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考验胆量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下课之后,我背起书包走出教室,后面却传来田立衡喊我的声音。

本来想装着没听到,可是旁边却有好心的同学提示我,我无奈地只有停下来,看着他走近。

“没有想到居然会碰到你,刚才叫你没听到吗?”带着探究的目光仔细地看着我,让我觉得有种无从遁形的感觉。

我淡淡点点头,心想,我不说话,看你到底想说什么。

他只是云姨的侄子,和我也只见过一面,我和他之间也无话可说。没想到他话题一转,居然谈起那间地牢起来:“……听说那里从前是水牢,当然现在已经没有水了。我倒是相信你的话,已经和你爸爸说了,还是得到街道办事处的允许,给那个地方做个大法事。时间就在这个周末,你不回去看看吗?”

我摇头说道:“我没有时间。”

本来担心他会刨根问底,没想到这人倒是识趣,居然“哦”了一声没有问下去了。

当天晚上回去,赵亨果然很流离地背诵了赵先生要求的内容,赵先生非常满意,当即决定给我们开始第二个环节。

赵先生说,第一个步骤是为了考我们的记性,第二个环节是为了考我们的胆量。他要求我们去抓鬼,目标就是那个日本人的水牢。他说,我和赵亨两人不管是独自完成还是一起完成,总之要抓两个鬼回来给他。

听到赵先生这话以后,我简直都要醉了!

我忍不住对赵先生吐槽:“先生,我虽然会画符通灵,可是并不会捉鬼啊!赵亨更是什么也不会,您把您的宝贝儿子交给我您放心吗?”

赵亨不乐意地对我说:“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中用?你是不是太小看我呢?”

赵先生翻了一下白眼,对我说:“我有什么不放心的?你以为是人就会捉鬼画符,这种事情还要讲悟性的,你们两个,过了这一关,继续学,过不了,后面的也别想继续。”

那我们之前的死记硬背不都白费力了吗?

我悲愤地对赵先生喊道:“日本人的水牢?那里面的冤魂多着了,您就不怕您儿子和我出不来吗?”

我都后悔和赵先生提起水牢的事情了!

赵先生哈哈一笑说道:“我告诉你,鬼再可怕毕竟是鬼,只要自己行得正你怕什么?”

赵亨也说:“没错,来一个捉一个,来两个捉一双!”

我想到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日本鬼,身上散发的无形的煞气,就觉得头皮发麻。

“先生,那个鬼肯定很难对付的,他不招惹我就已经够好了,您还要我去捉他,这不是让我们走钢丝吗?”

赵先生毫不在意地说:“放心,我给你们一人一个护身符,鬼绝对伤不了你们,但是你们必须给我活捉两个回来。”

他说着拿出了一个玻璃瓶,就好像漂流瓶一样的形状,上面还塞着木塞子!赵先生您这是文具店买的还是淘宝买来的啊!一定十块钱都不要吧!

我很不情愿地接过了玻璃瓶,怨念地想,要是这玻璃瓶碎了我该把鬼装在哪里呢?

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就是一个倒霉蛋啊,这事情还真被我料中了!

我首先就给我爸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做法事的时间。

我的想法是,趁着人做法事的时候,我和赵亨偷偷进去捉鬼,这样比较稳妥,起码有了保障。

周日一大早我就和赵亨回去了!

不到中午的时候,老爸接到一个电话,就连忙出去,说做法事的来了!

我和赵亨也连忙跟在我老爸身后。

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田立衡,第二眼看到的就是令良。

见到令良,我就觉得今天的事情真是不凑巧!

他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袍,手里搓着两个大核桃,笑得一脸的和气!

田立衡从小车上下来,见到我,感到非常意外。

他笑吟吟地走近我说:“真是没有想到啊!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!上次见到你,好像对这件事一点儿也不感兴趣!”

我也一脸的假笑:“怎么会不感兴趣呢?我也想看看这法事是怎么一个做法!”

田立衡立即为我们引见令良,并且夸耀他:“令先生的本事非常厉害,就算有厉鬼也不怕!”

也不知令良有没有认出我和赵亨,他只是看了我们一眼,随即就和我爸等人寒暄。

今天的阵势也是够大的,虽然说这法事属于封建迷信吧,可是这街道办事处、还有居委会的人都来看热闹,最稀奇的是居然还有两个派出所的人。

令良首先围着这块区域转了一圈,然后就说这里果然是日军关押人的地方,这一块完全都有一股阴气啊!就算这里能够旺财,那也是旺的捞偏门的财,和正当生意没有关联。

当下就有居委会的老大妈立刻点头,说真是活神仙啊!这周围大部分做的就是夜店生意,到了晚上,街上晃动的也都是不三不四的男女,有名的红灯街。

这位居委会老大妈的话真是萌得我一脸的血!

