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比不上一个鬼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就这样拜了赵先生为师,细细想来还是托了赵亨的福。

赵先生首先就要求我们背书,他从书房里找出上次给我看的几本书,要求我和赵亨两人全都背熟,不背熟就不会进行下一步的学习。

我每天的空余时间就是抱着这些书摇头晃脑的死记硬背,比我当年考大学时还要用功。当宋真和姚小蝶见我背诵的事这些半古文半白话的内容后,都觉得我已经神经了!

让我吐血的是,一周以后,当我在赵先生面前倒背如流时,就因为赵亨背不出来,赵先生居然不肯进行下一个环节的教学。要求我和赵亨一起过关。

赵先生的理由就是,我一个人不可能去教两遍,自然是两个人一起过关一起学习的好!

我看着赵亨说不出话来。

好吧!我咬着手绢想,我就把我自己当做一个陪读的,也要督促您的儿子认真过关。谁让我是沾了赵亨的光呢?也算是为了我自己努力吧!

学校开学了,可是为了赵亨能尽快背熟赵先生要求的这些东西,我每天起早贪黑的奔波于学校和赵家之间。

这还不够,赵先生连饭都不做了,堂而皇之地把这项差事交给我。

好吧,谁让他是师傅呢?徒弟天生就是要伺候师傅的。

我每天告诫自己,红豆,你算是幸运的了!旧社会当学徒,那是要卖身三年以上的,有的甚至是十年。这期间,做学徒的由着师傅打骂,还要洗衣做饭没有工钱,我也就每天下午到晚上这段时间,也没卖身,算是要酬神拜佛了!

谁让我是徒弟呢?还是一个女徒弟!

于是,赵家所有的家务事,洗衣服做饭外加打扫卫生,全都我包了!只要能哄得赵先生满意高兴,我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赵亨在觉得我辛苦之后,也提出帮我分担点家务事,可是,在我领教了他的煮饭技术的时候,我就再也不敢让他做饭了!

没听说过用电饭锅煮饭还能煮糊的人,更没听说过,煮糊了电饭锅,居然连着电饭锅一起都丢了出去。您洗干净不就完事了吗!你家里是有多少钱可以让你败啊!这要有多少个电饭锅才能配合得上您丢的速度呢?

我每晚都催促着赵亨背书,就那么翻来覆去几本书,我早都倒背如流了,可是这个人却依然不会,急得我都要吐血。却偏偏还不能对他怎么样。

总是在晚上背熟了,第二天在赵先生面前却又忘记了!我几乎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不背熟,好来拖着我。

这天晚上,我的耐心终于被赵亨消磨殆尽,在他又一次卡壳,背不出《道德经》的时候,我的气压终于爆发了。

我背转身,一声不吭地走进我的房里,一股无力的挫折感充斥了我的全身。我可以调动我所有的大脑思维来拼命背诵赵先生要求的内容,可是我无法代替赵亨来背诵。

他本来就是为了让赵先生收我为徒而被迫学这些他并不喜欢的东西。我无法再来苛求他和我一样用心努力。

赵亨在门外敲门,一声一声地喊我,我不理他,也不开门。

他说:“红豆,我知道你生气了,你别生气了,我保证,保证我明天一定过关。”

这种话我实在是听了好多遍了,听到我自己都已经不相信了。

我绝望地想,我去不了地府,见不了一恒,难道说我这三年的时光就是要在相思和等待中过去?然后我就挂了?

不、我不甘心!

我睡在床上,听到我的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睁开眼睛,却是赵亨走了进来。

看到我,他的脸尴尬极了,连忙对我解释:“红豆,你不要误会。我看你把自己锁在屋子里,担心你,所以才找来钥匙开门的。”

我不禁苦笑:“你担心我会自杀?”

赵亨被我的话堵住,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
我慢慢坐起来,失神的看着墙壁说:“放心,我怎么会傻到那种地步呢?我本来就只有三年的寿命了,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我好像做梦一般地呓语道:“能够活着多好?我可以看蓝的天白的云,红的花绿的水,可以吃各种的甜酸苦辣,还可以到处看风景。我怎么会舍得去死呢?”

“红豆,你怎么呢?什么三年的寿命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赵亨有点激动地抓住我的手,我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。

哦,大概赵亨还不知道吧!

