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梨花庭院中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轻轻摸着他的脸,痴痴地看着他。

电视里也有演古装戏的,可是不管再帅的男明星和一恒比起来,还是差的太远了!

同样是一双眉毛和眼睛,可他的眼睛就是让我浑身都感到颤栗,他有一股出尘的气质,简直好比仙人风姿,这哪里是鬼,分明是神仙啊!

一恒就是阎君,这件事实在让我感到高兴。

表面上,我还是噘着嘴不满地说:“为什么上次不告诉我呢?难道你要一直以赵亨的样子来见我吗?”

他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嘴巴。

“你说啊!”

我催促了他几遍,他居然说:“我担心会吓到你。”

吓到我?怎么可能?如果这都能被吓到,那我情愿天天被他吓到啊!

他带点淡淡的忧愁说道:“我只是个鬼,毕竟不是人,我以为赵亨起码还是人,和你是同年人。我们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隔着一千年的时间,我知道我和这里的人有很多不同。我不希望你讨厌我……”

不不不,错了!完全错了!

我睁大了眼睛,他怎么会这么想啊!

看到阎君的时候,我就冒出了一个想法,希望他就是一恒,现在得知他真的是一恒,我怎么会讨厌呢?

我讨厌的只有赵亨啊!

他唇边浮起微笑,想了想,居然说:“既然赵亨对你无礼,那么就让我来代替赵亨受罚吧。”

代替赵亨受罚?

虽然他是赵亨的身体,可是现在里面是一恒的灵魂,惩罚一恒,我自己也于心不忍啊!

况且,真心话大冒险里的那些猥琐的惩罚,用在一恒这个古人身上也不合适啊!

我想了想说:“算了,不惩罚你了。你讲故事我一听吧,就讲你和寅娘的故事。”

既然我是寅娘的转世,那么我最少也要认识并且了解寅娘吧。总要知道寅娘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。

提起寅娘的事情,他的眼神立刻温柔极了!含笑说道:“好。那我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吧。”

他说:“寅娘的父亲姓李,是我们大宋太学院的太学博士,向有文名,除了四书五经等史集之外,对于天文地理、五行八卦也都有涉猎。寅娘出生的时辰和年月都属阴。五行属阴,又是一女子,老师就为寅娘取名为寅,是希望能以名字来补足她命里所缺。她从小就能识文断字,无师自通……我第一次见到寅娘,是去老师府里。当时,才六岁的寅娘在花园里踢蹴鞠……”

窗外,都市的霓虹灯照亮l他的轮廓,而这个人,却陷入了千年前的回忆里……

我痴痴地看着他,他真的很好看啊!

在一恒好听的声音里,困意渐渐上来,我进入了梦乡。

梦中,我见到一个穿着鹅黄孺服的女孩子,乌发齐眉覆额,红绳系着两个双鬟,五官秀丽甜美,身姿娇小活泼。

梨花如雪的庭院里,她扬起小巧的下巴,专注地踢着一个五彩的蹴鞠,和熙的阳光透过花树,肩头上落下一身碎影。

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她提起自己的裙子,露出可爱的绣鞋,清脆的声音好听极了!飞舞的身影好像蝴蝶一样忙碌。

踢得累了,她用袖子拭了拭额头上晶莹的汗珠,裂开嘴,高兴地和身后的乳娘说:“也不知道我踢得如何,好想出去看看其他人是怎么一个踢法,上一次母亲带我出去还是年前了。可惜母亲病了,不能带我出去玩了。”

突然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:“明天正好有一场蹴鞠会,我带妹妹一起出去看看吧!”

寅娘诧异地看过去,却见花树旁早已经不知何时站立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少年。

一个浓眉大眼,笑容亲切,穿着一身藏蓝的衣衫。一个温文尔雅,朗眉星目,着一件月白的袍子。

说话的是那浓眉少年,他走上前,一本正经地来行了一礼,对寅娘说道:“在下是老师的学生张玄意,妹妹要是不嫌弃,我这就去禀明老师,明天带了妹妹一同去观看蹴鞠如何?”

寅娘眨眨眼睛看着他,又看了看旁边的少年,好奇地歪着头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少年不慌不忙地笑着说:“我叫一恒。”

“赵一恒。”他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你们是父亲的学生?”

“是的。”

寅娘歪着头思考了一下,然后对张玄意说道:“好是好,就是担心母亲不同意。”

张玄意见寅娘答应了愿意同他们出去玩耍,欣然笑道:“没事,我和师母好好说,师母应该会同意的。”

寅娘见他说得十分有把握的样子,也喜笑颜开:“那最好了,如此就多谢张哥哥了!”

张玄意笑吟吟地答道:“不谢不谢。”

等到乳娘领着寅娘远去,张玄意才拍了一下一恒的肩膀,笑呵呵地说道:“既然答应了寅娘妹妹,明天就要有劳你府里的蹴鞠队了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一恒淡淡笑了笑答道:“无事,反正平日里养着也是养着,让他们耍耍也好。”

…………

睁开眼来,赵亨不知什么时候趴在我的床边睡着了。

窗外已经天亮了!

看着他熟睡的脸,我想起了一恒。

赵亨已经算得上是一个花样美男了!可是和一恒比起来,实在差太多。

想到这,我不禁哼了一声!

真想对他说:赵亨你拽什么拽啊!还真以为自己是香饽饽啦!我喜欢的是一恒不是你!

可惜,这句话也只能埋在我心里罢了!

好像有所感应一般,张亨睁开了眼睛,看到我的脸,突然地就坐起来了。

他惊慌地看了下四周,发现是在我的病房里面,不禁对我喊起来: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在这里?”

我撇撇嘴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,我还要问你呢,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睡呢?难道是良心发现对不住我,所以来和我赔礼道歉的?”

他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:“你胡说,我才不会和你赔礼道歉。我又没做错什么。”

我冷笑地说:“是吗?那是谁昨天晚上到我的病房里来和我说对不起,还说白天不该那么对我出言不逊?而且当着我的面还打了自己几巴掌了。”

赵亨一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我:“怎么可能?你在做梦吧!”

“我才没有做梦了,可惜我昨天没有录影,要不然我现在就可以拿出来给你看证据。”我突然想到了惩罚赵亨的办法了,哈哈!

下次一恒出现的时候,我就让他还是以赵亨的面目来对我赔礼道歉,并且用手机录下来,等到赵亨再惹我生气的时候我就拿出来,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嚣张!

想到这个办法我就大乐!实在是太妙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