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天眼现形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到一恒受苦的样子,我的心简直都要碎了,此刻真恨不得我有十八般本领,好好地和张帆斗上一斗。

我后悔了,如果在赵先生教我的时候,多问问有关于对付道门中人的办法,是不是此刻就能阻拦张帆呢?

张老先生只不过是一个村子里的风水先生,只会堪坟看事,张帆再厉害,也只是比神棍算命之类的家伙强不了多少,什么时候学会了布阵使咒?

他又是什么时候发现一恒附身在赵亨的身上?

太多太多的疑问我来不及思索,看到一恒抱着头在地上痛苦地喘息,我忍不住扑向一恒,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。

“一恒,你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你?你说,说出来我一定会去做。”

我的心里还有一丝希望,一恒也是地府的阎君,怎么能就这么被张帆制约呢?他不该如此脆弱,也不该这么容易就堕入了张帆的圈套。

可是当我抱起一恒的时候,一恒浑身如遭重击,他用力推开我,好像在躲避什么。

“一恒?你怎么啦?”我知道,一恒是在怪我吗?他是为了救我才陷入这种危险的处境,如果不是为了救我,他压根就不会受到这样的痛苦。

“红豆,出来,否则的话,这五行驱邪灵符阵对你也会有损伤的。”张帆在阵外高声对我说:“你不要忘了你是一个人,怎么能把自己和鬼混淆在一起呢?我看你真是疯了,你是被他那张脸迷住了吗?”

一恒这时勉力对我说道:“红豆,你、你手上的水晶……”他指着水晶艰难地说道:“扔掉!快扔掉!”

我手上的白水晶是今天宋真送给我的,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古怪?来不及多想,我立即摘下水晶,照着张帆的脸扔了过去。

张帆立即闪开,水晶珠串落在地上,发出一阵清碎的声音。

看到我丢出水晶,张帆怒道:“红豆,你太不识好歹了,我千辛万苦求得这串水晶,专为辟邪压祟,你现在居然一点都不珍惜。”

原来水晶和他有关联。

我厌恶地看着张帆,如果我手里有枪,我一定会照着他开枪!谁要他管我的闲事了!我愿意和一个鬼魂在一起与他有什么相干。

我与一恒相识在他之前,与一恒有情也在他之前,我从未对张帆有过什么暗示,为什么他就一定要拆散我和一恒呢?

“张帆你给我听着,一恒今日若是有什么好歹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张帆立即变色说道:“红豆,你要知道,我并不想置你于死地。你赶快出来,何苦和一个鬼魅纠缠在一起呢?”

对于他这句话,我只是报以嗤笑,坚定而轻蔑的告诉他:“他生我生,他死我死!绝不独活!”

他背后的吴君顿时咯咯笑了起来,轻佻地说道:“哎哎呀,当真是爱得死去活来啊!张帆啊张帆,你真是枉为小人了!”

张帆脸上掠过忿色,再不多话。只是加快了步伐,手里持着罗盘念念有词,一圈又一圈地绕着。

丢掉水晶珠串之后,一恒的精神显然好了许多。

他从地上盘膝坐起,双手交叠,抱心守元。

张帆的咒声响起,一恒右臂曲起,并起食中二指,指向张帆。

从他的双指之间,立即有一道白光对准张帆激射而去,张帆连忙避过,白光打在张帆旁边的地上,激起一片灰尘。

一恒一击得中,也不停留,连着出招,一道道白光打在了压着符咒的石头之上。

坚硬的石头贲裂开来,一粒粒小石子向四周激射,吴君哎哟一声,连忙躲进了车里。

张帆狼狈地一边躲避一边愤怒地对我叫道:“我本来只想把他逼出赵亨的身体之外,红豆你再不拦住他,休怪我不顾赵亨的性命了。”

“得了吧,别口口声声说得好听,赵亨的事情轮不到你管。”

张帆大声喊道:“好,轮不到我来管,赵先生,您该出来了吧!好好看看你儿子,他已经成了他人的寄体了。”

赵先生穿着一身道袍出现在前方,他一步步走过来,停在我们面前,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们。

他沉声问道:“红豆,赵亨呢?”

不等我回答,他又自顾自地说道:“今天你出门之后,我们就接到电话,说你出了事。赶过去才发现原来是张帆等着我们。”

“张帆说,赵亨的身体里现在已经住了另一个灵魂,是一个鬼,赵亨不信。红豆,是真的吗?”

我看着赵先生,说不出话来。

赵先生看着一恒,眼神不住闪烁,他缓缓说道:“今天出门的时候,赵亨穿的是一件灰色的夹克衫,下面穿的是一条黑色运动裤,为什么现在这个人的打扮和赵亨的一模一样呢?”

我嘴唇蠕动,却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
一恒慢慢伸手握住我的手,暗示我不要慌张。

赵先生突然从背后抽出一把桃木剑,对准了一恒,厉声喝道:“说,你到底是谁?我的儿子哪里去呢?”

我慌张地急忙挡在一恒面前对他说道:“您千万不要误会,我们绝对无意伤害赵亨。”

“我的儿子哪里去了?”赵先生又厉声问了一遍,他突然并起双指,对准自己的额头用力一戳!一个滴溜溜的眼珠子就出现在赵先生的额头上。

这只眼睛立刻定住,一道白光射向我,我只觉得眼前一片烧灼,白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。一恒急忙将我扯到一边,挡在了我的面前。

这道光芒立即又刺向一恒,他握住我的手颤抖了一下,身子也后退了一步,脸色略微苍白。

“赵先生,求求您,他并没有害赵亨啊!”我只有苦苦哀求赵先生,希望他能生出恻隐之心,放过一恒。

赵先生愤怒地对我说道:“他如果没有害他,那我儿子现在去那里呢?我的儿子呢?方才我已经看出来了,他已经占了我儿子的身体,你们两个是联合起来害了我的儿子吗?枉我对你信任,还有心传授你道法,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