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这事就算完了!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亨对我说:“别傻坐在这里了,咱们走一走或者换个地方吧。”

我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他朝旁边的路灯努了努嘴说:“这上面都有监控摄像头,人物业要是看到我们老坐在这里,肯定会觉得纳闷,到时候肯定要来问我们。再说了,你坐在这里不动,令仪万一在阳台上,不是一下子就看到你呢?走动走动吧,边走边想,说不定可以想到办法的。”

他说的有理,于是我站起来,和赵亨好像情侣一般地在这个小花园溜达。

赵亨又说:“她住得高你也不一定非要爬上去看啊,说不定她根本就不下楼,我看你一点准备都没有,她不是有那猫和布娃娃吗?你有什么?”

我意外地看了赵亨一眼,觉得他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。我点点头,心里想,的确啊,我自己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就跑到这里来,就算看到令仪弄鬼,那也只是打草惊蛇,我能把她捉住送进警察局吗?不可能啊!说不定人家还会说我是神经病了!

正想着,我突然看到前面的小土坡下有一个配电室。

这是个人工的小土坡,上面还有假山什么的,配电室就做在这个土坡的肚子里,开着一个铁门,铁门上还有个小窗户,里面黑黝黝的。

这个小区很干净,每个楼房前都有那种带盖的垃圾桶,其他地方要么就是停着车子,要么就是绿化,如果有人想藏东西,这里倒是个好地方。

看了看周围,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,没人注意到我和赵亨。

我示意他往那里走,赵亨立即拉住我的手,抢先一步就走过去。

这个门有一把铁插销,插销上挂着一把锁。门上的小窗户上配着玻璃,从外面看过去,里面没灯,黑黢黢的。

我凑近了玻璃往里面看,里面放着一个高高大大的配电柜,其实没有多大的空余地方。

可是,在最旁边的地上,有两点绿莹莹的光芒正在慢慢移动。

突然,一张猫脸出现在玻璃窗上,压扁了的脸看上去邪恶极了!

吓死我了,出于本能反应我连忙后退,脚一歪,差点就要跌倒,正好落在赵亨的怀抱里。

此时,赵亨也已经看到了那只邪恶的猫,它的一双眼睛就那样从里面盯着我们,我敢打赌,如果他能吃人的话,说不定会像吃老鼠那样吃掉我们。

我感到赵亨也很紧张,他紧紧抓住我的手,盯着那只黑猫,嘴里还安慰我:“别怕,它在里面出不来。”

我摇头说:“我不怕,我倒是想要让它出来。”

赵亨不解。

我对他说:“它再怎么邪恶也只是猫,就算有一颗人的灵魂也还是只猫,怕什么?我现在怀疑那个布娃娃说不定也和它一起都藏在里面,如果能够两样东西都捉住了,我还担心令仪干什么?”

再说,今天出门我就考虑到了晚上有寒气,身上穿得也都很厚,只要护住手和脸,这猫就算扑倒身上也不吓人。

命都差点被人害了,我还怕一只猫!

我轻轻拉动门上的铁栓,栓子下是一把挂锁。

用力一掰动,这把锁居然没有完全锁住,轻轻一扭就开了。

赵亨示意我让开,他在前面。

他轻轻拉开一条门缝,那只猫立即就跳到地上,从门缝里钻。

赵亨立即压住门,把它的半截身子紧紧压在门里面。

凄惨的猫叫声立刻响起来,我估计整个小区都听到了。

我吓得魂都要飞了,他这样不是闹得大家都听到了吗?令仪和顾邵民的家就在旁边的一栋楼,站在阳台上都可以听到啊!

赵亨俊秀的脸上也显出一种少见的狠辣,他死死地将铁门用力往猫身上压,最后那只猫的叫声越来越低,低到后来已经是奄奄一息了。

我使劲打了一下赵亨,拉开他,低声喝道:“你干什么啊,这不是闹得大家听到了吗?”

他这才放开铁门,用脚尖一挑,就把那只猫挑到了一边,那只猫已经只剩一口气了,此时看上去和普通的猫也没什么区别,就是浑身都是黑色,没有一根杂毛。

赵亨打开铁门,靠右手的墙角处有个藤篮,里面放着一只布娃娃,赫然就是我看到的那只布娃娃。

他拎起藤篮拉住我就走。

我往上看了一眼,顾邵民家的阳台上已经站着一个人影,从屋里透出的光看来,就是令仪。

她站在那里看着我们,看不清神情和脸部,却没有任何动作。

这时,迎面已经有一个小区门卫走过来了,问赵亨刚才在干什么,怎么猫叫得那么厉害。

赵亨不慌不忙地举起藤篮给他们看,说:“家里的娃娃莫名其妙就不见了。这猫好像中了邪一样,守着这娃娃就是不让我们拿,还差点抓伤了我们,没办法,只有伤了它。”

小区门卫点头说道:“没错,这猫邪门得很,每天守着这个布娃娃,我们也不知道它是哪来的,楼上有个女人还经常拿东西喂它,又和我们说情,才让它待在这里的。你们赶快走吧。免得待会那女人找我们投诉你们还不好。”

赵亨连忙笑着道了谢,拉着我就往停车位走。

回到赵家,赵先生听了之后连连摇头。

我问赵先生:“会不会打草惊蛇?这下令仪肯定知道了。”

赵先生说:“她老公不是说拿一样她的贴身物品给你们,给了你吗?”

我点头拿了出来。

赵先生见了那条项链,细细端详了很久,又仔细看了看那个布娃娃。

他突然把布娃娃反过来,拉开背上衣服的拉链,从里面掏出一张折成六角形的一张黄色符纸。

他打开看了看,然后摇头,拿了一盒火柴,点燃了这张符纸。

赵先生提笔想画符,想了想指着我说:“你去把那本《符咒经》找来,里面有一种符咒,是对付施术者的反噬咒,去照样画一个来。”

我连忙按照他说的找来书,凭着连猜带蒙,终于找到了他说的那个反噬咒,依样画了出来给他。

赵先生拿了后,点点头,也折叠成一个三角形,连着这条项链塞到了布娃娃的衣服里面。

“行了,这事就算完了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提起布娃娃,他就上了楼。

我看着赵亨,觉得好像挺简单的,就这么完了?

赵亨看着我,也说了句:“就这么算完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