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被人嫌弃的滋味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疼痛由脚脖子那里蔓延至全身的神经处,我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他敲碎了,痛得连喊都喊不出,只有疼得打哆嗦。

“臭丫头,敢踢我老二,老子先让你尝尝疼是什么滋味。”他左手狠狠甩了我一巴掌,顺手将我里面的内衣撕开,右手拿着锤子,抓住我的肩膀,就将我拎到了后座上。

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力,我就像一只小鸡被他丢到了后座上。

他快速地解开皮带,褪下自己的裤子,露出那个丑陋的东西。

我又羞又愤,气恼地扭过头,看到角落里露出一个铁扳手。

他已经解开了我的裤子,急不可耐地在我的下身摸索着。我想也不想,立即拿起那把大扳手,举起扳手照着他用力敲过去。

可是我才举起来就被他发现,并且夺了过去,“啪”他又狠狠打了我一巴掌:“臭丫头,还敢动手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他一下又一下,照着我的脸打了好几巴掌。我被他打得晕晕乎乎的,意识也朦胧起来。嘴角已经破裂,嘴巴大概已经被打破,血腥味充斥了整个口腔。

我突然张开口,照着他的手腕用力咬了下去。

这一口,我咬得非常用力,甚至我都可以感到嘴里那股难受的血腥味。

就算你杀死我,我也要咬死你!

又一记重击落在了我的脑子上,我终于松开了手,也松开了嘴。

我的眼前晃动着他狰狞可怖的脸。而我却已经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了!

死亡从没有一刻离我这么近又这么突然!

我无力的垂下头,眼角湿润,心里居然还在想:归真道长,一恒,你们都错了,我的确有大劫,可是这个劫没有等到25岁,而是现在就已经到来了。

我想这次我真的是逃不过了!

突然,车窗的玻璃被打碎,一阵细碎的玻璃渣密密麻麻向我脸上落下。

我第一个想法就是,糟了,我要破相了!我急忙将我的脸侧过去,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袭来。

我听到一声怒吼,接着就是拳头打在肉身上的声音。

惨叫声在我身边响起,我已经分不清是谁的,只要不是我的就行。

车门被打开,有人轻轻将我抱出来,这个怀抱那么温暖,让我感到安心极了。

能够死里逃生,是我最大的幸运。

我抬起头,感激地看着这个将我从恶魔手下救出来的人,我看到了赵亨的脸,他深深地看着我,一双眼睛里居然都是痛楚,让我意外极了。

他也会为我心痛吗?

接着,我失去了知觉。

等我睁开眼睛,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。

张帆守在我的床头,他的眼里满是愧疚:“对不起,红豆,都是我的错,如果当时不让你上那辆车,你就不会遇到这些事情了!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。”

我轻轻摇头,想开口说话,却发现非常困难。

张帆凑过来问我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我吃力地告诉他:“镜子、镜子。”

他听懂了,急忙去找,可是病房里哪里有镜子?要想照镜子就只有去卫生间。可我的脚被固定在床上,根本就不能移动。

张帆急得汗都出来了,就想去外面买一面给我。就在这时,病房的门被推开,宋真、艾茉、姚小蝶一下子都涌了进来。

听说我要镜子,三个女生都从自己的包里拿了出来,一个个放在我的面前给我照。

我看到我的脸被绷带包着成了一个三角形,我的眼睛肿的好像两个大红枣,难看死了。

我伤心地把镜子放在一边,心情坏透了!

张帆告诉我,我的左脚髁受到粉碎性骨折,胳膊和腿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和淤青。那个歹徒,他用铁锤行凶,出租车本来的主人已经被他杀死了,就放在后备箱里。

也是我运气不好,居然撞上他。

艾茉等人都叹息着说我命大,当时荒郊野外,要不是赵亨及时赶到,恐怕我现在早就已经芳魂悠悠了!

艾茉说,赵亨大概因为发生过车祸,开车特别小心,即使是一辆新的迈巴赫,也只是起步的时候快,后来又慢慢降下速度了。

那天,快到一个分岔路口的时候,一辆跑车以飞快的速度插进来,眼看就要撞上赵亨的车子。危急关头,赵亨急忙将方向盘一扭,向左打转,一个急刹车,撞到了中间的隔离带。

幸亏赵亨看到这个岔路口的时候,已经警觉地减低速度。否则只怕又是一桩车祸。

发生了车祸,交警立即赶来。车上的三人,赵亨的额头撞到车窗的玻璃,开始流血。

赵先生和艾茉倒是安然无恙。

这时,赵先生嘀咕了一句:“怎么这么倒霉啊!”