我摇摇头,心里难过极了,自嘲的说:“我也不知道,一恒说我活不到25岁,只有和他在一起,才有可能躲过劫难。可是他并没有告诉我那是个什么样的劫难。归真道长也说我只有三年的寿命,让我出家拜他为师。可是就因为我提了九转阴阳还魂丹,他就不愿意收我为徒了……”

赵亨不相信:“不、不会的,哪有那么玄乎?我去问问我爸爸,看他怎么说。”

“不用了,赵先生恐怕也看出来了!”其实赵先生如果真的不想收我为徒的话,哪怕赵亨说情也是没有用的。

赵先生,还是有怜悯之心的吧!

“红豆,你不要难过了。我,是我的错。我欺骗了你。”赵亨突然一把抱住我,把脸埋在我的肩头,闷声说道:“我、我其实早就会背了,我是故意不会背的。”

“故意的?为什么?”果然是被我猜中了吗?

赵亨低着头不敢看我,只是紧紧抓住我的手说:“你每天晚上督促我背书,我心里很高兴,我怕我背会了书,你就不会这样每晚来陪我了。”

说完后,担心我生气,他又急忙辩解道:“红豆你别生气,明天,我保证明天一定会过关的。”

我看着他,良久说不出话来。

赵亨、赵亨,你怎么这么傻,傻得我都说不出责怪你的话。

他看着我,黑色的眸子里带了一点湿润,突然上前抱住我,低声在我耳旁说道:“红豆,当真是不能接受我吗?”

我说不出话来。

面对赵亨,我实在做不到像对待张帆那样疾言厉色,可是要我接受他,却又觉得是背弃了一恒。

他抱着我,灼热的唇慢慢移到我的耳垂上,轻轻地咬着我的耳垂,使我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
我无力地推了他一下,低声说道:“赵亨,别这样?”

他似乎有点激动,将我慢慢压倒在床上,嘴唇慢慢划过我脸颊,移到我的嘴唇上。他喘着粗气说:“他只不过是一个鬼而已,你就记得这么清楚?难道我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比不上你梦里见到的一个鬼?”

“不、那不是梦!”那不是梦,我是真真切切地见到了一恒。绝对不是我的梦。

我用手推开他,可是他太沉重,一点儿也推不动。我摆头,躲过他的亲吻,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,反而让他更加激动。

我急了,一脚就踢了过去,他一个没防备,一下子摔倒在床下。

我吓得又连忙去扶他:“赵亨,你没事吧?”

他之前出过车祸,身体一直都没完全恢复,这次又因为我和一恒,年前才受伤,一直都是瘦瘦的不长肉。万一我一脚踢到了他哪里,可是我的罪过啊!

“没事,我没事!”他从地上爬起来,嘴角带点苦涩:“是我自己冲动了!你早点休息吧。”

赵亨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里彻夜未眠。

第二天一早,是赵亨敲门叫醒我的。他已经从外面买回了豆浆油条,并且催促我:“快,再不快点你就要迟到了。”

我飞快地洗漱后,坐上了赵亨的车,由他将我送到学校。

车厢里放着一首很老的歌,是一个男人唱的,凄凉极了,听着听着,我不禁问他:“这歌名是什么啊?”

赵亨说:“就是第一句歌词啊!为了爱梦一生!我昨晚听着觉得很好听就留了下来。”

我听了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问他:“是不是昨晚我把你踢疼了?要不一会儿你去看个跌打医生?”

他摇头说:“没那么娇气。你别管了。”

他又对我说:“红豆,你放心,今天晚上我一定会过关。我不会耽误你的学习。”

这句话让我心情大好,下车的时候,忍不住给了赵亨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我走进校门,总觉得好像有双眼睛在看着我,走了几步我回头,骤然发现田立衡居然就在我的不远处看着我。

看到我回头,他立即对我点头微笑,然后走近我。

“红豆,原来你没有住在学校啊!”

我大囧,听他这话恐怕是看到了赵亨送我,说不定还以为赵亨是我的男友,我们在一起同居。

可是转念一想,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他也管不着我的事情。

我嗯了一声,也不解释,对他点了个头就走了。

心里却在奇怪,这个人来我们学校做什么?

一路奔到教室,早已经坐满了人。今天的公开课是和金融有关的课程。听说是学校花大价钱请来的一个金融专家为我们讲课,非常难得。

我到了教室不久,老师就带着金融专家走了进来。

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!这位金融专家居然是田立衡!

我惊讶地看着他,他似乎也在同学中发现了我,眼光带笑,在我身上停留了一小会,然后不引人注意地又转开。

我勉强自己静下来听完这堂课,可是心里却充满了无数个疑问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