令良下车的时候,眼睛一扫,那些店名招牌一看便知,是个稍微动点心思的人都能猜得到这条街上什么最热闹啊!

不过我也觉得奇怪,我老爸为什么住在这条街上这么多年没想过换房子呢?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田家,也就是我云姨和张妈,她们是遵从家族的命令住在这里的。

在很久以前,这片小区,下面修的是水牢,上面住的是日本人。当时的日本军属和日本士兵,全都住在这半条街。

而田家,大概也是属于日本人里面的某位重要人物吧!

令良来到那个地上的小铁门旁边。那里据说就是水牢的入口,现在已经完全干涸,看不到一点水渍了!

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,这里从前有个日本人的水牢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但是从没有人在意过。

那么久的事情,谁还会去在意呢?

就算死了再多人,如今都是原子弹的时代了,那些残忍的拷打和水牢里的阴暗,似乎都离得很遥远了!

令良有自己的一套班子,也有自己的行头装备!

他的四个徒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,一个个看上去稚气未脱,个个都穿了一身小道袍,看上去煞有其事。也不知他是哪里拐来的,正是读书的年纪,却跟着他跑腿。

他的徒弟先摆上了一条很古老的条案,用黄布蒙了,放在水牢前方。

令良本人也是隆重登场,身穿道袍,头戴帽子,手里拿着一柄剑,脚上的鞋子也是千层底。

他首先杀了一只公鸡,然后揪着公鸡的脖子,滴下了满满三碗血。

滴完了血之后,他把公鸡丢到了一边,然后画了一张符烧掉。

这才只开始。

令良好像解说一般地告诉大家,这叫做开门煞!就是吓唬里面的厉鬼的。告诉他们外面有高人来了,不许他们作祟!

然后,他让人打开地牢的铁门,带头先走了进去。

周围的人都在旁边看热闹,虽然有大胆的感到好奇,也想跟着进去看看,可是终究还是嘴上说说,并没有人真正进去。

田立衡就在我旁边,此刻也轻声问我:“红豆,你觉得这地牢里的鬼会是什么样的?”

不等我回答,他就轻声说道:“这里面关押的是中国人,就算死了恐怕也是胆小鬼。”

我听了有点不高兴。

我这人虽然不关心政治和国家大事,可是里面死的人是中国人,他这口气好像替日本人瞧不起中国人一样。于是问他:“你怎么就知道里面死的是胆小鬼呢?莫非你亲自去见过?”

赵亨在一旁听着也是很不高兴,一脸鄙夷地说他:“要不是李叔的亲戚,我还以为你是日本人。”

他笑了笑,不理赵亨,对我说:“就算抓的人都是抗日的,但是也有的是普通的中国老百姓,听说好多人见了日军的刑具都是连忙招认,哪里还谈得到什么骨气。”

这话让我心生反感,立即反驳:“那也不一定,不是有厉鬼吗?人死后,就算胆小。受了冤屈也会变成厉鬼的。这座水牢阴气那么重,一定是有好多冤死的人,死后也会变成厉鬼,去找那些拷打他们的人索命。”

田立衡笑了,连连摇头。最后说:“我听说,有的人身上的煞气,是连鬼都不敢靠拢的,你信吗?”

我点头说:“我信,眼前这位令先生,就是位连鬼都不愿靠拢的高人啊!”

其实我这话,真是含了很大的怨气,令良,表面看着和气,可是绝非善类。

田立衡好似没有听明白我的话意,转了个话题问我:“想不想进去看看水牢里的鬼?”

我心里一动,认真的看了他一眼。他也正瞧着我。那双俊秀的眼睛似乎带着笑意,又似乎带着讥讽。

我当然想进去,我和赵亨今天来为的就是捉水牢里的鬼,本来就在想着怎么才能进去,此刻他把机会递过来,我怎么可能拒绝?

可是他为什么会对我说这种话呢?

一旁的赵亨撞了一下我,我侧过脸,他凑在我的耳朵旁对我说:“别上当,肯定有陷阱。”

我看了赵亨一眼,他应该明白,有陷阱我们也得硬着头皮进去。赵先生给我们下的任务就是捉两个日本水牢里的鬼。诺大一个城市,我到哪里还去找第二个日本水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