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给张帆打了电话,才知道我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
他们本来就在交通现场,想着顺便可以等我,可是,按照张帆所在的位置,赵亨所在的地点,这中间的距离,又经过了警力救援的时间,我居然过了很长时间都没到。

赵亨当即决定报警,而张帆在报了车型和车牌之后,公路上的交警也立即查到有一辆同类型的出租车失踪了……

张帆说,等他赶去的时候,赵亨已经将我抱了出来,而那个凶手则被敲断了双腿的腿骨,当场残废。

正说着话,赵亨和赵先生也来了。

赵先生一见我,就啧啧叹道:“我说红豆啊!你看看你看看,我就说吧,你要是不和我家赵亨在一起,那是大灾小祸不断啊!这才几天啊,你就遇到这么多的倒霉事情。”

我看了一眼其他人,也不好说什么。

赵先生也真是,说这些话也不看看场合。亏他还是一个阴阳先生了。

气氛顿时尴尬起来,宋真和姚小蝶看得出张帆对我的态度,谨慎的都不说话。

艾茉则更不好说话。

张帆在一旁,也是木着脸不出声。

没有人说话,赵先生就以为是没人反对他的意见,他得意地走到一张椅子上坐下来,翘起了二郎腿,摇头晃脑地说:”红豆啊红豆,你也不要固执了,你看你还有多少条命由着你折腾啊!……”

“爸,你烦不烦?你要媳妇,我可以给你一下子领回十个八个,由着你挑。”赵亨要么不开口,一开口就必定损人。

他以为娶老婆就是菜场里买大白菜啊,由着人挑?

我咳了一声,对赵先生说:“这件事还是和我外婆商量商量吧,您看我是个小辈,和我说这是事,我也还是要问过长辈的意见的。”

赵先生乐了:“那好,你外婆那是肯定同意的。”

我连忙对赵先生说:“麻烦您不要把我受伤的事情告诉外婆,我不想让她老人家担心,好吗?”

赵先生高兴地点头答应了。

我只觉得四双目光一起“唰唰”地看向了我,还有一双那是一定不会看我的。

算了,反正经过这是我也不得不信了,大概我真的是要和赵亨在一起。不管他现在是赵亨还是一恒,反正我和他在一起才能逢凶化吉。

虽然这次我没事,可是伤筋动骨三百天,我这条腿从今以后算是废了啊!

赵先生走了,宋真和艾茉、姚小蝶也走了!

本来张帆不想走,可是接了个电话之后也走了!

赵亨一心一意地玩着手机,连头都不抬一下。

看着他,我心里想,他的身体里如果是一恒,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冷漠?

一恒每次出现的时候对我那么温柔,怎么可能让我受一点委屈?我开始想念一恒了!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他突然放下手里的手机,一本正经地抬头问我。

我愣了一下,还来不及回答他的问题,他又低头玩自己的手机,嘴里还说:“别担心,我不会占你的便宜的。我对你没兴趣。”

对我没兴趣?我睁大了眼睛,一股怒气慢慢升起。

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我出车祸之前认识的女孩,个个身材好看,脸蛋也长得漂亮。又会打扮又会哄我开心,可是你呢?太村了。”

他轻轻巧巧的说:“要不是我爸说你外婆救了我,我还不愿意和你订婚了。算了,只当是报答你外婆的救命之恩吧。”

我气得浑身颤抖,立刻大声喊道:“不要你报答,你以为我稀罕和你订婚吗?你以为是我占了你的便宜?我还认为是你占了我的便宜了!”

他一听,也不高兴了,一张脸立刻沉了下来:“我占了你什么便宜?你都有了男朋友,还想和我订婚,脚踏两条船的事情我最讨厌了!”

居然说我脚踏两条船?我气愤地瞪着他,立刻说:“谁脚踏两条船呢?你才脚踏两条船了!你在我面前对我同学献殷勤你当我是瞎子啊!”

想到梦里的一恒,再想想眼前这个可恶的赵亨,我突然哭起来了!

这一哭,就不可收拾。想到自己从小没了妈妈,爸爸又不管我,还把我丢到外婆家。我越哭越伤心,最后哭得一塌糊涂。

他起初不耐烦地在一旁,后来大概嫌我吵,就大声地呵斥我不许哭。

我才不理他,我偏要哭,看他能把我怎样!

最后,他大概是受不了了,终于凶巴巴地开口说道:“你有完没完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