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邪崇侵犯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木着身子,再不敢去打开洗手间的门,好像机械一般的慢慢下楼,一边走一边想,到底为什么我会看见洗手间里的鬼?

最近一段时间似乎经常可以看到这种事情了。前两次是在出租车上,梦到那个死去的司机,后来是在医院里,也是做梦看到那个男孩子跳楼。

现在,干脆变成大白天了!

从前的我根本就没接触过这些东西,现在,自从和一恒在一起之后,就好像经常见到了!

不,这关一恒什么事?和一恒应该无关的。

外婆说,女人来月事的时候,也是最容易被邪崇侵犯的时候,我今天肚子都有点疼,会不会是i韦大姨妈要来了啊!

我看到赵先生打着背手,在一楼大厅踱来踱去,好像散步一样细细打量着这家酒店的装潢和结构。舅舅和赵亨则是站在楼梯处等着我。

赵亨见我,一连不耐的说:“快点下楼啊,怎么这么久?”

说着,居然伸出手来牵我。

我迟疑着是不是该接住他的手。他不耐烦地说:“拉着啊,也不怕摔倒了!”

说着一把抓住我,将我拉到了他身边。

唉,这人,就算关心我也不能这个态度。

我故意还了一句:“那你别等我,自己先回去啊!”

赵亨非常傲娇地抬了抬下巴说:“谁等你,我是等我老爸。”

此时,赵先生正笑容满面的和一位经理一样的人在说话。

我听到赵先生说:“你们这个酒店最近是不是经常闹鬼啊!”

无论是谁听到这种话应该都不会高兴吧。

果然,这个笑容满面,长得很精神的大叔一脸的尴尬,立刻摇头否认:“您开玩笑吧?我们这么大一家酒店,这么多人,怎么会闹鬼呢?”

赵先生笑了笑,对他倾身说道:“我姓赵,你们老板应该知道我,我说道是真是假你心里应该有数。至于想解决这件事的话,我看你们还是尽早同你们老板说说吧。虽说这个鬼目前还没伤人,可是影响到你们酒店生意肯定是不好的。”

对方的脸青一阵红一阵,嘴巴张了好几次就是不说话。

赵先生一脸胸有成竹的微笑,对我们招招手,示意我们回家。

走出酒店大门,我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那位大叔还愣在原地,一脸的矛盾不安。我转头轻声问赵先生:“您是从哪里看出来他们酒店闹鬼的?”

赵先生半睁着眼睛淡淡说:“一楼大门的转门不通畅,楼顶的灯泡还坏了好几个。二楼的包房走廊做得好像迷宫一样,进来个鬼在里面只怕都难捉到。再说,一楼楼顶的地方挂了那么大一个玉雕菩萨,怎么会猜不到?不过他们的那个菩萨开光没开好,压根就起不到作用。”

没开过光的菩萨居然也会请回来,我顿时笑了出来。

我说:“他们一家大酒店,这么有钱,怎么会请个没开好光的菩萨进来啊?”

赵先生撇撇嘴说了一句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只要做点手脚,再好的光也能闷住。”

“怎么做手脚啊!”

赵先生没说,只是猥琐的笑了一下。

赵先生又嘿嘿笑着和我说:“你知道他们老板是谁吗?”

我摇摇头说不知道。

赵先生很神秘地说:“他们老板就是吴全。我刚才仔细打听了的。”

我高兴得叫了起来,连忙说:“那吴全一定会来求您帮忙的。到时候你你可要好好摆摆架子。”

赵先生笑着骂了我一句。

这时,酒店大门打开,一个身穿工作制服的女孩向我跑过来,一边跑一边叫我停下。

我奇怪地回头看,等她近了,才发现却是洗手间里遇到的那个05女孩。

“你找我?”

“是的,我、我有话想和您说,可是现在是上班时间,请问您能晚点过来吗?”她看了看赵先生等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向我,眼里满是紧张和不安。

我也很想听听她说些什么,于是点头说:“我倒是有空,你几点下班?我们一起约个地点吧。”

她点点头,笑着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。然后说道:“我叫郭晓佳,那一会儿晚点见面啊!”说完之后又飞快地跑进了酒店。

她走了之后,我就对赵先生说:“您说得没错。他们这里还真的闹鬼。”

我把发生在洗手间的事情告诉了赵先生。又向他请教自己为什么最近经常会看到这些东西。

赵先生叹气说道:“红豆啊,我早就问过你外婆,你的生辰八字都属阴,又是女子,遇到这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。其实,归真老杂毛说得也没错,你要是出家做女道士,说不定会有成就。”

赵亨哇哇地叫起来:“老爸你怎么回事?忽悠红豆出家?出了家还怎么和人结婚生孩子啊?”

赵先生翻了翻眼睛说道:“你这个蠢货,亏你还是我儿子,说出去都嫌丢人。道士里面也有可以结婚成家的好不好。”

我舅舅这时一本正经的接道:“不错,听说正一教的道士就都可以结婚生孩子,哦,江西龙虎山的那个教派就是属于正一教的,他们家传人都是世代相传。”

我想起还要去医院看艾茉,立即对赵亨说:“把我送到三医院吧,我要去看我同学。”

赵亨知道艾茉的事情,点点头。立即换了方向。

我让赵亨送完我就直接送赵先生和舅舅回赵家村。

赵先生却说:“不用了,我也要去医院附近的房子那里看看,顺便你也去复查复查吧。就让赵亨陪你。”

我看了眼赵亨,他倒并没有反对。

看来一恒还是帮了我大忙啊!原本赵亨对我的态度非常恶劣。可自从听了我关于他失忆的解释之后,好像转了性子一样,对我非常的体贴起来!

我和赵亨找到病房的时候,艾茉居然还没醒过来。

医生说可能有点药物中毒,要打几瓶药水之后,才能慢慢排出毒素。

宋真一直守在她的旁边,没看到姚小蝶。

宋真说姚小蝶家里有点事,所以不能陪在这里。

她说:“上次你不是说你认识一个风水先生吗?最近姚小蝶家里好像很不顺,能不能请那位先生去看一看?姚小蝶她家里人最近真的很倒霉。”

宋真说,姚小蝶的爸爸最近很邪门,走在路上好好的都会被摩托车撞倒,妈妈在菜场买菜也会被小偷偷走钱包。家里养的一条狗前天夜里又被人偷走了,第二天早上发现狗的尸体就在家门口。吓得姚小蝶大哭。

姚小蝶很心疼那条狗,那条狗养了都快10年了,已经是家里的一份子了!

我想了想,当着宋真的面给张帆打了电话。

电话响了很久张帆才接听,我说了姚小蝶家的事情之后,张帆满口答应。

想到中午的事情,我觉得有必要对张帆解释:“以后你不要再这样做了。吴君那人一看就不是好人,你这样让我很难办。”

电话里只听到张帆的呼吸声,过了一会儿张帆才和我说:“红豆,我真是不明白你们女孩,是不是都这么善变,我们之间没确定关系,那就算我的自作多情吧,可是你既然和赵亨有了婚约,为什么那天晚上还和另一个男人在逛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