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陌生人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其实,我曾经无数次渴盼自己的爸爸有一天能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,对我说要接我回家。

妈妈已经没有了,爸爸是我最亲的人。可是这么多年来,他实在是让我失望之极!

小时候还会为他找借口,认为爸爸太忙,忙着赚钱,所以还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期盼他的到来。可是带头来终究是一次次的落空。

长大了之后,渐渐懂得了人事,就明白自己是被遗弃的那一个了!

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内疚和愧恨,可惜这些我统统不需要。

也许,一恒的离去让我的心情也恶劣极了,以至于我将心里的怒气都对着他统统发泄了出来。

“你给我走吧,这里不需要你的,以后你也不要来了!”

他站在原地良久,一直默默听着我的训斥,最后才低下头,一句也没有分辨地走了出去。

他一走,外婆就对我叹气说道:“你呀!虽然我心里对他是有怨气,可是他到底是你爸爸,你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他啊!”

我嘟着嘴对外婆说:“那您刚才怎么不拦住我?其实您也恨他吧。”

我又好气地攀住外婆的手臂说道:“外婆,到底我爸和我妈是怎么认识的?为什么那么多人生孩子都没事,怎么我妈生我的时候就难产呢?”

外婆垂下了眼睛,很不情愿地说:“算了,都过去了!就不要再提了!”

我知道,我的话一定让外婆又想起了当初的伤心事,于是也连忙住嘴不说。

舅舅从外面买回了排骨,外婆给我炖了排骨莲藕汤。

他们都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对于赵家人也只字不提,可是我心里明白,他们一定都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。

我反复回想着马脸老鬼和我说的话,九转阴阳还魂丹,那是个什么东西呢?就字面上所能理解的意思,应该就是可以帮到一恒的吧!

我是李家人,就应该知道这个东西吗?

其实说起来真是惭愧,我连我爸爸的名字都不知道,也没有打听过。似乎我真的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

下午的时候,舅舅骑着自行车出去了,说是到集贸市场上看看,有没有好的鱼肉,马上就要过年了,也要开始准备年货了。

舅舅出去没一会儿,那个人——我爸爸他又来了!

他开着一辆马自达的越野车停在外婆家门前。看着我坐在门口,笑呵呵地和我打招呼,好像没事人一样。

我也不理他,就那样看着他。

他从车上拎下来几个大塑料袋,外婆这时也从屋里走出来,看着他说:“在田啊!你这又是在干什么啊!”

在田?我的耳朵顿时竖起来了,听这名字,应该是和村里舅舅们都是一个辈分的啊!这是巧合还是?

他笑眯眯地对外婆说:“这不是快过年了吗?我给您带来一些年货,这里是鱼,这是肉,这里还有一点干货和其他,您看着行不行,要是还缺了什么您和我说,我给您买回来。”

外婆看着地上一大堆的东西,估计心也软了,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下来:“唉,你自己也忙,何必老往外面这里跑。”

“妈,我好不容易混出点人样来,您总得让我尽点孝心吧。从前是我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,现在您就不要拒绝我了。”

外婆没有做声,可是也没有拒绝,看得出,她已经被他的糖衣炮弹给俘虏了!

这时,富田舅舅突然开着车子匆匆停在我家门前,一见到我就着急地说:“三婆婆,红豆,不好了,你们家的锦田被人抓走了!”

“什么?富田,你慢慢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外婆一听舅舅被人抓走了,也着急了,连忙抓住富田舅舅的胳膊就问:“是谁抓走我家锦田的?为什么?怎么就不报警了?”

富田舅舅连忙说:“我已经报警了,估计没用,抓锦田的人说,锦田欠了他100万,说是一定要拿钱去赎,否则的话,过一周就要拿锦田的命抵债。”

外婆听了脸色吓得苍白,嘴里不说说:“怎么这样?怎么会这样啊!”

我抿紧嘴巴不出声,心里明白,这一定是吴君搞的鬼。

这时,一直在旁边不出声的这个人突然开口了:“锦田怎么可能会欠下100万呢?这中间是不是哪里弄错了?”

“是高利贷。”我听到我的声音说:“他们一起做的笼子,骗舅舅借了高利贷,现在又想要舅舅的命,实在是得理不饶人!”

富田舅舅惊讶地看着他说:“咦,在田,你回来了?这么多年都没见到你回来,你怎么样啊?现在在哪里发财?”

他微笑着对富田舅舅说:“是啊,过了这么多年,终于有时间回来看一看红豆,也是我对不住红豆和老人家,锦田出了什么事?是哪些人抓走的他?你知道地址吗?要不我去看看吧,看能不能说说好话,先把人放回来再说。”

我木然地开口说:“不用了,抓舅舅的人叫做吴全,专门从事放高利贷的生意,心狠手辣,说不定还有别的生意。你和他说情,还不如拿钱是正经。”

他惊讶地说:“你知道,是吴全?不过吴全这个人也没那么绝啊,我听外面的人都说他讲义气、重感情。至于心狠手辣,捞偏门的人肯定要心狠手辣,要是心肠软,早就不能活着坐到这个位置了!”

我抬起眼皮看着他:“你知道得这么清楚,你也是捞偏门的?”

他嘿嘿一笑,深深地看着我:“红豆,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!”

我没理他。

他又说:“我的事稍后再和你们解释,既然是吴全,我走一趟吧,看能不能把锦田带回来。”

外婆听了这话,连声感谢,富田舅舅也是说好。

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抱希望。

一恒让鬼撕烂了吴君的嘴巴,吴君一定非常恨我,她既然让人把舅舅抓走,肯定是为了对付我,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让他带回舅舅来了?

我站起来对他说:“你要去我也不拦你,不过我告诉你,吴全的妹妹恨我入骨。所以你最好别抱希望。”

他点头笑着答应,可是看上去却一点儿也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。

我转身走进屋里,关上门,拿出外婆给我的圆盒,摩挲着圆盒,心里想:一恒、怎么办?舅舅被他们抓走,吴君是一定要对付我,我该怎么对付她了?

我摸着圆盒,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袭来,有鬼在靠近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