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好朋友不走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,只有沉默地挂断看电话。

的确,对于赵先生和赵亨来说,我就是个骗子。

赵亨的身体里虽然有一恒,可是并不是完完全全的一恒,我每次面对一恒的时候,也都是面对一恒的脸,而对于赵亨……

在我的意识里,赵亨和一恒是两个人啊!

我沉默地挂断了电话。赵亨在一旁问我:“怎么了?张帆说了什么?”

我摇摇头,给了宋真张帆的电话,然后就和赵亨离开了。

我和赵亨来到那家酒店的马路对面,找了一家星巴克坐下。

赵亨还在追问我:“张帆到底和你说了什么,你怎么一直不高兴。”

我看了眼赵亨,告诉他:“张帆说我脚踏两只船,见一个爱一个。”

赵亨听了,反而笑得很愉快!

我不满地说:“笑什么笑啊!难道你不生气吗?”

他听了又是好一阵笑,最后看我实在生气了,才收起笑容告诉我:“生气,我当然生气,你最好别让我抓到,要是让我抓到了有你好看的。”

可是他说这话的样子还是很不正经好不好。

我怔怔地看着赵亨,突然觉得,赵亨和一恒还是很相像的,比如,他们都属于眉清目秀的那种男孩子,五官比女孩子的都要细致。只是赵亨在气质上和一恒是完全不同的。

也许因为一恒是古人的原因,他的身上有一股书卷气。而赵亨,却多了几分玩世不恭的痞子样。

张帆虽然也痞痞的,但是他的皮肤微黑,而且他有几分江湖气。赵亨,却带了几分纯真。

赵亨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,居然有点脸红。

他说:“好了好了,我不生气了,都说了是晚上的事情,我不是不记得吗?没搞清楚事情我不会再乱怪你的。”

他居然这么通情达理,我实在感到意外,不禁由衷地赞美他说:“赵亨,你真好。”

“是吗。,觉得我那就……”

他突然坏笑着凑近我,在我左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我连忙推开他,捂住自己的半边脸,瞪着他说:“你干什么啊?”

话说出来,我的脸也红了!

他撇嘴说道:“干什么?亲亲你,又不是没有亲过你,害臊什么啊?”

“那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啊!”我看了看四周,还好这里人不多,而且个个都是低头忙自己的,根本没在意其他人。

“不在大庭广众之下,那就是回家可以啦?”他笑嘻嘻地又凑近我。

我连忙往后靠,和他拉开距离,板着脸说:“可以,但是必须是你晚上恢复记忆的时候,你现在属于失忆阶段,我不想和一个忘记我的人在一起。”

听了我的话他一副泄气的样子,叫苦连天:“可是我就是不记得我晚上的事情怎么办?”

我连忙假惺惺地安慰他:“没事,我还是用录影录下来好了。”

“那不行,那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,怪怪的。”

和赵亨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口角,时间过得很快,我看着玻璃窗外,看到了那个叫做郭晓佳的女孩子。她已经换下了工作服,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,推开了星巴克的门。

我连忙站起来对她挥挥手,示意她过来。

她还是带着几分不安,眼里总好像在躲闪什么。坐定之后,我们要了三杯咖啡,并且互相介绍了彼此。

郭晓佳试探地看着我说:“李小姐,今天你是不是在洗手间看到了什么?”

我点头说:“是啊,我看到了一个长头发的女孩,和你差不多大,穿着一样的工作服,别着号牌。只不过我看到的是她上吊的样子。”

郭晓佳的脸立刻变得煞白,惊慌地看着我,从身上掏出手机,找出一张相片给我看:“李小姐,请问是不是这个女孩啊!”

照片上,郭晓佳和另一个长头发的女孩面贴面地非常亲密。两个女孩都是圆脸长发,陡然看上去,就好像姐妹两个一样。

我摇头说:“不知道,因为我看到的时候,头发完全都遮住了脸。”

郭晓佳叹了口气,忧郁地说:“虽然您没看清楚,可我感觉就是她。她是我的好朋友,我们是同一个地方的人。一起来到这家酒店上班,做了服务生。上个月,她突然被人发现在洗手间上吊,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。”

“我们两个非常要好,什么话都说。可是为什么她想要自杀,却不告诉我呢?而且之前我也没发现她有什么想死的念头啊!”

“自从她死了之后,我总感觉到夜里有人在叫我。晚上做梦的时候也常梦到她。她在梦里总是对我伸出手,好像让我过去。我现在越来越害怕,本来打算这个月做完就不做,辞职算了。可是今天碰到了您。您说您看到了她。您知道吗?李小姐,杏儿她那天就是死在那个卫生间里的。”

一个选择自杀的人,为什么死了之后还流连不肯离开?还经常托梦给自己的好朋友呢?会不会有什么心愿或者遗憾?

听了郭晓佳的话,又看了看手机上那个叫做杏儿的女孩,我问郭晓佳:“杏儿死之前就一点先兆都没有”

“她有多大?你觉得杏儿到底是自杀还是、或者是被别人杀的呢?”

郭晓佳听了我的话,眼睛都睁大了,不敢相信地摇头说:“怎么可能?杏儿和我怎么可能?会是谁杀她的呢?”

“杏儿有没有男朋友啊?”

她点头说:“有,可是她男朋友也不会杀她的啊,而且杏儿死了之后,他也很伤心的。”

“是吗,你也和她男朋友很熟?”

郭晓佳点点头说:“我们都是在一起合租的,现在她男朋友还和我住在一起。哦,还有我的男朋友,我们是四个人一起合租的。”

“哦,那你今天告诉我这件事是……?”

郭晓佳苦恼地说:“我想,您既然能看得到杏儿,肯定可以帮我问问她吧。为什么她在梦里什么都不和我说呢?而且这个样子我也很害怕的。她毕竟是死了的人,不能一直跟着我啊!您帮我问问她,问问她为什么跟着我。我总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