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要钱和要命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晃眼就到了年三十,年货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。爸爸也一直呆在外婆家里。

我觉得奇怪,他不是后来娶了一个老婆吗?难道过年他就不回去陪他的老婆孩子?

三十的这天中午,一家人一起做了一桌团年饭,然后围着桌子就开始吃菜。

爸爸首先举起饮料敬外婆,说了很多感概和道歉外加感激的话,其意思无非就是我现在都没能当面喊他一声爸,他觉得有点遗憾。

我举起杯子,坦然对他叫了一声“爸爸。”

其实早就该喊了,只是我自己一直拉不下面子,现在既然今天这个时候他自己开口,那我自然就顺水推舟。

纵使他从前没能照顾我们,也许是真有难处了。现在既然回头来,我何必再斤斤计较?

爸爸对我这一声喊也很高兴,放下杯子,脸上明显很激动,居然开口书评:“好、好、好。红豆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弥补你,让你下辈子过得安安稳稳。”

我没说话,有时候说得再好听做不到有什么用?好像我爸娶我妈,当初不也是说了好话一箩筐?

吃了一会儿菜,爸爸突然开口对外婆说:“过了年,我想接红豆回家,这些年我也没和红豆在一起,我也想好好地弥补一下红豆,尽尽我做父亲的责任。”

外婆听了,脸上露出不舍,可是嘴上却笑着说:“好、好,红豆这么多年和我在一起,如今你回来了,是该和你一起住了。”

我听了后,看了一眼外婆和舅舅,对他说道:“可是我过年以后要去学校里,每天来回跑的话我的时间会很紧张的。”

他笑了笑,和蔼地对我说:“你平时还是住在学校里,周末回来就住我那里,节假日的话你要是想外婆也可以回来,我都已经替你安排好了。”

他都考虑得这么周到我还有什么话说呢?之前我在学校里也不是每个周末都能回来的。

我只有说了一声“好吧”,转念想想,试探地看着他说:“那我回你家里住,你老婆会接受我吗?还有你的孩子?他们不会有什么想法吧?”

他笑了笑,脸上突然多了一份黯然:“我一直都没有孩子。”

我愕然,他居然一直都没有孩子?难道他老婆不给他生吗?再转头看外婆和舅舅,好像都知道一样,脸上没半点惊异。

我心里纳闷极了,却也不好说什么,只有默默吃菜。

门外有汽车开到了家门口,接着就有人大力拍着门。

外婆家是老式的木门,舅舅刚走到门口打开门,一阵冷风灌进来,接着那人就是当面一推,把舅舅推到了地上。

一个穿着一身貂毛大衣的女人,头上戴着貂毛帽,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毛,不可一世地昂着头走进来。

我仔细一看,却是吴君,只是她脸上的五官好像有点改变。

嘴巴好像比从前大了一些,下巴也比从前更削尖了。看上去倒是比以前好看了,可是张嘴说话却把我吓了一跳。

她张嘴说话的时候,两边的嘴角往下撇,好像在哭一样,偏偏她的眼神还以为很闪亮。其实笑起来比哭还难看。

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——!是吧!”她故意拉长了语调,踩着恨天高清脆地走进来,环视一圈之后,然后对我爸说:“李大哥,您——也在这里啊!”

我爸笑着对她点头说:“是啊,好多年没见女儿了,和女儿一起过个年。”

吴君高傲地点点头,然后轻蔑地看着我说:“没有想到她居然是您的女儿,既然我叫您一声大哥,那她就是我的晚辈了,这快过年了,做晚辈的是不是也该给长辈拜年啊!”

我爸笑着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说话。

我怎么可能向她拜年?真是痴人说梦。我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,转过脸继续吃着菜不理她。

吴君马上大惊小怪地说道:“哎哟哟李大哥,您这个丫头可是要不得啊!连自己老爸的话都不听了,居然这么大的架子?这将来不是丢光您的脸面吗?”

我爸爸哈哈一笑说道;“女儿就是拿来宠的,我和你大哥一样的想法。你看你多受你大哥宠啊!红豆还好,就是年龄小了一些,得罪了一些没必要的人。”

我用筷子戳着鱼,心里想到,这个老爸倒还识趣,也很会说话。既没有逼着我做我不情愿的事情,也很好的还击了吴君。

我老爸又对她说道:“我离家好多年,一直没能照顾她,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回来了,自然要来弥补她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不要和她计较了好吧。”

吴君长长地哦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她见我始终不说话,又把矛头转给了舅舅:“那这位就是您的小舅子呢?”

“是的。上次你也见过啊!”

“上次?在哪里?”吴君显然是明知故问。

“就是吴全南京路的房子那里。”

“哦,原来是他啊,我刚才还以为我来错了地方了!”

吴君来回在堂屋里走了一圈,打量了一眼外婆家的屋子,然后对舅舅说道:“你欠我哥100万,如今过年了,正是要用钱的时候,怎么样?你打算今天还多少啊?”

舅舅脸色一沉,对吴君说:“上次不是说好了吗?一个月之后还,现在还不到一个月了。”

吴君哈哈了一声说:“我看就是给你一年的时间,也不见得能还清吧。”

舅舅只是板着脸没有说话。

吴君脸色充满了讥诮,她笑嘻嘻地看着我们,就好像算定了我们逃不过她的五指山一样。

要想凭空变出100万来的确是难,本来我想自己进山,去找那个一恒说过的古墓。可是考虑了又考虑,决定还是等到天气暖和的时候动手。

如今正是冬季,土地都冻硬了,要想挖墓,对于我这个从没有过经验的人来说,是难上加难。而且的话,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,这件事还是和舅舅好好商量商量。两个人一起进山最好。

现在吴君逼到家门口来要钱,分明是不想让我们过一个好年。

她哪里是要钱呢?简直是要命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