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日本人的屋子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,要不要见归真道长是我的事,和他有什么相干?

张帆见我不理他,眼神黯淡了一下,也没有再说话了。

按照规矩,外婆和舅舅留他们两个吃了午饭,张帆就先走了,赵亨却留下来玩了一整天,只到晚上才回去。

年过完之后,我就和爸爸一起离开了外婆家。

路上,爸爸对我说:“你云姨她有点那个,你见了不要太惊讶,其实她别的地方都还好,就是那里有点……”

到了,他也没说清楚她怎么那个!

是厉害吗?可是既然厉害的角色,为什么爸爸还一定要带我回去呢?

爸爸家的房子是一栋老式的平房。在一个小区里面。

这个小区并不大,外面一个铁门,里面大概住着二十几户人家。一进铁门,左边楼梯上去还有一个日式的凉亭,一楼的地方如今都已经改成了临街的门面房。二楼全都是住家。

我走进铁门的时候,靠近地平线的地方还有一个小铁窗。看上去好像一个地下室。

我们这所城市里,有很多地方属于租界。爸爸住的这个地方据说从前是日本人住过的地方。

二楼的一排楼房对于住户来说也都属于平房,但是空间很高,一个拱形的大门走进去,两旁各住有两户人家。像这样的拱门一字摆开有六间。

爸爸住的地方是最后一间拱门。

拱门上方镶着花花绿绿的老式彩色玻璃,上午的阳光照进来,却并没有照亮里面,阳光里还可以看到无数的小灰尘飞舞,让人感觉到时光在这里凝固。

我没有想到爸爸居然找了个神经病做老婆。

一进拱门,左边的第一间房门大开着,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可是眼睛看人却是直勾勾的,神情像个小女孩一样,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布老虎,不管是坐着还是走着,总是不离手。

她原本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沙发上,沙发上铺着白色的钩花巾。看到爸爸进来,立即惊喜地站起来扑到了爸爸的怀里,眼泪哗啦哗啦地流下来:“在田,你去了哪里?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回来?我好想你啊!”

我惊讶地看着她,这个毫无侵害的女人,就是那个说要把我丢给外婆管的女人吗?

这样子一看就很不正常啊!

我实在是不明白,爸爸怎么会和这样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在一起的。

爸爸尴尬地看了我一眼,温和地抚慰她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?我要出门做事情,要不然,哪来的钱生活呢?你乖乖待在家里等着我回来就行了啊!”

她温顺地点点头,把布老虎举到爸爸眼前,邀功一样地对爸爸说:“你看,你不在家的时候,小龙也很乖。不哭不闹的。你要不要抱抱他。”

爸爸点头,接过了布老虎,就好像抱着一个孩子一样的,居然还夸奖道:“是啊,小龙真的很乖,我看它也长胖了!”

我讶异极了。看着爸爸话都说不出来,这是怎么一回事?这个女人有病,难道我爸爸也有病?

被爸爸安慰了几句,这个女人才注意到我,眼睛立刻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然后扯了扯爸爸的衣服,胆怯地问道:“她、她是谁?”

爸爸很耐心地回答她说:“她是红豆啊,是我和你提过的红豆。你忘了?我不是说过要把红豆接回来住的吗?”

他又对我说:“红豆,叫云姨。”

我连忙跟着喊了一声。

她微微笑道:“哦,是红豆啊,我记得,你好啊!”

这样子看来又很正常了。

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婆婆,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:“姑爷回来了!”

爸爸点点头对她说:“张妈。这是我的女儿红豆,以后要麻烦您多照顾了。

张妈又恭敬地喊了我一声:“红豆小姐好。”然后转身对爸爸说:“红豆小姐的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。姑爷和小姐先休息一会儿,要是饿了的话我就马上开饭。”

爸爸点点头对我说:“红豆,你先去看看你的房间,一会儿出来吃饭把。”

我点点头,虽然满肚子疑问,却知道眼下怎么都不是说话的时候。

看这个张妈的口气,难不成我爸爸还是入赘别人家?难怪要把我放在外婆家了。

张妈带我走出去,我这才发现,原来我的房间在进大门的右边靠里面的一间。张妈和我住一起,她住外面。

这里的房间格局都是一样的,都是一个客厅加卧室。左右各两间。右边进门还有一间房则锁着门,不知道住的是谁。左边靠里的一间则是卫生间和厨房。

我放下行李,看看我的房间,床上铺着的都是崭新的被单,屋子里的床和柜子都是新的,看得出是专为了我的到来而准备的。外间张妈的家具则还是老式的家具样子。

我走到窗前,窗户紧闭,下面是一排餐馆,此时,一阵油烟飘上来,还好不是正上方,可是这样,好像环境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吃过晚饭之后,我就和爸爸说我有事要出去。

爸爸也没多问,只是嘱咐我要早点回来。

我来到上次和吴全见面的酒店,天色已经全黑了。

之所以这个时候来,是我想见杏儿。

吴君对我和舅舅做的一切,我可不会轻易放过她。别的办法我没有,让杏儿去吓唬吓唬她应该可以做到的吧。

我来到酒店的后面,这里很少人来,白天上班的时候员工从这里进去酒店,一般下班的时候都习惯性地走酒店大门了。毕竟,人都是向往光明的,没有谁会喜欢黑暗。

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鬼魂召唤符,轻声念咒,迅速地召来了杏儿。

杏儿的样子比起从前似乎胆子大了许多。

我问杏儿为什么不像从前那么害怕了,杏儿转了个圈笑着说:“最开始是我怕人,可是现在我发现人反而怕我了,所以我现在为什么要怕他们呢?看到不顺眼的人,我可以出去吓吓他们,可惜佳佳不在这里了,不然我可以告诉她,让她也和我一起高兴高兴。”

杏儿又高兴地告诉我,她在这个酒店还发现了一个女鬼,不过这个女鬼平时不大出来,而且总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