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一恒的身份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要下车的时候,一恒问我:“要不要我恢复赵亨的样子?”

我很干脆地摇摇头。

才不要看到赵亨的样子,现在是我和一恒在一起。我要尽情享受和一恒在一起的好时光。

我拉着一恒陪我逛商场,逛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没意思。

有一恒在身边,我根本就没有心思看衣服。

不逛商场,我们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可以做。

我又拉着一恒去吃哈根达斯的冰淇淋,我们两个人共吃一份冰淇淋,他喂我,我也喂他,我觉得,幸福原来可以这么甜蜜啊!

在哈根达斯,我注意到周围的每一个女孩,她们都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一恒。因为她们身边的男朋友和一恒相比,全都相形见绌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的心里就无比的骄傲满足!

这个男人是属于我的!他一心一意地爱着我啊!

吃了冰淇淋,看了一场电影,出来都已经天黑了!

一恒建议我早点回去,说我刚出院,要小心腿伤复发。

我噘着嘴不愿意,我要今天晚上狂欢到天亮!

我对一恒说:“要不,我们去宵夜吧!吃完了就回家!”

一恒还是点点头,毫不犹豫地说好!

我在心里暗自计划着,一会儿宵夜我就要喝酒,灌醉我和一恒,然后一起回家,把该发生的早点发生吧!

我笑眯眯地对一恒说:“今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,一定有很多你都没有吃过吧!”

作为赵亨,可能去吃过无数次宵夜,可是作为一恒,恐怕还是第一次去和我吃烧烤吧。

这条街是本市乃至全国都有名的宵夜街。

烧烤麻辣烫、火锅西餐和料理,雅的俗的,吃的玩的,这条街上都有,天黑了才热闹,天亮了就休息,这就是这条街的特点!

连好多电影明星来本市做活动都会晚上过来搓一顿,可想而知这条街的名气了!

我对一恒说:“古代晚上都要宵禁,没有我们现在这么热闹吧?”

他居然摇头告诉我:“那是大宋之前,汉代和唐代都是有宵禁的,不过唐代的扬州城志记载,扬州城晚上也十分热闹,没有宵禁。我大宋立都以来,太祖太宗皇上之后就取消了宵禁,上至王公大臣,下至平民走卒,无需遵守那些规则,都可以出来玩耍,尤其是东京府汴都,晚上更是热闹啊!”

“怎么一个热闹法,有我们这么多吃的吗?还有玩的吗?”

我拉着一恒在街上慢慢走着,这里人群拥挤,一个挨着一个。

他笑着用手拢住我,帮我挡开撞过来的人,对我说:“那是不一样的热闹,你们这里是唱歌和说相声。我们那里却是耍杂技和相扑、傀儡戏,勾栏……。”

“勾栏?就是妓院吗?”

“不是,”一恒失笑:“勾栏就是用栏杆和绳索分开,上面再挂着幕幛,分成一个个的小场地,在里面有演杂剧的,还有说书的。这才是勾栏。比勾栏好一点的就是瓦舍,那是一个一个的小房子,就好像你们这里的店铺一样……”

一边听着一恒介绍从前宋朝的夜生活,我们捡了一个干净的大排档坐下,要了凤爪肥肠烤鱼烤香菇炒花甲等许多稀奇古怪的好吃东西!

指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大酒店,一恒皱着眉头问我:“为什么不去那里吃?那里看上去很干净啊!”

我告诉一恒,好吃的东西不一定都是那种大酒店才有的,有很多好吃的小店看上去貌不起眼,可是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。

不过一会儿,我要的东西就上来了,看着我每样都只点了一串,他又当了好奇宝宝:“你喜欢吃的话就多叫一点啊!又不是给不起钱。”

“才不要!”我对他摇摇手指,告诉他:“美食的意义在于品尝,我要吃遍这里所有的特色,等到全部吃了一个遍,自然也就饱了!”

我拿起一串凤爪递给一恒,他看着这个东西却不知道怎么下口。

我好奇地问他:“难道你从前没吃过。那你以前吃什么啊?”

他竟然真的摇摇头,微微思索地说道:“早上有时候会吃肉粥、佐以鱼炙、烧鹅、或者胡饼、杏仁露。中午的时候就会丰盛一些。一般是海盐蛇鲊、煎三色鲜、羊肉茭白、鹿肉和焙腰子,还要配上四季时鲜的果子……到了晚上,也会有宵夜……”

从他嘴里吐出的一长串名字把我都吓呆住了,有的菜名我听都没听过啊!

一恒的身上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,不管是在装潢讲究,灯光优雅的哈根达斯,还是在这鱼龙混杂,吵闹不堪的大排档,他都处之泰然,优雅自在。

和他的交谈中,我也感到一恒的修养特别好,这种修养不是刻意学的,而是在周围环境的熏陶出养出来的。

寅娘的父亲是太学院的太学博士,能够让太学博士做老师的人,非富则贵!

联想到五亩地里的太监,而且一恒姓赵,我越想越感到心惊,难道一恒是宋朝的皇族?

我结结巴巴地问他:“一恒,你那个时候的皇帝是谁啊?”

他听了一怔,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,神色间有一股沉郁之痛,仿佛往事太多不堪,实在不愿意回想。

看到他难过的神情,我的心里也感到一种莫名的酸楚,连忙说:“算了,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,就当我没问。”

可是他却抿了抿嘴,好像下定决心一样说道:“都已经过去了。你终归是要知道的,告诉你也没什么。当时的皇上,是道君皇帝。”

宋朝的道君皇帝?这是什么皇帝啊,我在心里暗暗感动奇怪,立即拿出手机一搜。

天啊!这个皇帝竟然是宋徽宗啊!

就是那个书法丹青特特别出名,还会踢蹴鞠,宠信高俅的宋徽宗啊!

如果那时的皇上是宋徽宗,那么一恒又是谁呢?

可是我已经不想再问下去了,我清楚地感觉到一恒心情的低落,这让我感到担心会破坏今晚的美好,连忙拿起一瓶啤酒,给一恒慢慢地倒了一杯。

“一恒,你喝口啤酒吧!看看喜不喜欢啤酒。我们这里无论男生女生,都喜欢喝啤酒。”

他拿起酒杯往口里抿了一小口,然后微微皱眉说道:“这味道怎么这么淡,这和茶有什么区别。

我开心的说:“当然有区别,啤酒喝多了会醉,茶是喝不醉的。啤酒也不能小口喝,要大口大口的喝才有滋味。”说着我就做样子给他示范了一下。

一恒见了,学着我的样子,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。

我笑着夸奖:“对,就是就要这样喝。”

没想到,旁边突然有人搭讪:“嗨,帅哥,和我们一起喝酒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