,有一个的士司机失踪了,家人已经报警,车型车牌都和你上的这辆车一模一样。

赶紧给我发个定位过来。

我的手不禁颤抖起来,脸上却还是强装镇定。

我悄悄伸出手想打开车门,谁知车门早已经给锁上了。

看着他,我把手机放在下面,打算发个定位给张帆,可是网络信号不好,怎么也连不上。

我急得满头大汗。

就在这时,司机突然停了车子。

我的心更加紧张了,强笑着问司机:“师傅,还没到地方,您怎么就停了?”

他冷笑一声,从镜子里看着我说:“别装了,丫头,我知道你已经猜到了。”

说完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抢走我的手机,一下子丢出了窗外。

他得意地说:“以为我不知道吗,哥天天玩微信,你想发定位?这点小伎俩还想骗倒我。”

他从驾驶座爬到了后座上来,喘着粗气说:“丫头别怕啊,让哥好好疼疼你,你放心,只要你听话,哥就不杀你,你要是不听话,我就把你大卸八块,让你情郎见了都认不出你来。”

他一边说一边用手重重往下一砍,吓得我浑身都哆嗦起来。

这人满脸的杀气。在他面前,我和他完全力量悬殊啊!

我强忍着害怕,只有哀求他:“大哥,我和你又没有什么仇,您看我一个穷学生,家里也没钱,您何必和我过不去呢?”

他看着我,突然笑了。一边开始脱衣服一边说:“大学生啊!好,我就喜欢,我还正想尝尝大学生的滋味了。没钱更好,你要是愿意跟着哥,哥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。过得比谁都快活!”

我恨不得一脚踢开他,可是却不敢。车门也锁了,我根本就没有地方逃。

我只有拼命挣扎并且苦苦哀求他:“大哥,求求您放了我吧,我从小就没了爸爸妈妈,家里就一个外婆,我要是出了事,我外婆可怎么办啊!”

舅舅、老爸,不是我咒你们啊,实在是我要装得越可怜,这人才越有可能对我同情啊。

他却根本不听,一把撕开我的外套,露出我里面的贴身内衣。

他重重的身躯压在我的身上,一双咸猪手开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我吓得尖叫,却完全躲避不了。他不知哪里找来一根绳子,紧紧地缠在了我的手腕上。

好说没用,那我只有拼了,我死命的照着他要命的地方蹬了一脚,重重地踢在了他的老二上。他捂着裤子疼得大叫一声,整张脸都皱成一团。声音里也满是痛楚。

我急忙往前座爬去,可是这个家伙居然抓住我的脚脖子。我左脚又是用劲一蹬,照着他的鼻子就蹬了过去,他又是一声惨叫,鼻血都被我蹬出来了!

我大喜,绑住的双手用力推开司机座位的车门,想着无论如何先下车再说。

就在这时,我清晰地听到了骨头的响声,接着,我的脚脖子上一阵剧痛,半边身子都麻了!

我回头一看,这个王八蛋,居然硬生生敲断了我左脚。

他捂着流血的鼻子,一脸的凶光看着我:“臭丫头,活得不耐烦了,老子要把你先奸后杀!”他的右手上,已经高高举起了一个铁锤,圆钝的锤头上,还沾着鲜红的血迹!!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