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宋磁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怀里的圆盒都被我捂热了,可是一觉醒来,窗外还是深夜,我却依然没能见到一恒。

我躺在床上看着床顶绝望地想,如果还不能见到一恒我就到五亩地去睡觉,一直睡到见到一恒为止。

不是说我是他指定的通阴人吗?为什么我不能去地府呢?

这样想着,我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变轻了,可是我看到的却不是地府冥界。

我的眼前是一座小院,从拱形的院门进去,就看到一个装满了书籍的屋子,一位黄衣女子靠在临床的榻上,歪着头看书。

这个女孩年龄不大,大概只有十二三岁,却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人胚子了!

她乌黑的头发挽成双髻,松松地垂在脸颊两旁,如玉般的肌肤在阳光的照映下几乎透明。院落里种着一株梨花,洁白的花瓣盛开,微风中也带着浓郁的芳香。

看了一会儿,她微微皱眉,低声说道:“据这书上所记载,九星会和,气候大变,冬季雨雪连绵,来年紫微必将黯淡,帝星陨落?”

她右手握拳,依次伸出拇指食指,依次是中指无名指到尾指,嘴里念念有词。接着又曲起尾指,然后是无名指、中指,接着又到食指和拇指。好像在计算什么一样。

这样反复了数次之后,她似乎得出什么结果,眉间深有忧色,不停摇头低声叹息:“若真是这样,天下大乱,我大宋岂不危在旦夕?只是这时日尚早,也许有解救法子也未可知?”

她坐立不安,干脆出了阁楼,徘徊在梨树旁,看着梨花,若有所思。

“姑娘、姑娘!”一个娇俏的声音透着欢喜,急匆匆地跑进来一个绿衣丫鬟,年岁看起来比她只大了两三岁,喜滋滋地对她说道:“姑娘,今日府里有大喜事,姑娘可知道吗?”

黄衣女子脸上泛起红晕,淡淡一笑却不出声。

绿衣丫鬟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恍然大悟地说道:“是我糊涂了,上元夜姑娘还出去了的,姑娘对今日之事一定早已经知道了。”

黄衣女子只是低头轻笑,依然不做声。

绿衣丫鬟却不肯罢休,大惊小怪地说:“姑娘您知道赵公子是什么人吗?老爷瞒得我们好紧啊,连夫人都是今日才知道。”

黄衣女子不禁扬眉,眼中有问询之意。

绿衣丫鬟拍了一下巴掌惊讶地说道:“赵公子就是当今圣上的第三子啊!赵公子瞒得我们好苦,老爷也瞒得好苦啊!”

黄衣女子脸上顿现惊诧之意,显然也感到意外,不禁说道:“恒哥哥竟然是陛下的三皇子?”

绿衣丫鬟连连点头,显然是高兴之极。

黄衣女子却脸有忧色,喃喃说道: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当此时机,恒哥哥可如何是好。”

绿衣丫鬟不解地问道:“姑娘在担心什么啊?赵公子是三皇子难道不好吗?姑娘嫁给了赵公子,以后就是皇妃了,那可是大富大贵的命啊!”

微风中传来轻轻一声叹息:“傻绿萝,食君之禄为君分忧,身为皇家之人,更是要为国忧心啊!”

画面随着这一声叹息也渐渐远去,我慢慢睁开眼,发现自己还在外婆家的屋子里。

梦里见到的黄衣女子就是寅娘吧!

看她梦中说的话,难道说寅娘早就算到了日后的靖康之变?

寅娘姓李,我也姓李,马脸老鬼口口声声你们李家人,这李家到底是什么特别的李家?

天色已经大亮,我坐起身在床上发呆。

外婆在外面喊我,我起床出去,看到早饭都已经做好了,外婆亲自熬的八宝粥,配上新鲜摊好的鸡蛋软饼都已经放在桌子上了。

舅舅和他也坐在桌子旁边等着我。外婆招手说:“快点洗了口脸来吃东西,都什么时间了还睡啊!”

看到我出来,舅舅笑着说:“红豆啊,快过年了,今天舅舅和你一起出去逛逛街,给你买几件衣服吧。”

我看了一眼舅舅,淡淡问道:“你还有钱给我买衣服吗?你的店铺不是早就被人收走了?”

舅舅说:“给你买衣服的钱还是有的,你就别管了。”

我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只怕不是你的钱吧!”

舅舅看了一眼他,讪讪地笑道:“你真聪明,那好,那就让你爸爸陪你去吧。我就不去了。”

我一勺一勺地慢慢吃粥没有接话。

外婆这时也在旁边打着圆场:“红豆啊,你也不要怪你爸爸,他从前是没有时间来,顾不上看你,其实他也关心你的,你上学的手机就是你爸爸买了送给你的。他现在赚了一点小钱,想给你买几件过年的衣服,你就不要耍性子了,吃完了和你爸爸去,好好玩一玩啊!”

外婆的话也给他壮了胆子,连忙笑着讨好我说:“是啊,快过年了,我还想给你外婆也买件衣服,你外婆年纪大了,也不想出门,你和我一起去参考参考好吗?”

听了这话,我也有点心动了!就算我不稀罕新衣服,可是既然有人要给我买,给外婆买,我为什么不要呢?再说了,他是我爸爸,这么多年不看我,来给我买也是应该的。

我何必装什么清高骨气不要呢?我不要他的东西,说不定还会有人笑话我说我是傻帽,我的血管里流的是他的血,再怎么也避免不了我是他女儿的事实。

我点头答应道:“那好,那一会儿吃完了就出去吧。”

他听了大喜,顿时笑得合不拢嘴,看着他的笑容,我居然觉得自己答应他是对的。

我本来就没有几个亲人,既然有人愿意对我好,何必要拒绝呢?也许他的确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!为什么不给他和我自己一个机会呢?

吃过饭,我就坐上了他的车,又拉上了舅舅一起去逛街。

车上,舅舅问他这么多年到底在做什么。

他说,最先开始是跑海船,后来就学着跑海货,运一船瓷器到海外,赚的利润比在国内高多了。听到这里,我触动了心事,连忙问他:“瓷器在国外是不是很受欢迎啊?如果是古董的话就应该更受欢迎了吗?”

他说:“那肯定,瓷器本来就是中国的最出名,要是古董那就值大价钱了!”

“那,要是宋朝或者明朝的瓷器,比如小件的酒杯茶壶什么的,现在拿出去能值多少价格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