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初次涉险 抢红包啊!感谢lonely02的巧克力!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杏儿,你,他们都说你是自杀死的,我不相信,你告诉我,你不是自杀的对不对?”

一阵寒意袭来,浑身的热量似乎都被驱走。

我的嘴巴不自主的开始说起来,声音也不是我的声音:“我怎么会是自杀呢?我为什么要自杀?再过几天丁平就要带我回家,我们打算过年的时候就把婚事办了,以后我就有我自己的家。我从小家里姐妹多,连我在一起一共五个女儿,你知道的,爸爸妈妈最宝贝的就是我的小弟弟。我在这里赚的钱都要拿回去给他们,现在我和丁平要结婚了,好日子就在眼前,我为什么要自杀?”

郭晓佳激动了:“杏儿,那你告诉我,是谁害死你的?是不是韦韬杀死你的?他为什么要杀你?”

只听椅子一声响,立即有人轻声喝道:“不要乱动,不许碰她!”

一种巨大的悲伤袭上我的心头,我感到一种绝望的伤心,还有一种莫大的委屈。这是杏儿的情绪,她的情绪影响着我,无辜的被人杀死在洗手间,却还要被说成是自杀。

“杏儿,你告诉我,你不是自杀的对不对?到底是谁杀的你?”

我只觉得浑身一阵颤抖,眼前闪过韦韬的脸,不由摇头说道:“不、不是韦韬,不是韦韬杀的我。”

“那是谁?到底是谁害死你的?”郭晓佳的声音尖锐地刺破我的耳膜,在我的脑海里引起一阵嗡嗡声。

这种嗡嗡声立即使我耳鸣起来,就好像两个铜锣在我的耳朵两旁用力敲打!

我的眼前掠过一幅画面,一群衣装鲜明的男人坐在一间包房里,昏暗的灯光下,烟雾缭绕,杯酒交筹。他们随意的交谈,面前的矮几上凌乱地摆着一些奇怪的东西。

杏儿的眼睛从门缝里看过去,稍纵即逝。

立即有人在她背后吼了一句。

她慌慌张张地向前走去,感到自己被人追踪。回头看,却什么也没有。

心跳似乎在加快,郭晓佳的笑容在眼前出现,接着,郭晓佳又匆匆跑进更衣室,轻声在杏儿的耳旁说着什么。

接着,我看到洗手间冰冷坚硬的墙面,感到颈部好像被人从后面勒住一样。我发不出任何声音,难受极了!

有人要杀我!可我却不知道是谁!

“杏儿、杏儿,告诉我、告诉我是谁杀死你的。”郭晓佳一声又一声地继续追问。

“不知道、不知道,我没有看到。”委屈的情绪使我忍不住哭泣!极度的疲倦让我感到力难支持。

一股恐惧和慌张使我尖叫哭泣起来,明知道这不是我的情绪,可是却不由自主地被她占据。

“杏儿,别走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我在心里默默用意念与杏儿对话。

“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?”
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不要问我。”

“杏儿,你可以知道的,只要你想。”

“什么意思?你想让我知道什么?”

“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害的吗么“我有种预感,杏儿的事情绝对可以令吴全和我们妥协,如果杏儿能帮我们打听一些秘密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“不不不,我不做,我不做,我不敢——”杏儿开始尖叫起来!

杏儿,你听我说,你一定可以的,我知道,你一定可以办到的。我再一次企图命令她。

可是她开始不受控制地尖叫起来:“你是坏人,你是坏人,你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!”

一种尖锐的力量在我的身体里撞来撞去,我忍不住大声咳嗽,糟了!我控制不住杏儿的情绪了。

我浑身都在颤抖,眼皮似乎有千斤重。一股慌张使我下意识想把她从我的身体里驱走,可是无济于事。我的胸口好像被一块大石压住,心房觉得冰凉冰凉。

我不受控制的开始一声接着一声地尖叫,明知道这种情绪不对,却始终被她驱使。我的声音也已经不是我的声音,发出来的声音陌生而疯狂。

“红豆,醒醒!红豆!”赵亨在我耳旁叫唤。

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,敕令!退避!

赵先生的声音仿佛一记重击在我的脑袋上,这声重击不但不使我难受,相反使我浑身都舒畅百倍,就好像堵塞的河流遭到了疏通,一股怨气随着畅通而流走。

暖意渐渐融回到我的胸口,身上的重负也瞬间消失。

睁开眼睛,赵亨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,他黝黑的眼睛流转着绮丽的光芒,一双眼睛里明显透出紧张。

赵先生怒气冲冲地骂我:“不自量力,还没有学会跑就想飞,你怎么就这么胆大包天?差点就要出事!”

我浑身虚脱无力,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。

是啊,就在刚才,我想控制杏儿,却差点被她反噬!

如果不是赵先生在场,说不定我的躯壳就要换上杏儿的灵魂。

赵亨搀扶起我,制止了赵先生继续说下去:“好了,红豆也累了。我扶她回房休息吧!

郭晓佳结结巴巴地对我说道:“对、对不起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我无力地摇摇头,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,双腿发软,忍不住就往地上溜。

赵亨一把抱起了我。

我靠在他的胸前,一股熟悉的气息扑进我的鼻腔里!使我忍不住晕眩。

“很累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下次不许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!”

他抱着我回到我的房里,把我放到床上,又替我盖好被子。

隔了一会儿,我听到有脚步声走进来,他拿着有热毛巾在我脸上擦来擦去,被汗黏湿的难受被他一一擦去。

他又倒了一杯水,放到我的唇边,轻声说道:“来,喝水。”

嗅着熟悉的气味,又被人这么温柔的照顾,我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恒。

“好好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他轻轻的呢喃声好像燕子的羽毛在我耳边拨弄一般。

我忍不住揪住了他的袖子:“别走,陪我。”

耳边传来轻轻一声叹息,他低声在我耳旁说道:“好,我不走,我陪你。”

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,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一恒,真好!

躺在一恒的怀抱里,让我觉得安心极了!

我睡着了!睡梦中,我见到一副巨大的古代战争场面。

这是一副凄惨的图画,穿着盔甲的古人在战场上互相厮杀,刀剑铿锵!残肢断骸,染血的旗帜被尸体重重压着,隐约露出一个斗大的宋。

城池已经被攻破,城门已经大开,火光在冲天拔起,青烟缭绕在城池的上空。

重重的宫墙中,我见到许多无辜的女子被士兵追逐,她们在哭泣,在尖叫,在求救,可是没有人能帮到她们。

她们中有的视死如归,被抓住之后一头撞向墙柱。有的被扑倒在地上,被迫遭到凌辱,即使被凌辱也不能让她们存活下来。她们的尸体被长矛穿透,她们的衣裙被扒下,鲜血污满了全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