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一摊子烂账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亨不相信我的话,可是他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里。

我暗地里肚子都要笑破了,可惜他再怎么也是想不到的。

我一句句逼着他:“你自己想想你昨天在哪里?就算你在酒吧喝醉了也不至于跑到医院里来吧?这可不是合适的借口,唉,道歉就道歉啊!既然都已经来了还装什么装?我的腿都这样,也不可能是我把你拉过来的吧。”

赵亨冷笑一声,突然盯着我说:“你肯定是对我用了什么手段,就好像苗人给情郎下蛊一样。”

我呸!,他还真是有想象力!

我给他下蛊?我连蛊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!

赵亨一副认准了我是妖女的样子:“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好歹我老爸还是做这行的了,一定是你使了什么手段,给我布了局还下了药。”

我哈哈一笑:“好啊,既然你什么都知道,那你就去查一查啊,看看我到底是给你下了什么药,你要是查出来了算你本事。”

赵亨从鼻子里嗤了一声,不屑地说:“我爸有天眼,我让他一看就知道了。你要是真给我用了手段,你给我小心点。”说完他掸掸衣服,走了。

哼!我才不担心了,赵先生来了也不怕!

赵亨走了,在病房里呆着无聊,我就推了轮椅去楼层的休息区转。

走过一间病房的时候,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哭。

在医院里,这个已经是习以为常了,不过我这个楼层大多都是外伤,这里有人哭应该不是属于死了人一类的事情。

我看了一眼,病房里三张床,最里面一个躺着一个20多岁左右的男孩,一条腿已经截断了,明显是新伤口。他脸上一片呆滞,好像对未来没有了信心。在他的旁边,哭泣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,明显就是他妈妈。

这位当妈的一边哭着说自己命苦一边叹息儿子从今以后该怎么办,还痛骂那些打断他儿子腿的人。

我看了一眼就走了,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发生不幸,我只是个普通人。

等我转了一圈回到病房的时候,陈阿姨过来了。

她不安地连声对我道歉说她来晚了,我也没在意。

等到张帆来的时候,我才突然想起来并且问他:“我舅舅怎样了?”

张帆愣了一下,马上回答说:“很好。”

我只是问我舅舅现在怎样了,他却说很好。

这时候如果说舅舅没发生事情我还真是一点都不相信了!

我看着张帆说:“我只是问我舅舅是不是出院了,或者伤势好了没有,你难道不应该这样回答我吗?你只是很好两个字。张帆,我舅舅到底出了什么事了?”

他犹豫着,我又说:“你不用急着说,要么你就和我说实话,要么你就不回答我。我最不喜欢有人骗我了。”

我看了张帆良久,他也一直没回答。直到他出了病房去抽了一支烟,才回来告诉我:“你舅舅欠了一屁股债,现在跑路了。”

舅舅跑了!这个消息无疑是打倒我了

张帆说:“你舅舅前些时接了一个活,有人拿了一个春秋时代的青铜器皿来让你舅舅仿制。结果你舅舅做好了活,人还没来取,就听到有个商人四处打探春秋时代的东西,要学着收藏升值。说是赝品也要。你舅舅一时听了别人撺怂,就把那东西拿了去,结果那商人不识货,收了你舅舅的赝品,还要一个,说是好事成双。如果是真品,价格还要比市面上贵一倍。”

“你舅舅发财心切,见一个赝品就能换回这么多钱,等到最开始那人来的时候就求了许久,才把他手里的东西买过来了!可是等到他拿着那个真品去商人家里时,那个商人早已经不见了。”

张帆叹息着说:“他手里的真品是假的,那个商人也是在做戏。最开始那人也是看准了你舅舅爱占小便宜的性格,才做了这个笼子。你舅舅借了高利贷,惹不起只有躲着了。昨天我就是接了他的电话出去的。”

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问:“那他现在躲在哪里?”

“他暂时躲在我那里。不过他担心有人会查到你外婆那里,到时候去为难你外婆就不好了!”

舅舅偶尔做个赝品换钱,这事情其实我也知道。做古董生意的,哪有那么多真的卖?

把铜器故意放在乡下的茅坑旁边埋着,让他故意长绿锈。再就是一次买很多廉价的玉石,放在坟地里埋个几年再拿出来,哄着人说是某个古代大臣的陪葬物,这些事情舅舅也都做过。只是这次,似乎是明显的有人设了笼子让他钻。

我不禁恨恨地道:“他一向做事小心,这次怎么这么贪心?”

张帆不说话。

我奇怪地看向他。

他这才说:“你知道这个商人是谁吗?”

“是谁?”

“就是顾邵民的老婆令仪的大哥令仕。”

晚上,赵先生和赵亨来了。

他每次都是把赵亨带来,强逼着赵亨和我说几句话之后就丢下赵亨满意地走了!

在赵先生以为,赵亨和我多说几次话就会和我相处融洽,也会愿意和我订婚。可是他不明白,他的儿子压根就不相信什么和我结婚消灾的说法,一厢情愿的认为是我外婆装神弄鬼做出来的。

赵亨甚至认为,他的苏醒和现代医学离不开关系。至于还阳续命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。

不过赵亨对赵先生很孝顺,因此赵先生逼着他和我结婚他在行动上也没怎么反对。只是不给我好脸色而已。

听到舅舅出了事,我的心里一直沉甸甸的。

赵先生见我不开心,也看出我有心事,就问我为什么。

我想了想,就把舅舅的事情和赵先生说了。

我对赵先生说:“我舅舅一直是做青铜器的仿制品卖的,行内的人都知道。我舅舅后来打听过,令仕这个人一直都是喜欢收集字画书籍的,这次怎么会收集青铜器了呢?他们害得我舅舅现在欠了高利贷,我在想这件事是不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