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书香宝地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先生听了,脸色凝重半天不语。

赵亨却一脸轻松地说:“无非就是钱的事啊。,你舅舅欠了多少高利贷啊!”

我沉重的说:“利滚利,半个月前借的三十万,到今天已经一百万了!”

一百万,就算把舅舅杀了也变不出来啊!

张帆说,找关系去和借高利贷的人说说,看能不能只按银行的利率算,可是这不是等于与虎谋皮!要是那些人那么好商量的话,我舅舅也不会弄得有家难归了还住进医院里了!

赵先生沉吟道:“这么多钱,我倒是可以借给你,只不过想着便宜了高利贷,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。”

“不是,赵先生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我连忙解释:“我只是想,令仪的大哥不可能这么巧,偏偏找了我舅舅。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和令仪逃不开关系。我只是担心,这段时间您和赵亨经常来医院看我,万一他们注意到了您,给您设下什么圈套,那就是我连累您了!”

赵先生听了非常高兴,拍了拍我说:“你这丫头啊,既然已经不把我当外人,为什么还一口一个赵先生呢?难道不应该喊我一声爸爸或者伯伯吗?”

我嘿嘿一笑不说话。

赵亨走到窗户旁,假意看着窗户外面,暗地里却撇了下嘴巴,很明显,认为我已经完全蛊惑了他老爸。

赵先生说:“红豆啊,今天来我也是有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,你看你的腿马上也好了,继续住在医院里也不方便。这里人多,脏东西也多。我这几天来来去去,都已经看到不少邪物了!你住在这里不好,还不如家里干净。其实你现在完全不需要住在医院,还不如回去多注意休息。既然现在令家盯着你不放,不如明天我们把出院手续办了,你就住在我们家休养。”

这个决定太突然,我实在不能接受。赵亨每天来医院看我一趟都已经很不耐烦,要是我和他住在一个屋子里岂不是更加不顺眼?

我笑着说:“赵先生,您也知道,我们乡下都是很讲规矩的,我现在要是住到您家里,传出去不太像话。”

赵先生摆了摆手说:“你误会了,我说的不是我赵家村那个家,说的是这附近的家里,我家的房子正好买在这医院附近。”

啊!这么巧,难怪赵先生和赵亨每天来我这里报道也不嫌烦。

赵先生说:“你在这里住着,反正也没人认识你,到我家里,虽说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不会照顾人,至少令家知道你是我家的人,要是再不收手那就是吃了豹子胆了!”

赵先生说这话我感觉威风极了!忍不住翘起大拇指夸奖他:“那是,行内人谁不知道赵伯伯的天眼啊!他要是真的敢继续欺负我那才是找死了!”

我的话哄得赵先生一笑,估计心里乐开了花!

晚上,我好久都没闭上眼睛。

我在等着一恒的到来。

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,原来恋爱的滋味这么美妙!幸运的是我没有尝到那种患得患失的单相思的滋味里。因为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一恒对我是一心一意的。

赵亨对我的态度我压根就不在意,因为我明白,他是他,一恒是一恒。

可是今晚不知怎么了,一恒好久都没有来。

我看着病房的门,不知不觉有点失望。

不是一点,是非常、很多……

不知道多久我才睡着,我梦到自己站在病房的窗户前,我看到一个身影从我的窗户前掉下来,然后“啪”地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那个人很年轻很年轻,没了一条腿。

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就听到外面很热闹。

陈阿姨走进来的时候一直在叹息,嘴里不停说着可怜可怜。

我问陈阿姨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陈阿姨叹息着说:“前面一间病房里有个男孩子,可怜啊,断了一条腿,想不通跳楼了。昨晚上也不知是怎么爬到楼顶去的。”

我听了头皮一炸,只觉得心里跳个不停。

昨天晚上我做梦还梦到了,这么说来我不是做梦了?

我想到在出租车的那次,我也是梦到了那个被害的司机,接连两次这样的梦,难道说这不是巧合?

过了一会儿,赵先生和赵亨来了,我办了出院手续,离开了病房。

走的时候,路过那间跳楼者的病房,看到那张病床已经空了,铺盖已经卷起,等待着下一个病人的入驻。

赵先生的家就在医院附近的一条街道上,是一栋独门独户的两层小洋楼。据说这栋房子赵先生买得很早,现在早已经升值不知多少倍了!

晚上,为了我的行动不方便,赵先生安排我住了一楼右边的客房,让赵亨住在了我旁边的一间房里。他自己则是搬到二楼住。

左边的房间,一间是储藏室,一间是书房。赵亨几乎整天呆在书房里,根本就不理我。

赵先生在我面前感叹:“从前让他跟我学不愿意,没想到病了一场反而转过性子来了。偏偏嘴上还是不承认,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在那里找书看。嘿,放着他老子现成的师傅不请教,去看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,他要是看得懂才怪!”

我感到好奇,问赵先生都是些什么书。

赵先生说,那都是他早年来搜集的书,都和道教有关,也有些是和山海经、搜神录差不多的古籍,现在能看懂的人不多了。

“你要是喜欢也可以去看看,我看你这孩子颇有慧根,指不定比他还懂。”

赵先生这话真真是说到了我的心坎上,我笑着道了谢,吃完饭也进了书房。

这间书房的藏书,其实并不是很多。相对来说,倒是古玩摆设还要多一些。

我隐隐听说赵先生也有一间古董铺子,但是具体什么我并没有细细打听过。

只是,看了书柜里的书以后,我倒是真的对赵先生这个人有了想法。

书柜里的书很大一部分都是道教的入门书籍。

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道德真经》、《易经》、《清静经》……这些不用说,肯定是有的,但是在书柜的下面一排,看上去不起眼的一堆旧书里面,我看到了《神仙传》、《阴符经》、《巫术录》、《符咒记》,甚至还有一本日本的《晴明逸话》。

《晴明逸话》是日本有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所撰写的,赵先生居然还收藏有这本书,这让我对这间书房大大地增加了兴趣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