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还计较什么?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宋朝的瓷器那可是值大价钱啦!”他眉飞色舞地说道:“瓷器在宋朝那个时候,是工艺最繁荣昌盛的时候,什么汝窑、钧窑、定窑都是那个时候出名的。宋朝的瓷器花样多、釉色多、品种和类型也多。宋朝最普通的一把瓷壶,如今拿到市面上是十几万的价格,可是拿到国际上拍卖可以拍出数百万的价格。一个宋青花比什么元青花、明青花那可是值钱多了!”

听到他的话我的心顿时动了。一恒曾经告诉我过,附近一座山里有一座宋代的古墓,古墓中有不少珍贵的东西,到时候只要拿出一两件来拍卖,岂不是可以还清舅舅的高利贷了吗?

上次就想去的,可是因为腿伤没好被赵亨给拦住了,这次舅舅又被吴君逼债,怎么也要去试试。

舅舅说:“姐夫,听起来你对瓷器颇有研究啊!”

他摇头说道:“没有没有,我只懂一点皮毛而已。做瓷器哪能不懂得瓷器的历史呢?倒是你,我听说你之前做那个青铜器生意不错的,怎么就赔了呢?”

舅舅叹了口气,就将这次事情的本本末末都说给了他听。

说完之后舅舅也发愁:“虽说答应了宽限时日给我,可那是看你的面子,这过一个月之后我该怎么办呢?”

他也叹了口气没有说话。

我听到这里,想到他能把舅舅带回来倒是出乎我的意外,于是问他:“没有想到吴全居然卖你的面子,你怎么和吴全认识的呢?”

他也没有隐瞒我:“从前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,有一批货款没有收回来。那个时候吴全刚开始混,手头困难,只有帮人要债,我就请他帮忙,他帮我要回了货款,解了我的燃眉之急,我也付了他报酬,他的手边也周转得开了。不过虽说我和他有这笔交情,锦田的欠款我就帮不了什么忙了。在商言商,他也还要在人前做老大,我也不好让他减去多少。”

舅舅这时插嘴说道:“什么啊,我看那吴全还不错,讲道理,就是他那个妹子太不饶人。明明吴全开口了,打算只要我还本金30万就行了,可吴君那个臭婆娘非得在中间插一杠子,说什么不给我再涨利息就已经是讲情面了。我看,她就是不肯放过我们。”

“她不是不肯放过你,是不肯放过我,谁让你是我的舅舅呢?”我苦笑着说道。

舅舅恍然看着我,点头说道:“对对对,我居然还忘记了这一桩事。”他张嘴就要把这话说给他听,我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话:“舅舅,都过去了,不要再说了!”

一恒的事情我只想珍藏在心里,不愿意被人拿出来议论。

舅舅连连点头。

这一个白天,他拉着我和舅舅,给我买了好几件衣服,又给舅舅和外婆也买了衣服。我观察过他,发现他身上穿的,手上戴的,包括皮夹里面的信用卡银行卡,得出一个结论,我这个失踪多年的老爸的确是发了财,不过不知道发的是什么横财。

第二天是个大晴天,一大早我就和外婆打了招呼,带了一个水壶,独自一个人打算先去探探地形。

一恒曾经和我说过方向,就在赵家村的前面。在我们这附近,也只有一个地方吻合他所说的可能。

虽然是冬天,但是太阳好,又不停地走路,居然也感到热起来。

走了一上午,我就到了一恒所说的小山包。

其实在我们这种平原地区,地势缓慢,这种平常的小山包和土坡没啥区别,上去也不累。

围着这山转悠了一圈,我当即决定,还是回去先在淘宝上买个小帐篷再说。无论再小的山,真要是进了山里找东西,一天时间哪里能够?况且的话,我一个女孩还是太危险,万一遇到什么事情就不好了!

回去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,进了屋,就看到外婆和舅舅几个人正在吃饭,除了我爸爸,还有一个人——赵亨。

看到我回来,外婆高兴得连忙招手,嘴里唠叨着:“出去了一整天,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,急死我了。来,饿了吧,快来吃饭。”

我这才想起电话压根没充电,就丢在抽屉里了。

舅舅这时起身为我去添饭,外婆又说:“你看你啊,赵亨都来了一整天了,到现在你才回来。还不和人打个招呼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坐了下来,也不去看他。

他来干什么呢?

我觉得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可说的吧。

我不看赵亨,也不和他说话。倒是舅舅和爸爸,大概觉察出什么,一直和赵亨说话。

赵亨说自己今天早上才从医院出来,就到了外婆家,没有想到我根本不在家。

他说这话大概是想让我知道他为什么一直没来找我的原因吧。

其实他何必解释?

他也没必要对我解释!

我吃完饭,就帮着外婆收桌子。外婆用力推我,一边对我做眼色,一边让我去房里:“去和赵亨说说话,人家都来了一整天了,你也应该陪陪他吧。”

“没事,有舅舅陪着说话了。”我故意装作听不懂外婆的意思,硬是帮着外婆把饭菜收进厨房里,又抢着要帮外婆洗碗。

外婆生气了,急着对我小声说道:“你这孩子是装傻还是真傻?都看不出来吗?赵亨就是冲着你来的。你和他说几句话也好啊,就那样把人晾在外面?”

我故意说:“没事,有舅舅陪他说话。”

外婆虎着脸说:“你舅舅是你舅舅,你是你,他是冲着你来的。”

我手里拿着碗,好一会儿没放进水里,轻轻地对外婆说:“外婆,您也知道,我和那个圆盒已经下了血契的,我这辈子除了他是再也不想找别人了。您不是说过吗?无论生死,我也是他的人了,怎么可能再去想别的人呢?”

外婆着急地说:“可是,当时托梦给我说的也是让你和赵先生的儿子成亲啊,不是说让你和鬼成亲啊!再说了,就算是鬼,那个鬼现在也已经没有了,难道你就这样白白虚度一生吗?难得有个人对你这么真心。我看赵亨人不错,你看人家,一点儿也没说什么,刚出院就到我们家来找你,你还要计较什么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