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画符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亨立即变了脸:“昨天晚上我们还睡在一起呢,你怎么说变脸就变脸?又不是没有和你睡过。”

我看着他,气得说不出话来,手一甩,干脆跑到郭晓佳的房间里,和她一起挤了一晚。

第二天,张帆打电话给我,说是君姐那边问我考虑得如何,到底怎么打算给个回复。我当时就烦了,冲着张帆说道:“不要再因为这件事给我打电话了,我说过,我不会考虑的。”

出乎意料之外,张帆也没有劝我,反而说道:“那也行,反正你这件事就算我白管了!”他噗地一下倒比我先挂断了电话。

心里还是有点小小遗憾的,我想和张帆的友谊大概到此结束。

挂断了张帆的电话,我就赶到医院,今天是艾茉火化!

人的一生何其匆匆,转眼还在眼前的人顷刻化为灰烬,看着艾茉的遗体,艾茉的爸爸妈妈不免又是一场痛哭!

艾茉的骨灰抱了出来,灵堂上立即奏起哀乐,顾邵民特地还请了一帮僧侣,为艾茉超度。

往生咒念完,我站在顾邵民身后,见到他的衣服里面立刻跌出一个小纸条。仔细一看,却是一个尾指大小的纸人,从他身上飘飘摇摇地落到了地上。

我立刻推了一下顾邵民,示意他低头看。纸人落地之后,立刻变成了一堆灰烬被风吹走。

顾邵民的脸色立刻变了。

我对顾邵民说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?这是你老婆令仪监视你用的纸人。今天凑巧,这里有佛门中人念往生咒,大概对这东西有了影响,所以才现了形。它一现形就会自动燃烧。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你老婆掌握在手中了。”

顾邵民脸色惨白没有说话。

惭愧啊!幸亏我昨晚临时恶补,看了那一本不知是什么时候记载的《茅山记事》,当时看得我眼都花了,硬是强迫自己看进去的,全都是竖排字啊!

“你想不想摆脱你老婆对你的监视?”

顾邵民立即点点头说:“做梦都想,要不是她不肯,我早就和她离婚了!这种女人,我娶来简直就是祸害家门。前几天,我嫂子怀了孕,和她争了几句口角,没两天就流产了,这我怀疑就是这女人动的手脚,她的心太毒,自己生不了孩子巴不得别人也没孩子。”

令仪生不了孩子?

顾邵民点头解释:“就是上次她流产,因为孩子月份大了,伤了身子,医生说她很难再有了。”

难怪如此,所以令仪才恨死艾茉了吧!可是谁让她大着肚子带人去打艾茉呢?

这怪得了谁?

顾邵民又说:“上次她带人去捉我的奸,当时也带了我嫂子,过后她说是我嫂子把她推到地上导致她没了孩子的。所以她要让她也没了孩子。她还说,她对我嫂子算是客气的,没有要她的命。”

我点点头,不禁讥讽地笑道:“没错,她对你嫂子的确算客气的,至少她只要她孩子的命,没有要她的命。你看你老婆,还是很会照顾你家里人的嘛。”

顾邵民沉默不语,其实我明白,换了哪一个男人,有了令仪这种老婆,大概也都会害怕的吧!

想到这里,我不禁又说:“你如果想摆脱你老婆对你的监视,就要废掉她这些害人的把戏。”

顾邵民摇头说:“不可能,她的本事怎么可能废得掉?”

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要知道,蓄养和操纵婴灵也是需要精气和元神的。你只要给我一样她贴身用的东西就行。”

顾邵民想了想,咬咬牙说:“行,我想办法给你弄来。”

晚上,我在房间里,拿着杏儿的发卡,参照《符咒经》上的符文,画了一张召唤符召唤出了杏儿。

这次对付杏儿我有了充分的把握,上次是因为过阴,她上了我的身,所以才给机会她。这次我是参照《符咒经》上的一种召唤术,画了符咒将她召唤来的。

杏儿很不情愿地来了,我闭着眼睛试图用意念告诉她,让她帮我在酒店打探吴全的消息。

杏儿一听是吴全就很害怕:“那是我们老板,我哪里敢惹他?他身上阳气也重,又有一股煞气,我、我不敢。”

“笨蛋,谁让你去靠近他?我只是让你在那里听他的心腹们说些什么,从这些话里得到一些资料。明白了吗?”

杏儿点点头,要溜走,我又喊住了她:“你只要这件事做得好,我就安排人超度你重新转世投胎,何苦滞留在阳间不走呢?”

杏儿害怕地说:“我也想去投胎,可是我连杀我的人是谁都不知道,到时候去了地府问我问题回答不出来,一样也是苦苦等待,倒不如呆在人间了。”

我不禁叹口气告诉她:“不行的,在这阴阳之间呆久了,你就会变成厉鬼的,到时候,只会有高人来收了你去炼化,何苦呆着了?早去早投胎多好啊!”

杏儿点点头,伤心难过的说:“能投胎当然好,但愿我能投在一个好一点的家,至少不要像从前那样,爸爸妈妈眼里都没有女儿一样。”

“你去吧,也不要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,投胎再好,还是要自己珍惜啊!”

想到艾茉,我突然想,既然我能把杏儿召唤来,不如我召唤艾茉试试。

杏儿这小鬼太弱,不知道艾茉如何。

杏儿一走,就有人敲我的房门了,我想这个时候来找我的,一定是赵亨,于是没好气地说道:“”门没关,自己进来。

门被推开,才发现是赵先生。

我一脸尴尬地站起来,赵先生看了看我桌子上的《符咒经》,一脸惊讶地说:“你看得懂这上面的字?”

我点点头,莫名地看着他。

赵先生这个时候拿起这本书,又问我:“你刚才是不是用了鬼魂召唤术?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。

赵先生无比惊讶地看着我说:“你都是自己看懂的么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就不担心会出错吗?为什么之前不问问我呢?”

我嗫嚅道:“我觉得这些很简单啊!只是照着画而已。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
赵先生带点急切地说道:“那你再画一张给我看看。”

我不明白,不过还是提笔画了一幅。画符咒有什么稀奇的啊,上次我就照着归真老道的符画了一张了啊!

赵先生拿起我画的符,似乎非常激动,看看符又看看我,眉目之间露出喜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