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恋爱的态度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郭晓佳好奇地问我:“李小姐,那你可以见到杏儿,是不是你的八字全阴呢?”

聪明的女孩无处不在啊!

我点头对她说道:“的确,我的八字是全阴,不过我从前也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,最近也不知怎么搞的经常看到。”

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从小就见外婆过阴,按道理讲,应该遇到这种事的机会比一般人多,可为什么我自己关于这些脏东西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呢?难道说我真的从没有见到过?还是我见过但是忘记了?

郭晓佳听说我可以见到杏儿,连忙拉着我的手说:“那李小姐你帮帮忙,帮我问问杏儿吧,问她到底有什么话对我说。杏儿一定有话想和我说,不然不会几次托梦给我的。”

我暗暗打量韦韬,他的脸色很不自然,想开口阻止郭晓佳,话到嘴边又咽下。

难道说杏儿的死真的和他有关?

我笑着拍拍郭晓佳的手对她说:“你别急,就算要见杏儿,现在也不是合适的时候,等我准备一些东西才可以。”

“那要准备什么东西呢?我可不可以在场?我也好想见杏儿。”郭晓佳说着说着,眼泪流了下来:“从前在家的时候,我和杏儿之间倒是普通,可是我们一起出来做事以后,感情比从前好多了。这里也没有别的亲人,杏儿比我大,像我姐姐一样照顾我,现在她死了,我好难受!”

她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我拍拍她,示意她不要哭。然后问她:“你怕不怕鬼?”

“我不怕,我为什么要怕?鬼也不一定都是害人的啊!杏儿更加不会害我的。”

“那白天在卫生间里你好像很害怕?”

“当时太突然了!毕竟,卫生间里面湿淋淋冷冰冰的,杏儿没出事之前我就觉得瘆人!”

看来,郭晓佳只是不怕杏儿,倒不是不怕其他的鬼。

不过,这样说来,如果杏儿真的是被谋杀的,那么郭晓佳应该是没有嫌疑的吧!内心有愧的人是做不到她这样的。

是啊,鬼也不一定都是害人的!我又想起一恒来了!

我安慰她:“你不要瞎想了,如果你真的想见到杏儿,也不是没有办法的,准备工作由我来做吧,今天我就先回去了,还有,不要叫我小姐了,我们两个都差不多,你就叫我红豆吧。”

小姐小姐的听着真是别扭啊!╮(╯▽╰)╭

回去之后,我就对赵先生说了杏儿的事情。我问赵先生,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杏儿的鬼魂不再害怕郭晓佳身上的阳气呢?

赵先生说:“这还不简单,用一片柳树叶子遮住她的额头,柳树属阴,那鬼自然就感受不到她的阳气了。”

他玩味地看了看我说:“你打算接这件事?怎么?想接你外婆的衣钵?”

说得我好像多么想做神婆一样,其实我只是想找到吴全的弱点好不好!

说杏儿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妹,和吴全这种大老板应该是扯不上关系的。可是她不管做人还是做鬼都是在吴全的地盘里,也许可以帮我打听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了。

正准备休息,宋真给我打来电话,她今天已经在医院看护了一整天了。现在想回去休息。偏偏艾茉现在醒了,不停地闹。宋真没法,只有向我求救。

我答应了宋真连忙赶去,赵亨却在旁边故意大声说:“你也是病人啊,你的腿也还没好,到处乱跑做什么!”

我气对他直瞪眼睛,连忙按断了电话。

我不满地对赵亨说:“我的事你能不能别插手?是我的同学找我,我能拒绝吗?你在一旁凭什么干涉啊!”

赵亨微微嘟着嘴,好像小孩子一样委屈的表情,让我看了又不禁心软,暗暗反省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!

“怎么啦?”突然觉得有种过意不去的感觉,真奇怪啊!

赵亨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:“红豆,你说从前我曾经和你在一起过?”

“嗯,怎么啦?”

“那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?”

“什么感觉,你不是得了间歇性失忆症吗?”



赵亨笑了一下,笑容带点嘲讽,他的脸上看不到平日的嬉皮笑脸,郑重地对我说:“你说你和我之前曾经相爱,可是我怎么就感觉不到你有多爱我呢?”

“你胡说什么啊?我也感觉不到你爱我啊!”我的心有点慌张,赵亨说得没错。的确,我对他的态度真的不像一个女朋友应该有的态度。

我有点不敢看赵亨的眼睛了!

只听他说:“真正的恋人是什么样?大街上走一走,电视电影里看一看,谁都知道。至少不是你对我这种态度。”

他突然发难,让我实在难以招架,只得仓促地说道:“那你说应该什么样?你对我什么态度我就对你什么态度。”

“是吗?红豆,可是我刚才是关心你啊,难道你感觉不到吗?我只是关心你的身体,所以才不愿意你这么晚去医院照顾你的朋友,可你对我是什么态度?”

“恋爱中的女孩子看自己男朋友的眼光至少应该是温柔的,含情脉脉的,而不是这样凶巴巴的,总是好像要吵架一样。那种随时找茬挑刺的是要分手的态度,而不是恋爱的态度。”

“你知道吗?你的态度让我想起郭晓佳,她对她的男朋友有了怀疑,对他说话的语气和你刚才非常想象。一个怀疑自己男朋友杀了自己好朋友的女孩,还会再爱他吗?我想,是不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呢?

“怎么可能?你不要乱想,我都要嫁给你了。”赵亨的话实在是咄咄逼人,我的回答完全没有一点底气。

他静静地陈述着:“你从来都没有主动拉我的手,更没有主动地牵我一下,我们之间,唯一最亲热的一次,就是上次我亲了你,就为那件事,你还生气地跑出去,如果我们当初好到我愿意带你回家见我老爸,我们之间会连亲吻都没有过吗?红豆,不要对我撒谎?我有眼睛的。”

我垂下眼皮,没有说话,谎话被人拆开的感觉真是不好。

想了想,我抬起头,弱弱地反驳他:“可是,你像一个男朋友吗?你一直都喜欢和我针锋相对,说话总是针对我,甚至还怀疑我是不是对你用了手段,我听了肯定会难过的?”

他长长叹了口气:“没错,之前是我对你不好,可是在我知道我有失忆症的时候,我已经对你改变了很多啊!”

我无法再反驳赵亨了,的确,我的表现确实不是一个女朋友所应该做的。

良久,我才挣扎着说了一句:“我喜欢的,是夜晚恢复正常的你,而不是现在失去记忆的你。”这话有点狡辩,但也是事实。

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,呼吸都显得格外沉重。

好久,才听到他说:“红豆,到底你说的话是不是骗我呢?我有点怀疑了。”

赵亨,对不起。

我突然觉得很难受,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坏女人。而我其实是最讨厌这种欺骗感情的坏女人的。我在心里默默念着,我在心里默默念着,我欺骗了你,是我的错。

即使和我闹得很不愉快,赵亨还是把我送到了医院里,并且和我一起留下来看守艾茉。

我让他回去休息,他不肯,还说:“让你一个女孩子留在医院里也太不安全了。我肯定要留在这里,回去我也是睡不着的。”

艾茉虽然醒了,可是意识却非常混沌,她口里不停地喊着顾邵民的名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