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赔本买卖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爸说:“小君啊,你看今天是大年三十,要不改天再提这事吧,这过年嘛,总不能让大家都不高兴是吧。”

吴君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?她来就是为了给我找不痛快的。

她抱着手臂笑吟吟地说:“没办法,让你们高兴了我就不痛快了。你女儿装神弄鬼,害得我破相,我今天来就是和她好好算这笔账的。”

她打了一个响指,立刻从外面走进来十几个男人,手里拿着木棒,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。

其中有一个居然是杏儿的男朋友丁平,他看到我,眼中露出诧异,又连忙移开目光,装作不认识的样子。

“给我砸,狠狠地砸,砸到这房子好像拆迁一样我才高兴!”吴君说完连声长笑,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。

十几个大汉立刻抡起手中的大棒,一个个照着外婆家的桌子椅子和门窗砸起来。

舅舅气愤极了,想上前拦住他们,被外婆和我爸死死拉住了。

我爸扯着舅舅的手对着吴君喊道:“小君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今天这样太过分了!”

吴君高兴极了,笑着说:“唉,过分?我可不觉得,其实这一趟我还是赔本啊!”

她对着这十几个人努努嘴说:“我请他们来也是要给工钱的,这个屋子里没一点值钱的东西。100万,我看你半个月后拿什么来还。我告诉你,这次你要是不还清,我就把李红豆卖到柬埔寨泰国做妓女。我哥对你们手下留情。我可不会对你们留情。”

这时,富田舅舅突然带着十几个乡人跑了进来,一个个拿着锄头和扁担。

富田舅舅瞪着吴君说:“你个臭婆娘,欺负人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,这里是你撒野的地方吗?给我把这个婆娘赶出去。”说着就拿着扁担驱赶吴君。

吴君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富田舅舅这帮人出来。

富田舅舅一扁担赶了过去,她连忙低头躲过去,一下子拐了脚!

这一下只是吓吓她而已,看她是个女人,哪里会真的动手打她呢!

可是吴君却被吓到了,她一边叫着大汉们动手一边躲到屋外去。

富田舅舅带着村子里的人和吴君带来的人一下子就打了起来。

吴君带来的人虽然敢打,可是富田舅舅他们做惯了农活,力气大,一扁担下去他们也够受的。

没几下,这些人就被打得连忙退了出去。

吴君早吓得退到了外面,看到情况不妙,急忙跑到车里,临走前还指着我尖声说道:“别得意,有本事你就在这里给我呆一辈子!”

吴君带来的十几个大汉被富田舅舅带人赶了出去。看着被打烂的桌椅和门窗,外婆和舅舅连声感谢富田舅舅。

富田舅舅说,过年这几天,他放假在家,就守在从小卖部,结果从窗口看到好几辆车子在我家门口停下,而且,还带了那么多男人,一看就知道不会是好事。联想到前几天我舅舅在集市上被人抓走,他急忙偷偷叫来了村里的青壮,拿着扁担就跑到了我们家,就怕时间来不及。

所以说,吴君这次算是没摸清楚情况,没有想到农村人都很团结,不像城里人,各住各的,不会管别人家的闲事。

一场好好的团年饭就这样被吴君搅合了!好在富田舅舅来得及时,只是打烂了堂屋的门窗,还没来得及进两旁的厢房,否则的话,我们晚上睡觉都要成问题了!

我爸也很生气,说是要找吴全好好说说,就算宠妹妹,也不能这样由着她在外面横行跋扈!

他可真是替别人操心啊!

我倒觉得,吴君这种人就是在作死,真不明白她是怎么当上的经纪人,她这样只会得罪人,又怎么能够替她手下的明星拉来合同呢?

后来我才知道,吴君的生意全靠吴全帮她张罗,而且她手下的几个明星都属于小明星,合同也是连蒙带坑哄着人签的。

到了晚上,村子里的鞭炮放得震天的高,舅舅和我爸也拿出买好的鞭炮在门外放。

就算今天有了吴君这个插曲,可是这个年我们还是要过啊!

外面又飘起了雪花,大红的鞭炮炸的洁白的雪纷纷扬扬,好看极了!

炸了鞭之后,外婆说学田叔一家人死得太惨,又特意在堂屋的香案上替他们一家四口供奉了饭菜,烧了纸钱。嘴里也念叨着让他们早点投个好胎,重新做人。

村里的年轻人都有聚在一起打牌赌博的习惯,舅舅和我爸都去玩了,我和外婆窝在温暖的被子里看电视。

看了一会儿,外婆就犯困睡了,我关了电视,在黑暗中又想起了一恒。

也不知道一恒的伤势恢复了没有,这么长时间,他是不是也会像我想他一样的想我呢?

第二天一大早,来外婆家拜年的多了两个不速之客。

张帆和赵亨。

这两个人一前一后都来到了我外婆家。

对于张帆,舅舅好歹在他那里住了几天,所以舅舅对他很客气,和他有说有笑。

他一来,我就进去了我的房里,只到赵亨来了,外婆叫我,才出去。

我看了一眼赵亨手上还提着的东西,还没开口,他就说:“这是我自己赚的钱买的,不是我找我老爸要的钱。”

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:“你已经做事呢?你做什么事啊?”

赵亨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老爸把家里的门面房都交给了我,我出租了三个,还剩下一个自己在做。”

我哦了一声,没有说话,只是坐到桌子旁嗑瓜子,听着他们闲聊。舅舅和我爸都是很健谈的人,一点儿也不会让气氛冷场。

张帆突然对我说:“红豆,归真道长回来了!”

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。

张帆自顾自地说:“我前几日就去打听了,归真道长昨日回来的,你想见归真道长吗?我们一起去见见吧。

我摇摇头不理他,继续嗑瓜子。眼下对于我来说,归真道长也引不起我的兴趣。

舅舅在旁边打着圆场,问起归真道长的来历。张帆说了之后又对我说:“其实,归真道长是有真本事的,红豆,我劝你还是去见见归真道长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