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猫和娃娃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先生面前的罗盘上的指针已经开始不住的晃悠,慢慢停下,最终指着西南方。那里是去往刘家村的方向。

罗盘上的指针很小幅度地颤抖,一直都没有停下。

我紧张地盯着罗盘,心里一点谱也没有。

而赵先生则一直都保持盘膝而坐的状态,一下都不动。

我轻轻撞了一下一恒,询问地看着他:“上次我也离魂过,和赵先生有什么不同?”

一恒轻轻地在我耳边小声解释:“上次你的离魂只是意识离魂,而且是我的法力在帮你。赵家村和刘家村的距离也很近,两地的地气也很接近。所以你睁开眼就到了。这次,赵先生是抛弃了肉身,直接魂识离体。如果遇到危险,他还可以使出法力来救自己的,和你那个是不同的。你没看到赵先生还带了符在身上吗?”

哦,原来是这样啊!难怪上次我明明就在外婆身边,但是她们还看不到我,而且还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,那么说,这次赵先生的离魂要比我上次的离魂有技术含量多了!

一恒对我说:“的确大不同,赵先生这一路赶往刘家村,路上也许会遇到脏东西,万一挡住了他的去路,也是很花费时间的。”

他的话刚说完,赵先生身旁有一盏油灯将灭未灭,好像被狂风刮倒一般,摇来摇去,赵先生的身体也开始晃悠,脸色也变得惨白。

我惊慌地看着一恒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了。”

一恒镇定地对我摇摇头说:“放心,他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好,还怎么能做先生呢?”

这个情况仅仅几秒钟,赵先生嘴里突然念念有词,然后并指伸出,出掌如风。过了一会儿就又恢复了平静。

我心里松了一口气,于是抓住一恒的袖子对他说:“赵先生今天会不会平安啊?要是赵先生出了什么事,我会很内疚的。”毕竟他是为了救我的外婆。

一恒拍拍我的手安慰我说:“别担心,赵先生不会有事的。”

听了一恒的话,我放下心来。我相信一恒,他说不会有事就肯定不会有事。可是刚才赵先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呢?

又过了好久,我靠着一恒,眼皮开始打架。但是我不能睡啊,我还要和一恒一起看守赵先生。我偷偷拧自己手腕上的嫩肉,疼得自己都掉眼泪了,可还是不管用,疼过了依然瞌睡。

一恒看了我一眼,伸出手把我搂在怀里,低声说道:“你先靠着我休息一会儿,现在没事的,我会看着的。”

我点点头也不推拒,眼皮子一耷上,就再也睁不开了。

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一恒把我推醒了。我睁开眼睛,看到一恒严肃的样子:“红豆,醒醒。红豆,你醒醒、”

怎么了,我懵懂地睁开眼,看看一恒,清醒过来,又去看赵先生。

赵先生的样子让我大吃了一惊。

他的身子不住的前后摇晃,脸色已经涨得通红,身上的袍服无风自动,鼓鼓囊囊的。而他身边的那一圈油灯,此时全部都是摇摇晃晃,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样。

罗盘上的指针不停地跳动,仿佛随时都会断。

他闭着眼睛从怀里拿出一张又一张符,有的以血做引,有的无风自燃,一连拿出了好几张,最后都飘散在四周。

一恒捏了捏我的手,对我说道:“我去看看,你一个人在家小心一些,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开门。这间房间里面很多法器,寻常邪物是不敢进来了,除非天亮了,否则你千万不要开门,一定要小心。”

我害怕地拉着他的手,不舍的说:“会不户有什么危险?你要怎么去看啊?”

一恒轻轻拍拍我的脸说:“别担心,不会有人伤到我的。这点事难不倒我。”

“要去我和你一起去。”我鼓足勇气拉着一恒,连赵先生都遇到了危险,我真担心一恒也会遇到危险。

“你要是和我去了,那谁来看守我们的肉身呢?”

“可是,能发生什么事情啊?这么晚了,赵先生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,不会有人来敲门的。”

“那可难说。”

我想了一会儿,只有答应了一恒的话。

一恒又叮嘱我说:“如果我回不来你也不要着急,到了白天,赵亨的意识肯定会复苏,到时候你和他好好解释赵先生的事情就行。我估计无论如何,赵先生白天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我点点头答应了。

一恒这时也走进了灯圈之中,在赵先生面前盘膝而坐。

他面对着赵先生,闭上眼睛,再也没有动弹。

又过了一会儿,一恒的脸色也难看起来,身子同样摇晃着。我着急地在一旁看着,只恨自己不能帮上忙。

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,我看到赵先生身边的灯光慢慢地又明亮起来。而一恒脸上的颜色也越来越正常。

在这样安静的夜里,而我却陪着一个道士,一个死人坐在这间房里。

外面渐渐有了动静,我不知道是什么,看了看房间四周,连忙抄起一件太上老君的鎏金银像握在手里,轻轻走到门口问:“谁?谁在外面?”

外面没了动静,接着传来了一声猫叫。

赵先生家里根本不养活物,这只猫是哪里来的。我也不敢开门。

想想不放心,今晚的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,我走到窗户边往外看,突然发现不远的街上,有一个布娃娃站在马路边对着我这边的窗户。它的眼睛大大的,我几乎可以看到他那双恐怖的黑眼睛!

我吓得身上一炸,连忙拉上窗帘。

看到一恒和赵先生依然在打坐,我告诉自己,布娃娃怕什么,我不是已经抓了一个埋在了五亩地吗?那这个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那个令仪不依不饶?

我转过身,不再去看那个布娃娃,努力告诉自己不怕不怕,一切不都不怕。

黎明终于来临。最先有了动静的是赵先生,他缓缓睁开眼,长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真是好险啊!果然是有人做了圈套来害我。”

说完这话以后,他看到免得和他面对面坐着的一恒,吃惊地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?赵亨怎么会这样?”

赵亨也慢慢睁开眼睛,看着赵先生,迷惘地说:“咦,爸爸,你在干什么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