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石像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恒走了!

我的面前是赵亨!

我呆呆地看着赵亨,突然的变化让我无法对面前的一切做出反应。

夜风徐徐吹来,赵亨的眼睫毛扑闪了一下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看见我,眼神中有着迷惘和惊讶!

赵先生激动地一把推开了我,惊喜地抱着赵亨,连声喊道:“儿子、儿子。你醒了?你怎么样?”

赵亨捂着胸口皱眉大叫,然后说道:“这是什么鬼地方?我怎么在这里?哎哟!我的心口怎么这么疼?”

又突然叫了一声:“啊!我的手上怎么有一个这么大的洞!好疼!丑死了!”

赵先生怒视着我,对赵亨说:“儿子,回去,老爸给你去医治。”

我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赵亨,想着一恒已经离开了我,心里的痛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赵亨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:“红豆,你怎么这付丑样,是谁打的你?”

这里已经没有我想要关心的人了,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

我木着脸站起来,转身要走,赵亨却一把拉住我,急声说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事?我记得你被绑架了,我要来救你。红豆你怎么呢?你是不是生气我来晚了?”
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我来告诉你,你面前的这个女人装神弄鬼,和一个鬼勾结在一起,上了你的身,要不是我们发现得早,可怜你被鬼吃了都没人知道。到时候,你的所有财产都会落入这个女人和那个鬼的口袋里!”

吴君得意极了,她的援军到来,眼前的危险也都远去,她又是人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君姐!

她的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,一个是她的大哥吴全,一个是面目平庸的中年人,平头矮个,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。我想这个大概就是她刚才口中喊着的令先生。

在我所知姓令的人里面,大概就是令良吧!

令良的视线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停留了一圈,然后微笑颌首对赵先生说:“赵先生的天眼的确不同凡响,厉害厉害啊!”

赵先生淡淡一笑说道:“令先生的法器也是不同凡响啊!三国孟德剑、开光白水晶,再加上正一教的玄门灭阴咒,真是好生厉害啊!”

听到赵先生的话,我不禁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令良!

这么说来,张帆今晚所做的一切都和他有关?

难怪张帆会变得如此厉害!原来是有人在一旁暗中帮助指使,可是令良、令良!我和你毫无冤仇,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和一恒?

我的目光如剑一般刺向令良,令良面无表情地瞪着我,既是回答赵先生的话,也是有意向我宣告:“以鬼魅之道加害与人,我道门中人见了,岂能置之度外?就算是拼了这无用之身,也要让这世上清气长存,鬼怪无容身之处!”

哈哈,真好笑!

我讥诮地对他说:“你自认为是正义的化身,怎么你身边的这两个人,一个放高利贷靠黑道起家,一个养小白脸靠拉皮条混迹风月场。还有你的女儿,使用邪术害人性命,你身边的正人君子还真是多啊!呵呵!”

吴君听了,怒视着我,骂了一句:“贱人,到了这地步嘴巴还这么硬,真是找打!”

她上前就要打我,却被张帆急忙拦住。

“红豆,不许胡说!”张帆紧张地对令良和吴全兄妹说道:“请三位不要计较,她中了那个鬼的迷惑,到现在还没能完全清醒过来。这还要多谢令先生,要不是令先生古道热肠,伸出援手,恐怕她的心智早已经迷失了。”

“滚,张帆,我和你毫无干系,也不需要你替我说话。”

我站起身,狠狠瞪了张帆一眼,他身上的道袍也早已撕裂,虽然狼狈却并没有受到重伤。

我转身向前走去,我要离开这一群讨厌的人,不、不只是讨厌!

他们是我的仇人!

今日我所受的,他日我必将一一索取回来!

我向前一步步走着,虽然身上、脸上、手上,浑身都痛得厉害!可是我绝不允许自己在这些人面前露出丝毫软弱。

我挺直了背脊,朝着曙光微露的前方一步步迈过去。

“红豆,你别走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他们说的我不信。我只信你说的。”赵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提醒了我!

我回头,看着他不解迷惑的面容,含笑说道:“对不起,赵亨,我骗了你,我们之间的一切你就都忘了吧,我喜欢的、爱的也一直是一恒,录影里的人也是一恒,是他化作你的样子,我爱的只有一恒,抱歉!”

说完这一切,我快步离去。

赵亨的怒吼声随着风声送来:“李红豆,你这个混账!”

赵亨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

风很大,它吹干了我眼中的泪!

我在心里默默念着,这里所有的人,我唯一觉得抱歉的只有你!

走了一段路之后,竟然发现这里是李家村和赵家村之间的一块荒野。

我仔细辨认了方向,一步步朝着李家村的方向走去。

口渴得厉害,头也晕眩极了!

脚下是荒凉的野地,天气寒冷,都冻得发硬了!

我依着记忆里的路继续走着,终于看到前方有一条小河蜿蜒流淌。

小河边的泥土都已经干裂成龟纹状,枯枝和树叶淤泥在岸边。河面波纹粼粼。我掬水喝了几口河水,虽然冰凉,却让我顿时清醒过来。

我坐在河边良久,细细思考着以后的日子。

恢复了体力之后,我继续往前走去。

赵家村和李家村中间隔着一条河,所幸我在赵家村的上游,走了一段路之后,河面上有一座简陋的隐桥。

所谓隐桥,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人做在河水当中的桥,用数块平整的大石头,放在河里作为踏板。夏季时被水面掩盖,冬季枯水季节则露出水面。

我过了河,向着李家村的方向又走了一段路,发现自己站在五亩地的这一片荒地上。

野草丛生,荒凉之极,间或有几块石碑断裂倒落在无主的孤坟上。

风呼呼地吹着,我一步步走过,目光在草丛间寻觅。

五亩地,会不会就是通往阴司的一个入口?

一恒身边的两个千年老鬼不是就住在这里的吗?我能不能在这里得到一恒的消息呢?

一个荒凉的土包上,有一个断成两截的石碑,还有两个碎裂的石像,也许因为年深久远,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石像,只残留了两个底座在墓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