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八字纯阳的女人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再一次向郭晓佳确认:“为什么你会觉得杏儿是被人杀的吗?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是凶手?”

郭晓佳想了想,向我靠近身子,神秘兮兮地说:“实话和您说,我怀疑我男朋友。”

“你怀疑你的男朋友?”

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男朋友最近神经兮兮的。总是很害怕惊慌的样子,杏儿死了后,他总要我搬走,说死了人的房子不吉利,让我不住这房子了。就为这,和我吵了好几回。”

我笑道:“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!”

郭晓佳想了想,又说:“其实,我男朋友做的事情不是正经事。还有杏儿的男朋友,他们做的都不是正经事。”

“哦,那是什么工作?”

“是跟着我们酒店大老板,好像打手保镖一样的事情。”

酒店大老板?“吴全先生?”

“是的。”

我听了又问她:“既然你知道这些不是正经事,为什么你们还和他们在一起?”

郭晓佳的一张脸皱巴巴地,苦恼地的说:“他们对我们很好,再说他们也不是坏人。而且杏儿还打算和他男朋友结婚的。”

她又小声地补充道:“其实我也是打算和我男朋友结婚的,可是出了这件事,我总担心我男朋友,总觉得他会不会是凶手。因为他最近很反常,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我觉得,是不是杏儿的鬼魂跟着他所以吓到了他啊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你男朋友告诉你呢?”

郭晓佳实在是个有趣的姑娘,我想她是不是电视小说看多了,居然怀疑到自己的男朋友身上去了!

“他没有告诉我,可是我和他说过我做梦梦到杏儿的事情,当时他都吓了一跳。”

她红着眼睛对我说:“要是真的是韦韬害死杏儿的,那就是我对不起杏儿了,也难怪杏儿要来找我。”

我啼笑皆非,只有安慰她:“你别瞎想,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,都是你一个人的猜测。再说了,杏儿死在酒店里,警察就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吗?”

她摇摇头,一脸的愤恨:“没有,他们就来了一趟,说杏儿是上吊自杀的就走了。杏儿的爸爸还被酒店经理骂了一顿,说是哪里死不好,偏要死在酒店里。”

听她说了这么久,我于是提议去他们住的地方看一看。

郭晓佳点头答应,一旁的赵亨却不高兴,他小声地在我耳边问我:“喂,你管这些闲事干什么?你还嫌你麻烦不够吗?”

我看了他一眼,这可不是闲事,谁让这家酒店是吴全的了。

郭晓佳领着我们来到她的出租屋。

为了上班方便,出租屋离酒店不远,这一片都属于出租区,住的都是外来人员。

一进门就看到一个高个子男生正在整理包裹,屋子里面大包小包的,已经空了一大半,好多东西都已经打了包裹,一副要搬家的样子。

郭晓佳一进门就喊了起来:“韦韬,你什么意思啊?我都还没说要搬走啊!”

叫做韦韬的男孩一脸的不耐烦,浓眉一掀,正要发脾气,看到我和赵亨,碍着我们在场,忍着性子说:“还住在这里干什么?死了人的地方多不吉利啊。”

郭晓佳也不高兴了:“死的人是杏儿,又不是别人,你怕什么?难不成杏儿是你害死的?”

韦韬一听不高兴了:“你说什么呢?杏儿是自己上吊死的,和我有什么关系?她死了你心情不好怪在我头上干什么?”

郭晓佳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:“她无缘无故地为什么自杀?她死的前两天还那么高兴,说过年的时候和丁平一起回家的,她为什么要自杀啊!”

说完居然哭起来了!

韦韬一脸无奈地看着郭晓佳,只有哄道:“好了好了,是我不好,我说错了好吧,你不要哭了!”

他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看着我们,眼里明显的有防备。

看起来郭晓佳的性格非常开朗,哭了几声之后就没有哭了!马上擦干了眼泪,嘟着嘴巴对韦韬说:“一个招呼不打就要搬走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?我就不搬。要搬你一个人搬!”

韦韬虽然生气,可还是一脸的忍耐:“我房子租金都交了好几天了,这房子反正都快到交房租的时候了,你还住在这里做什么。”

郭晓佳一听韦韬房子都租了,立刻瞪着眼睛说:“谁让你不和我说的。我就不搬。”

韦韬也生气了:“你不搬我搬,你走不走?”

“不走!”

郭晓佳一边说一遍手脚麻利地解开包裹。

韦韬的脸色非常难看,此时也不管我们在不在,立刻气冲冲地说:“我都搬走了你还不搬,就你和丁平两个人住在这里,你什么意思?”

郭晓佳的眼睛又红了,也冲着韦韬吼起来:“你混蛋,只有你这个混蛋才会这么想!”说完“哇”地一声又哭了!

看着他们吵闹得不可开交,我只有硬着头皮劝道:“好了好了,不要吵了,就算要搬家,今天也晚了,明天再商量吧。”

郭晓佳此时也止住了哭,对我们说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们见笑了。算了,我先带你们进杏儿的房间看看吧。”

她指着里面的一间屋子说:“那里就是杏儿死之前住的房子。本来我们是半个月一换的。自从杏儿出了事,我们也都没有心思提了。”

我看了一眼他们租的房子,简单的两居室。听郭晓佳说,她和杏儿最先开始是住集体宿舍的,因为两个人都有了男朋友,这才搬出来住的。

屋子里有一张床和一个简陋的书桌,墙上粉刷着劣质的石灰,靠墙放着两个布艺简易衣柜。空出的墙上还贴着大幅的明星画报,

窗外,已经天黑了,隔壁已经有炒菜的声音传出来,一阵油烟飘过了窗前。

郭晓佳见了,急忙关上窗户,嘴里还说:“是谁把这窗户打开的,当心屋子里都是油烟味。”又从外面的窗台上抱进一盆仙人掌。

我缓缓看着这间房,总觉得有股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。杏儿的灵魂会在这间房里吗?

郭晓佳充满希冀地看着我:“李小姐,您能看出什么吗?”

我不禁笑了:“我又不是神探,哪里能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啊!”

她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:“我想,您既然能看到杏儿的鬼魂,来到这里,应该可以感觉得到杏儿的。毕竟杏儿曾经在这里生活过。”

韦韬听到这里,再也忍不住了。他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郭晓佳:“佳佳,你不要神神鬼鬼的,胡说八道些什么啊,哪里有什么鬼魂。”

郭晓佳白了他一眼,然后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:“李小姐,我相信你。其实,其实我们酒店在杏儿之前就一直在闹鬼。只不过我从没遇到过。我奶奶说,我的八字纯阳,命里带火,所以不容易见到这些东西。不过我为什么会梦到杏儿呢?”

八字纯阳,命里带火,从来见不到鬼,可是却相信鬼魂的存在,真是有趣!

我问了她的生辰八字,给赵先生打了电话,最后告诉她:“你奶奶说得很对,你的八字确实很旺,不容易遇到这些东西。,之所以你会梦到杏儿,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。”

韦韬听了,明显地松了一口气,不满地对郭晓佳说:“我就说是你自己瞎想,你还不信。偏要说是杏儿找你。她要是找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呢?”

我笑呵呵地对他说:“佳佳八字纯阳,杏儿肯定不敢靠近她,死去的魂魄本就阴气重,靠近阳气旺盛的人很容易被伤到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