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医院值班夜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宋真很无奈,告诉我说:“自从醒来就一直喊着顾邵民的名字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难道她还记着那个家伙?怪不得于飞和她分手了。”

于飞就是艾茉新交的男朋友。我叹息地摇摇头,对宋真说:“你回去吧,不早了,有我在这里了。”

宋真看看我和赵亨,点点头就走了。她也累了!况且明天早上还有课!

艾茉大概是一心求死,吃了90多颗安眠药,幸亏发现得早,及时送了进来。可是因为超过了6个小时,洗了胃也无济于事,药效还是会残留,所以一整天都是吊水来稀释药性。

到了现在,她才睁开眼,可是意识里却依然是糊里糊涂的。

“顾邵民、顾邵民!”她不停地念着顾邵民的名字,那样子让我看了就有气。

我对她低声吼道:“你醒醒吧,要不是他,你也不会被害成今天这副样子。你还记着那个王八蛋做什么。”

艾茉却只是不停地叫着,吵着要见顾邵民。

赵亨被吵得不耐烦,连隔壁床上的病人也都觉得烦,就要我把顾邵民找过来。

赵亨说:“不是有个男人说,为情自杀的女人是他魅力的点缀,那个顾邵民说不定知道了还会很高兴。就让那家伙来吧!”

我才不把赵亨的话当真,艾茉再丢人也是在我们面前丢人,总比在顾邵民面前丢人好。我想,艾茉清醒了肯定也是不会愿意见到顾邵民的。

可是她依然闹个不休,要不是她刚吞完90多颗安眠药,我恨不得再给她吃几颗安眠药,让她好好地睡觉,不要再吵闹了。

闹了一会儿,她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可是这个时候,我却悲催地发现我的大姨妈来了!

其实白天在酒店的时候就感觉快来了,只是自己跑来跑去居然忘记了这件事,也没有想到她来的这么快!

这样肯定是不能过一晚上,于是我拿起钱包就要出去,医院对面就有一家超市,肯定不会关门。

还没走到门口,赵亨就拉住我,问我干什么。

我怎么好意思说我要去买姨妈巾呢?我只有不理他,可是赵亨却跟着我。

没办法,我只有停下来对他说:“我是去买东西,一会儿就回来,你就在这里守着艾茉吧,护士不是说了吗,隔一会儿就要拍醒她,免得她又睡过去了。”

赵亨皱眉不乐意:“这是你的活,你交给我干什么?这么晚了,你要买什么?我帮你去买。”

“不不不,还是我自己买吧。”

要是我让他去买姨妈巾,他会不会把钱包砸到我脸上啊?

可是,赵亨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钱包,很鄙视地看着我说:“还是我去买吧,你就别出去丢人了。”

我怎么丢人了我?

我莫名地看着赵亨。

他白眼一翻,两片嘴皮子一翻,丢出一句话来:“你的衣服后面都脏了!”说完丢下呆呆地我就走了。

我看着他的背影,真恨不得大叫一声,天啊!还有比这更丢人的吗?

可是更让我抓狂的是,赵亨居然帮我去买姨妈巾???

╮(╯▽╰)╭

我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这样做啊!

我连忙跑去洗手间看,扭着身子,使劲从镜子里看后面,结果真的看到自己黑色的羽绒服上就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点血渍。而且颜色很暗,不仔细看是看不出的。

就这么一点大都被这货眼睛看到了,他的眼睛也好得太不像话了吧!

我气愤地洗了手,关上了水龙头,刚走出去,却听到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地响。

奇怪!我明明关上了啊!

我回头看水龙头,真的还有水在滴!

我再一次走过去,用力拧紧了,这次应该不会再漏了吧!

可是走到门口,却又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!

我回头!!!

我明明拧得很紧的水龙头又被打开了!!!

我的头皮不禁发麻,我看了看四周,狭小的卫生间里只有三个档,旁边放着拖把和水桶。

我的心已经开始噗通噗通地跳起来了!

捏紧拳头,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去,走到走廊里,却看到一个20多岁的男生趴在窗口正在往外面翻。

我连忙拉住他,嘴里喊道:“你要做什么?年轻轻轻的为什么要寻死呢?至于这么想不开吗?”

他转过头来,一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悲苦,我看着他不禁呆住了,我怎么感觉这么眼熟呢?

“你、你不要寻死,你想想你的妈妈、想想你的爸爸,你舍得他们伤心吗?还有你的女朋友……”

不等我说完,他一把推开我,沿着楼梯跑上去了。

我看着他的背影,只觉得不对劲。

转眼就看到值班室门口站着一位护士,她看着我,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。

我对她笑笑,叹口气摇头说:“年纪轻轻地,何必寻死呢?”说着就要走进病房。

她对着病房抬了一下下巴:“你是说谁啊?你的同学不是在病房里吗?”

我指了指窗口的地方:“刚才你没看到有个男孩子要跳楼?”

我看到护士的时候,男孩的背影刚冲下楼梯,再怎么快,她也应该看到背影。

可是她却一脸的茫然:“哪来的人跳楼啊?我就只看到你在自言自语啊!”

我立即感到一阵心悸,盯着她追问道:“你刚才没有看到一个20多岁的男生?就从楼梯上去。”

“楼上就是天台,根本没有病房啊!”

这句话立即把我打倒了,要不是赵亨及时上来扶住我,我想我肯定会立即晕倒!天啊!为什么我不是那种容易晕倒的体质呢?

赵亨看我心神不宁,扶我回到病房后,低声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我再也受不了了,先是白天看到洗手间里的吊死鬼,现在又在医院看到一个跳楼鬼,我最近到底是怎么了?

赵亨听了安慰我说:“没事,你不是大姨妈来了吗?说不定来了大姨妈就是容易看到这些东西的。”

也不知道是怎么样度过这个夜晚,我睡了醒醒了睡,只觉得这个长夜难熬极了!虽然赵亨让我休息,说他来看着,可是我压根就睡不着啊!

那个跳楼男生的脸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,我终于想起来了!那个跳楼的男孩,就是我腿伤住院的时候,因为残疾也跳楼自杀的那个男孩子啊!

虽然我只是路过病房的时候看见过一次,可是我确定我没有认错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