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巡查使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到了蓝衣人的身上,他昂着头走了进去,而一恒,他却看到了我,眼中露出了惊喜。

我微微对一恒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先和我打招呼,先弄清楚这个蓝衣人的意图。

蓝衣人走进去,从身上掏出一本卷宗,对一恒说道:“王老板一向乐于行善,修桥铺路。捐款助人。这是十年来王老板捐款的数目,哪年哪月哪日甚至哪个地点都写得清清楚楚,阎君可以过目。以此来衡量,王老板应该不用受此酷刑煎熬吧!”

看来这个蓝衣人是为这个王老板来说情的。

旁边的小鬼早已接过了卷宗,送到一恒手上。一恒仔细翻阅,脸上神色不变。

蓝衣人又说:“这些人虽然是王老板的手下,可是他们也都有私心,王老板又没有让他们打死人,下手之时,重一点轻一点全在他们自己把握,为什么要怪到王老板身上呢?且王老板最近十年来不断做善事,捐助孤儿院,给灾民送衣送食,还资助医院和学校,所做的功德完全可以抵消自己的过错了!下油锅一事我看就免了吧。”

一恒沉着地看着蓝衣人,问道:“尊驾是……”

蓝衣人晒然一笑,从身上拿出刚才在城门前晃过的令牌,递给了身边的小鬼,让他们拿给一恒看。

一恒看了,淡淡一笑,站了起来说道:“原来是巡查使,未曾远迎,多有失敬。”

这位巡查史傲然一笑道:“无事,看在王老板从前所修的功德上,烦请阎君放过他一马。”

我紧紧看着一恒,这个巡查史是个什么东西?难道说很厉害吗?一恒还是阎君,都还要起身迎接他。

一恒皱起眉头,说出一番话来却让蓝衣人十分不悦:“有心为善,虽善不赏!无心为恶,虽恶不罚!这人名下几个风月楼,净干些逼良为娼的事情,甚至闹出人命,怎么能因为他捐了几笔善款就要为他开脱呢?”

好!一恒说得真好,要不是地方不合适,我都想要鼓掌了!

没错,这个王老板,想捐点臭钱,就为自己买来一个好名声,掩盖自己自己卑劣的本质,那也太没有天理了!

蓝衣人脸色一沉,对一恒说:“阎君,你可知道本使的职责,就是为了查清属地是否有徇私,阎君是否有渎职,阎君是想与本使交恶吗?”

这话既带着威胁又带着质问,我的心里一紧,连忙给一恒使眼色,让他答应了这个蓝衣人算了,县官不如现管啊!

可是一恒却不骄不躁,依然一副温和的语气对蓝衣人说:“巡查使虽然是代为监督,可是也没有权利来指使本君怎么做。如果巡查使有不满,可以尽快向冥帝汇报。”

蓝衣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盯着一恒,突然指着我说:“那么敢问,这名女子是怎么来到地府的?她是一生魂,却能来去自如,并且声称是阎君让她来的,阎君是要违反阴阳之间的法则吗?”

一恒看了这名蓝衣人好久,方才一笑,看着我说:“她是本君择定的通阴人!也是来往于地府和阳界的阴差,今日是第一次来,所以自己并不知情。”

“好、好、好!”蓝衣人一连说了几个好,然后狂笑道:“阎君既然如此铁面无私,但愿你能一直公正下去。”

一恒笑笑,指了指大殿上方的横梁说道:“上有无名之火,一旦我有包庇徇私之心,岂能容于此火之下?”

我看了看横梁,上面好好的啊,什么都没有,不知道一恒是什么意思。

见我露出不明白,一恒转而对我说道:“此横梁之上有无名业火,一旦殿上阎君有徇私枉法的意图,就会立即燃起烈火,焚烧大殿。所以本君断不敢有私心。”最后一句话则是对蓝衣人所说。

蓝衣人哼了一声,对一恒拱手道:“我此来只为王老板,既然阎君不肯通融就此别过,告辞!”

他甩甩衣袖,竟然就这么走了!

看着蓝衣人一走,我恨不得欢呼!

这个人真讨厌,就因为这个伪善人的几笔捐款,就要来说情?什么狗屁巡查使啊!

哼哼,地府也有这种被人收买来说情的事情吗?

我问一恒:“这个巡查使是个什么东东啊!这么威风?他比你还大吗?也是鬼?”

一恒摇头说:“他不是鬼,是人。是由冥帝挑选的人,只是监督巡查,并没有其他职权。我对他客气相让是看在冥帝的面子上。不过这人竟然专门为了替这个王老板说情,还真是少见!”

“这人还可以在地府做官啊?”今次我可是开了眼界了!

一恒摇头笑道:“这也是有回数的,有时候是因为祖上做的功德,有时候是自己的福祇换来,一般来说,有的人一辈子也就一次!”

原来做个阴间的巡查使还好像中大奖一样!

这时,小鬼们又上来请示一恒,要不要把这个王老板丢进油锅里。

一恒脸一沉,好像很生气的样子:“本君刚才说的话是白说的吗?你们都竟然没听清楚?”

哇!做起事情来的一恒好威风啊!和平时对我完全是两种模样啊!

一恒厌恶地看了王老板一眼,对小鬼们说:“将这个人丢进油锅,给我先炸上三天三夜。再来审问。”

小鬼们抬着倒霉的王老板去下油锅了,告状的断腿鬼们对一恒感恩戴德,千恩万谢。一恒抬手让他们赶去投胎转世,不要再停留。

其中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,没有马上答应。

有一个鬼就吞吞吐吐地说:“启禀阎君,那害得我们跳楼的厉鬼还没有找到,我们就这么去投胎,心有不甘啊!”

我连忙在一旁小声地问一恒:“怎么一回事?”

一恒疲倦地按按眉心,对我说道:“那个王老板前段时间因为一块地皮,和人争斗起来,双方互相派了打手斗殴,死伤了好多人。其中有个人断了条腿,想不开就跳楼了,他死了之后怨气不散,又害死了两个人。这个人的怨灵一直躲着没找到。他不到地府来,这件事就无法销案,这两人也无法去投胎啊!”

“那就去找找啊!”

一恒看着我苦笑道:“阴间差役到阳间寻人诸多限制,且很多地方都不能去,已经找了许久了,就是没有找到。”

“那不如我帮你找找?”我不假思索地就说出了这句话,说出来我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一恒温柔地看着我说:“你不怕吗?”

我摇摇头,我怕什么啊,有一恒做我的后盾我才不怕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