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布阵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我醒来的时候,鼻子里就闻到一股臭气,让人都想吐。

睁开眼睛,我已经双手被反绑,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。

这个屋子非常简陋,而且旁边有一个大粪坑。是那种最原始的一种大缸,上面还架着一块木板。我看了一眼就恶心得不想再看。

这间屋子的最上面还有一个豆腐块大小的窗户,清冷的月色从窗子里照进来,周围安静极了。

我挣扎着爬起来,用力去踹门。

门是木板拼成的,下面还有缺口,按道理说不会那么结实,可是这门就是不开。

踢了几下,我明白了,这门本身就是从里面往外面关的,我这样踢,肯定没用。

我又用脚从下面捞,还是没用,这门虽然是里面关着的,可是被人从外面锁上。不管我怎么弄就是不开。

随身物品都已经没有了,手机也被人搜去。冷静下来,我想,会有谁做得出绑架我这件事呢?

我一下就想到吴全身上去了,绑架这种事情,也只有他们才做得出来。看来是吴君见我一直不答应,于是就做出这种龌龊事来。

鼻子里嗅到的臭气难受死了,简直要将我熏昏。

我大声喊起来,叫了几声没人答应。

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!

我的心里慌张极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既然把我弄到这里来,肯定会来见我的,不过在这种臭地方过一晚还真是难受啊!

为什么会没有人看守我呢?

难道说,不应该有人看守我,等到我醒来就进来见我吗?而不是这样任由我大喊大叫不管我?

我的心里慌张极了,立即就想到了一恒,如果这个时候一恒能够出现就好了!

不是说一恒和我之间已经有了血契,我有了危险他应该知道的吗?为什么他没有出现呢?

无论如何,我是不想在这个臭地方呆上一晚的。

我看着那个大粪坑,走近去,大喊一声,然后一脚就把缸上面的木板踢了进去。只听“噗”地一声闷响,木板全部陷乐乐进去。

我又感激躲在门边等待着。

果然,就听到有人问:“怎么回事?这丫头不会是让自己掉进粪坑里去了吧?”

“怎么会?哪有那么笨的。”

“可是好久都没听到声音了。要不打开门看看?”

“好,那去看看吧。”

脚步声渐渐向我这边走来,我连忙屏息静气躲在旁边。

门上显然绕着铁链,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传来,对方打开了门。

他也没马上进来,而是站在门口用手电照了照,一下子就看到了粪缸上没有跳板。他哎呀了一声,捂着鼻子就走了进来。

我对准他的屁股狠狠一踢,一下就把他踢进了粪缸里,然后连忙跑了出去。

一出去,就看到我的对面停着一辆小车,车里面坐着一个男人,一只手里夹着烟,从窗户里伸出来。此刻见我跑出来,连忙下车来追我。

我连忙往旁边跑,反正只要是路就走。

这里大概是野外,眼前全部是一片菜地。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。

我跌跌撞撞地跑着,心里急的要命,奈何双手被反绑在后面,加上腿伤刚好,用不了力,还是很快就被赶上了。

“臭丫头,往哪里跑?”对方身后就要来抓我。

我转过身,又是一脚踢了过去,却被对方拉着腿一扯,跌倒在地上。

我尖叫起来,两条腿不停地乱踢乱瞪,反正我是绝不愿再被人挟制了。

一个身影突然扑来,我被搂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。

是一恒?

我抬头一看,果然,月光下,是一恒的脸。

“你怎么才来啊!”我又欢喜又难过,哇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一恒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:“没事的,别怕我来了就不用怕了!”

他帮我解开绑着的双手,拉着我就向前跑。

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看到追我的人一直在后面追着,可就是追不到我们。

跑了一段路之后,一恒拉着我突然停住了。

我奇怪地问他怎么了。

一恒皱着眉头说:“这里被人布了阵,我走不出去。”

我惊慌地看着四周,这才发现在地上隐约有石头有规律地排成一个圆圈,在每块石头的下面,都压着一块符纸。

黑漆漆的原野里,立刻从远方驰来一辆豪华的小车,停在了不远处。

车门打开,竟然是张帆和君姐双双下来。

张帆穿着一身八卦道袍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手里拿着一个罗盘,只是盯着一恒。

而君姐,则是一脸的得意。

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狐狸毛大衣,露出两条纤细的美腿。

看到一恒,她眼中闪过一抹高兴,随即笑道:“我说了,怎么可能这么出色的男生我怎么找都找不到?原来是个鬼啊!”

“一恒,快走,你快走!”

无论如何,我也知道了不妥,张帆和君姐居然能在一起,联想到我晚上被关在粪坑里,眼下周围又摆了这么一个局。

传说大粪可以使鬼现形,可是一恒用的是赵亨的身体,怎么现形呢?

“张帆,你要干什么?”

我瞪着他,连忙拦在了一恒面前。

张帆冷笑地看着我:“红豆,你真傻,他是个鬼啊!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鬼。你为了他,连你舅舅都不管,你怎么这么糊涂呢?”

他一边说,一边围着这个阵法走动,将每一块石头下压着的符纸点燃,一恒渐渐发出痛苦的声音,抱着头开始痛苦地嚎叫起来。

“一恒、一恒,你怎么了?”我抱住他,眼泪不禁流了出来。他拼命地挣扎摆脱我,嘴里还喊道:“快走,不要管我。”

我的心只觉得疼极了!

看着一恒这么痛苦的样子,我的心慌乱极了!

我想了想,连忙冲向周围那些石头,抢过一张符纸,用脚踩熄。

张帆冷笑道:“没用的,一旦符纸点燃,阵法就会启动,他将会魂飞魄散,再也不会出来害人了!”

我没时间和张帆废话,又跑向另一块石头,可是还没等我靠近,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震开。

“没有用的红豆,阵法已经启动,除非他魂飞魄散,否则我绝不停下。”

张帆手持罗盘,嘴里念念有词:人来占你魂;自叫自承担;无仇兼无恨;难为定石坟;玄门阴阳咒;管教你承受;叫魂飞魄散;管教你承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