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出家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心里顿时急得火烧火燎,两步就冲到房门口,看到张妈正和云姨坐在沙发上,张妈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织毛衣。

我深吸一口气,直接问道:“张妈,我刚才出去的时候,有人进了我的房间吗?”

张妈抬起头,眼中露出不解,摇摇头说:“没有人进你房间,你才和姑爷出去多大一会儿啊?我一直坐在这里,没有人进来。”

既然没人进来,为什么我的盒子就不见了呢?

我不由焦急地说:“我的东西不见了!怎么可能没人进来?我昨天才来,今天东西就不见了,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放在哪儿的,可是刚才找却没看到,怎么可能没人进来呢?一定是有人拿了。”

张妈还是摇摇头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:“我说了没人就是没人。”

这时,爸爸走过来问我:“怎么了?丢了什么东西?”

我焦急地说:“我盒子不见了,一个很重要的盒子。”说着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。

我爸连忙对我说:“别着急,你好好想想,到底是你放错了还是你没带来,丢在外婆家呢?”

我对他说:“不可能,那盒子是我的宝贝,不可能不带着。”

我爸看我着急,连忙安抚我说:“你不要着急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盒子啊,你说给我听听。”

我比划着说:“就是巴掌这么大,红色的图案……”

我爸又说:“会不会是你记错了,根本没带来?”

我气愤地说:“我绝对带来了,不可能不带。要么就是有人偷了,要么就是这个家里有人拿了。”

这个家里只有张妈和云姨,她们为什么要拿我盒子?

我很不情愿这样猜测,可是眼下看来,我这么着急,张妈却一点都不急,而且今天我和爸爸出去,家里只有她和云姨在,云姨的精神有问题,怎么看都是她最有嫌疑。

我爸脸色一沉,对我说道:“红豆,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。”

这个时候,他对我说没有证据?

“爸爸,那个盒子对我真的很重要。”

“再重要也只是个盒子?”

“可它对我真的非常重要。”

我爸和颜对我说道:“不是我不相信你,张妈很早就在云姨家,和们也一起呆了好多年,我们对待张妈就像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,张妈怎么可能拿你的一个盒子了?”

张妈这时候突然说道:“姑爷,我愿意让小姐搜搜我的衣柜。”

听到这话,我们都震惊地看着她。

她居然自动要求我搜她的衣柜,她就不担心真的会搜到?

“张妈。”我爸喊了一声,带点愧疚地说:“张妈,实在对不起,这孩子从小我没带,如今长大了也不懂事,有些地方您要多包涵包涵。”

我听着只觉得委屈极了,我的东西不见了难道我连说都不能说吗?

“没关系。”她打断了我爸的话说:"就让小姐搜搜我的东西,也好让小姐不要怀疑我。”

她说着竟然起身出去,真的打开了自己的柜子和箱子,放在我面前说让我搜。

“小姐可以仔细翻翻,看到底有没有小姐说的那个盒子。”

她居然主动让我搜,恐怕知道我是搜不到的,我强笑了一句说:“算了,既然爸爸都这么说了,我何必还不相信您呢?”

爸爸关心地问我:“你好好想一想,昨天你不是出去了吗。会不会是你自己带出去了呢?”

我摇摇头,圆盒虽然不大,但是也不算小巧的东西,要天天呆在身上,还真是个难题。

难道说我以后都要把圆盒放在身上才安全吗?

不见了圆盒,就好像缺失了一块心脏一样,我坐立不安,魂不守舍,吃饭饭不香,睡觉睡不着,想得都要疯了,到底我的圆盒去哪里呢?

深夜,我睡不着,听着张妈静静地酣息声。

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,依稀又听到那种凄惨的哭声慢慢传来。

好像有种力量驱使我一样,我慢慢走出房门,来到楼梯处,哭声越来越清晰,就好像在耳边一样。

我走到楼梯处的凉亭,看着黑夜中凉亭的剪影,只觉得一阵阴森罩满全身。

凉亭里好像坐着一个人,现在都几点了,我记得起码1点多了,没有人还会在这里坐着的。

我看着那个人,竟然移不动脚步。

他的背停得很直,双手好像拄着拐杖,头上好像还戴着帽子,黑漆漆的夜里看不见脸。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我。

我看着他,捏紧拳头,试着喊了一声:“是谁?”

他还是不动,我越看越害怕,也不敢走近。

他慢慢站起身,转身下了楼梯,我看着他的背影简直呆住了,动都不敢动。

他手里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拐杖,而是一把军刀,而他站起来的剪影让我看清,这纯粹就是个日本军人的打扮啊!

我看着他一步步走下去,走到楼底,我暗暗咬牙,决定追上去,可是等我几步跨到楼梯口,早已经看不见他的影子了。

大铁门外,只有清冷的路灯照耀着马路地面。

而这片刻的时间,他怎么也不可能走得这么快!

我刚才是撞到鬼了!一个真正的鬼!

这个意识突然在我脑海中想起,虽然是深夜,也让我出了一声冷汗。

我立即快步走回房间,上了床,躲在被窝里,只觉得一阵比一阵冷,又觉得身上硌得慌。

是什么这么硬?

手一摸,我觉得不对,拿出来一看,居然是我的圆盒?

我打开灯仔仔细细的看,真的是我的圆盒。颜色和大小一分不差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我明明记得我没有拿到床上来,难道真的是我的记忆有了偏差吗?

一夜未眠,天亮的时候,我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,我要去见归真道长。

就算归真道长不知道这些事,可是归真道长的法力非同小可,我要拜归真道长为师,让他教我道门术法。

由于开学时间还没到,我爸是给我充分的自由。

一大早,我就独自去了道宁观找归真道长。

道宁观还是那样,还是上次那个小道士,他居然一大早就在道观门前等着,看到我笑眯眯地说:“道友终于来了,师傅早已经等候你多时了!”

我惊讶地问:“你们师傅知道我要来?”

他点头笑眯眯地说:“师傅说姑娘和我道门有缘,今日一定会来。”

我更惊讶了!这老神棍,看来真的是,错了,我不能再叫他老神棍了。应该叫老神仙了!这个老神仙居然这么能掐会算,难道说我注定了要出家修行做道姑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