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心脏衰竭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眼前立刻闪过五婆婆的脸,同样都是眼睛里流下血泪,五婆婆是玉娇害死的,艾茉是谁害死的呢?玉娇是鬼,艾茉又是哪个鬼害死的呢?

艾茉妈妈看到艾茉眼睛里流下两行血泪,顿时痛哭起来:“孩子啊!你是有什么冤屈啊!你好歹给妈妈说一说啊!连个招呼不打就走了,你让我和你爸爸怎么活下去啊!”

她用尽全身力气地哭泣着,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悲伤都哭出来!只可惜,悲伤是无尽的,失去女儿的妈妈不可能再有欢笑了!

听到艾茉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,我的心里也难过极了!

艾茉,也是她妈妈心中的宝贝啊!看着自己的孩子先一步离开人世,做妈妈的心里该是有多痛苦啊!艾茉,你这个傻瓜,不为别的,就为了自己的爸爸妈妈,也不应该轻易去死啊!

听到艾茉妈妈凄惨的哭声,艾茉爸爸终于也忍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!

我看着艾茉的妈妈,心里无比的同情,又想起自己的妈妈,我是一眼都没看到,我想她,却连张照片都没有。

艾茉妈妈哭泣不止,我只有安慰她:“叔叔阿姨,别哭了,艾茉要是知道了肯定也很难受的。我想,她也不愿意这样的。”

艾茉妈妈抹着眼泪,只是一个劲地哭,哪里还听得进我的话!

这时,工作人员拿来一张鉴定证明给艾茉的爸妈看。

艾茉爸爸扫了一眼,诧异地说道:“不可能,我女儿身体健康得很,怎么可能有心脏衰竭呢?”

我凑过去,看到这张证明上果然写着艾茉有急性的心脏衰竭。

工作人员说:“我们只负责把结果给您,您要是有疑问,可以去问主治大夫,不过这个结果是我们经过了精密的仪器检查出来的,而且是由公安部门的法医经手的,应该是不会有错的。”

艾茉的妈妈哭着说道:“我女儿年纪轻轻的,身体一向就好,怎么可能心脏衰竭了!肯定是你们哪里弄错了。”

工作人员无奈地说道:“您要是怀疑也可以重新检查,不过那样的话恐怕就要开膛破腹!我劝你一句,您女儿是自己跳楼自杀的,您就是查清楚了她没有心脏病她也还是死了啊!责任不在我们院方,何必让她死了以后再受一道罪呢?”

听到这话,艾茉的妈妈哭得更厉害了,口口声声喊着艾茉可怜!

是啊,即使硬要追究责任,院方顶多是一个看守的问题,可是艾茉是自己跳下楼的啊!如果让她再来被解剖,做妈妈的肯定心里难受!

最后,艾茉的爸妈还是妥协了,女儿已经死了,就算心脏衰竭的判断是错误的,那也不能说明艾茉的死是院方的过错,何必让她再受一次罪呢?

我陪着两位长辈从停尸间走出来,一眼就看到了顾邵民。

怒火在我心里蓬勃燃起,我快步走上去,狠狠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。

如果不是他,艾茉怎么可能会死?

如果不是他,艾茉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。即使没有顾邵民,她前方的道路上还会有更优秀的男孩子等着她,她的人生也还有很多美好前景等着她一一涂抹。可是现在这些都不存在了!它们随着艾茉的死也统统不存在了!

一个年轻美好的生命就在眼前消逝,让亲人伤心,让朋友痛心!让旁人叹息!

我指着顾邵民的鼻子对他说道:“你没有资格来到这里,你给我滚!”

艾茉的妈妈立刻朝我们看过来,做为一个母亲应有的直觉,她走过来问我:“是他吗?我的女儿就是为他自杀的吗?”

没有得到我的回答,她又指着顾邵民,一字一句的问:“是不是你?你说,是不是你害死我的女儿的。”

顾邵民惭愧的低下头,没有说话,一向能说会道的嘴巴这时也变得哑巴了。

艾茉的妈妈疯了一般地推搡着顾邵民,死命地用头撞着顾邵民,哭着骂道:“我好好一个女儿都被你害死了!你怎么不一起去死啊!我可怜的女儿啊!怎么这么傻啊,就为了一个男人?就不想想她的爸爸妈妈啊!……”

说着说着又哭得几乎要晕过去了!

顾邵民也不躲闪,任由艾茉妈妈用力捶打,一颗脑袋低得下下的,看不清神情。

艾茉爸爸的眼泪也流了出来,他哭泣地捂着脸去拉艾茉妈妈。

艾茉妈妈却死也不肯罢休,捶着踢着打着顾邵民,直到自己都累了,一下子就晕了过去。

好在是医院,艾茉妈妈也只是因为悲痛过度,没过一会儿就醒了过来。

顾邵民的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,他显然也经受着巨大的思想斗争,突然跪在了地上,对着艾茉的爸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害死了艾茉。对不起!”

他把脸伏在地上,哀哀地哭了起来:“我哪里会想到她的心这么狠啊!”

在旁人听来,都以为顾邵民的这句话是说艾茉心狠,可是我听来却绝不是。

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顾邵民。

他的悲伤和悔恨绝不是伪装出来的,艾茉已经死了,而且是自己跳的楼,在法律上来说,他没有任何责任,可是在良心道德的法庭上,他确实有责任的。

艾茉的爸妈相拥着哭了起来,艾茉妈妈嘴里喊道:“艾茉啊!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!就舍得丢下你爸爸妈妈啊!……”

无论艾茉的爸妈再怎么痛苦,艾茉终究是死了,再伤心也活不转来。

顾邵民确实是真心来悔恨的,等到艾茉爸妈的情绪平静之后,他主动出面帮艾茉办理了灵堂、火葬等一切事宜。

夕阳快要坠落,天边燃烧着一抹鲜红的晚霞,惊人的艳丽。

我跟着顾邵民离开医院,走出医院大门,我就叫住了他。

我看着他的眼睛,笔直问道:“你也认为艾茉是自杀吗?”

他的眼神躲躲闪闪,不敢和我直视。

我坦然陈述着事实:“昨天白天,你还来见了艾茉的,她有没有寻死的念头,你心里应该明白,你说,她是那种为情所困的女孩吗?有必要自杀吗?你心里应该清楚,艾茉恨你,恨令仪,绝不会为了你们两个去自杀的。”

他沉默着不说话,依然装哑巴。

我不禁激动起来:“顾邵民,你应该明白,如果不是你惹了艾茉,她不会有今天,现在她已经死了,你还想要替谁隐瞒什么?难道说你就要让艾茉白白含冤死去吗?枉艾茉还跟了你一场,她看错了你。”

顾邵民突然笑起来,笑容十分苦涩:“没错,我的确不算个男人,我被一个女人挟制着,行动上完全无法自由,我能做什么?我毫无反抗的能力。你们斗得过令仪吗?斗得过她老子令良吗?我知道你懂一点,也知道你认识几个高人,可是你们绝对斗不过令良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