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近距离接触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女孩子说话的腔调太无礼,我真不想理她。

不管我说是还是不是,都显得不合适,于是我就只是看了她一眼,然后就继续往前走。

没想到她居然拦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冲着赵亨说道:“你新交的女朋友好大的架子啊!连话都不和人说,这是什么尊贵人物啊!”

本来我就头疼,心里也感到发烦,这个女孩拦着我的去路,我就更不耐烦了:“让开!给我让开!”

“不让,我就不让,这路又不是你家,我就要站在这里。”

看到她这样,我心里简直是一万个草泥马在咆哮了,妈的我又不是男孩子,你在我面前撒娇有用吗?

我板着脸往旁边走了几步,结果她又故意拦住我的去路。

真是贱啊!

我也不想理她,直接看着赵亨说:“叫她给我让路。”

赵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犹豫地看了一眼那女的,没想到那个女的直接对着赵亨扬了扬下巴,非常得意的说:“你说情也没用,我就是不让开。”

到了这个时候我就真是忍不住了,一把狠狠推开她,结果她早有准备,一下子抓住我反而把我往旁边一推,我一下子就被推到旁边的大理石地面上了。

当时正是商场门口的广场上,人又多,一看到我们这样子,眨眼的功夫就围了许多人。

赵亨连忙上来扶我,对着那个女孩就吼了起来:“你怎么回事,说话就说话,怎么动手呢?”

对方说:“我怎么没有好好说话啊,是你这个新女朋友先动手的,你看清楚了没有,哼,真是典型的有了新人忘旧人啊!”

我的手掌已经蹭破了一层皮,沙子密密麻麻的嵌在肉里面疼死我了。

本来头就感到发晕,此刻我胸部泛起一阵恶心,只觉得翻江倒海的难受。

我连忙推开赵亨,低着头想吐,却只是作呕,就是吐不出来。

这小婊砸看在眼里更高兴了,阴阳怪气地说:“难怪不要莹莹了,原来这个肚子里已经有了货色啊!”

赵亨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?闭上你的嘴巴!”

我气愤得浑身发抖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精神,一下子站起来,几步走到她面前,一巴掌就狠狠打了过去。

对方还要冲过来,赵亨连忙上前一把拦住。

小婊砸转头对着那个一直在旁边没出声的女孩说:“莹莹你快帮我打她啊!妈的赵亨翻脸就不认人……”

原来这个就是莹莹啊!看来这是赵亨的旧欢啊!

我讥讽地看了赵亨一眼,转身就走,也不管他们在后面怎么乱作一团。

走了没多远,赵亨还是追上来了!

他气喘吁吁地拉着我说:“红豆,你别生气,我也不知道她们是这种人,说实话我都不记得她们了!”

我一把甩开他,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结果他硬是跟着上来。

其实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和他说话了,不知道怎么搞的,我的头晕晕乎乎难受极了!

赵亨看我不舒服的样子,连忙说:“好了我不说话了,你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啊。”

我也确实是感到难受极了,那种滋味就好像知道自己要病了,却偏偏没办法,只有等着病痛的到来。

他又对我说:“要不,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,你也别听我爸的,生了病哪能不去医院呢?”

我摆摆手,根本就不想说话。

车子一会儿就到了赵家,赵亨把我扶下车的时候,我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。

不行啊,今天晚上还说好了要去顾邵民家里,我这个时候如果生病晚上怎么办呢?

勉强着走进我的房间,洗了洗手,我一下子就倒在床上。

我闭着眼睛,听到赵亨还犹犹豫豫地在我的床前徘徊。

他轻声对我说:“红豆,要不要我给你倒杯热水来?”

我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,就听到他说:“我倒了水来了,你喝一口吧。”

赵亨把我扶起来,将水杯轻轻送到我嘴唇边,微热的白开水喝进口,不是那么烫,杯子外缘却是冰凉的。我知道他是放到水里浸凉了。

他轻声对我说:“红豆,你先睡一会儿吧,要是实在不舒服还是跟我一起去医院里啊!”

我点点头,闭上眼睛沉沉睡去。

睡了不知多久,睁开眼,我发现我在医院的长廊上,窗外是黑压压的夜晚,病房里的病人都闭着眼睛睡着了。

凄厉的猫叫声在我耳旁响起,我的眼前急速地闪过艾茉的身影,她好像在躲藏,在逃避。仓皇的脚步声带着回音,是那么的空洞!

洗手间的水龙头在滴答滴答的滴着水,长长的脚印带着湿痕延伸向天台。

我走上天台,只看到艾茉无神的眼睛!

她的身体往后一倒,突然坠下了天台。

艾茉,我立即睁开眼坐了起来,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!

几点钟了?

赵亨就在我旁边趴着,此时也抬起头来。

我连忙抓过他的手表一看,已经六点多钟了,我居然睡了整整一个大白天。

好在头也不那么疼了,身上也感觉到一阵轻松。

我连忙下床换衣服,赵亨拦住我说:“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要去顾邵民家吗?”

“就是因为我不舒服才更要去啊!”我推开他说:“要是再拖下去,谁知道令仪还会用什么害人的法子。”

赵亨一脸的无奈,好在他也没多说什么。

他开着车直接将我带到了顾邵民家那个小区里。、

打了顾邵民的电话,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。

等了没几分钟,就看到他的车开过来。

我们跟着顾邵民的车进了小区,进门的时候稍微拦了一下,顾邵民在前面伸出头来对门卫说我们是他的朋友,这才放行。

要不是他,看来我们想进来还是很难的。

这个小区不是很大,但是相应的健身区和中心花坛都有。

找了个位置停好车,顾邵民就指着中间一栋楼房告诉我们,那层楼的最高一层就是他家。我一看,一共十一层楼啊,最上面一层都是属于复式楼啊!

就他们两个人,住一栋100多平方的复式楼,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!

我问他:“你老婆现在在家吗?”、

他打了个电话,然后对我们点头说令仪在家。

我对他说“好吧,那没你的事了,你先上去吧,有事我们再找你。”

顾邵民走了,我抬头看着楼顶,那么高,我哪里看的清楚了?

我对赵亨说:“要是有个望远镜就好了,那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”

赵亨却说:“现在临时去哪里买啊。就算买了,你站在这里对着人家家里看,马上就会有人来管。这小区治安不错。就这一会儿功夫,我都看到几个保安走过去了。”

我一看,还真是。

赵亨说:“我们就在这里等到半夜?要是令仪今天晚上什么都没做那怎么办?”

我瞪了他一眼:“落空也要在这里守着,守株待兔你懂不懂?就算等不到也能等只兔子。”

(⊙o⊙)…,迈嘎,我也是急了,怎么说出这么不通的话来!

果然,赵亨一下子笑了起来:“那成语是这个意思吗?亏你还是大学生,你白读了书的。”

我郁闷急了,一个字都不想说。坐在中央的小花坛,望着令仪的家发愁。

要是现在我能有传说中的飞檐走壁多好,那就可以轻轻松松地近距离观察令仪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