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时空转换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田立衡向前走去,我渐渐与他拉开了距离。

他紧跟着令良也走进了那条甬道,里面更深更弯曲,渐渐可以听到滴水的声音。

虽然是水牢,但是积水早已经流干,哪里还会有水呢?

脚下越来越难走,渐渐有些碎砖头咯得人脚疼。一不留神就扭了脚。幸亏赵亨抓着我,我一下子就跌入他的怀里。

他无声地扶起我,渐渐将手电的光集中照到了地上,以免我再次滑到。

突然,一块砖头下面,半个头盖骨狰狞地被压住,下面还有洞,旁边还有一只手的骨架伸出来,看得我的心一跳。

乍一看到这种场面,我立即转身闭上眼睛,一颗心“噗通、噗通”跳个不停。赵亨一下子抱住了我,在我耳旁低声说道:“别怕。”

深呼一口气,我竭力平复呼吸,然后转身再看那个地方,奇怪,头盖骨根本就看不到了。

我立即抓住赵亨的手臂小声问道:“你刚才看到了吗?”

赵亨点点头说:“看到了,但是一眨眼就不见了。”

他又说:“你再看看周围。”

我环视一圈,发现周围已经和刚才有了明显的不一样!

原本两旁是空荡荡的牢房,此刻已经多了铁栏杆,而且里面凹下去的地方,已经蓄满了水。与我们的地面平行。

明明进来的时候没有水的,为什么现在多了这么多水呢?

赵亨靠近我,低声在我耳旁说道:“这里真的有古怪。你要小心。”

我抬头看前面,令良和田立衡两人已经不见了,前方一片黑漆漆的。

怎么回事?

我连忙示意赵亨,他点头说道:“刚才还在的,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,真是奇怪。”

他问我:“还继续走下去吗?”

我点头,肯定要继续走下去,怕什么?胆子要放大点,人虽怕鬼,鬼更怕人!这是赵先生告诉我们的话。

我摸了摸颈上挂着的护身符,还在。

心里安定了。我牵着赵亨的手继续往前走。

赵亨拉了一下我,低声对我说:“我在前面走?”

不,我摇摇头,比起前面,我更害怕后面的未可知。

又走了几步,耳边居然传来了悲切的哭泣声,手电照射过去,两旁的水牢里,居然有好多人淹在水里。

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,身上也都是鞭痕和青肿的淤痕,有的脑袋受了伤,根本就不包扎,任由干涸的血混合着头发,板结成一块一块的。

这些人的眼睛里流露着迷惘和悲伤,还有的则多了一种仇恨,嘴里小声地咒骂着,他们几乎整个下身都泡在水里,双手全部用一根大锁链锁住,拴在一根大桩子旁。

这个,我和赵亨怎么一下子回到离开解放前了?

是时空错乱还是我们眼前的错觉?

我抢过赵亨的手电,关掉再打开,眼前还是不变的这一幕。只是这些人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我和赵亨,仿佛我们两个是透明人。

这时,从后面又传来响亮的脚步声,我和赵亨往后看去,只见一队人向这边走来,为首的是两个穿着日本军服的日本人,腰间挎着佩刀,板着脸,一双眼睛里煞气重重。

我拉着赵亨连忙往后退,即使知道这些人看不到我们,可还是下意识地躲避。

这些日本人来到关押人的水牢前,突然叫喊了一声,一起举起手中的枪,对着牢房里的人连连扣动扳机,枪声夹杂着呼喊声在甬道内回响,鲜血夹杂着污水溅射向四方。

水牢里的人毫无招架之力,一个个被动地等待着死亡。

看到这一切,我不忍的闭上了眼睛,耳边却还有枪声在轰隆响起。

我忍不住从身上摸出桃木小剑,睁开眼,左手捏着剑诀,对着前面为首的两个日本人刺过去。

两个日本人却好像看到了我和赵亨一般,立即哇哇大叫了起来,从腰间抽出日本刀,对准我和赵亨劈了过来。

明知道是幻像,可我还是拉着赵亨往后退了几步。日本刀看到了墙壁上,发出一连串火花,这火花溅到了我们身上,立即就把身上的衣服烫出一个洞。

这是怎么回事?不是鬼吗?为什么还这么厉害!

赵亨此时忙从身上拿出桃木剑对着其中一个日本人刺了过去,对方咻得不见,却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。一把军刀也架住了我的脖子。冰凉的刀刃就在咽喉边比着我,我甚至感觉到刀刃上散发的杀意。

日本人对赵亨叫了一句,指了指我,大概就是让他看看我,不要再抵抗。

我连忙对赵亨说:“不要管我,快拿出护身符。”

赵亨立即掏出颈上的护身符,眼前的日本人全都消失不见。

我脖子上压着的那把军刀也立即消失。

好险啊!差点我就要被一把日本军刀砍死,这才是冤!

我立即也掏出赵先生给我们的护身符留在脖子外面。

我解下背包,从里面一样样拿出符纸、符水、八卦镜、桃木剑……

眼前突然出现幻像,刚才那些日本人又出现在眼前,并且拿着枪就要对准我们射击。

我立即抛出一张符纸,稳稳地贴到了为首的日本人的额头上,这个日本人、不,是日本鬼立刻变成了一具骷髅,张牙舞爪地扑向我。

赵亨挡在我的前方,手里拿着桃木剑,想也不想地就刺向了对方的身体,霎时一股青烟冒起,日本骷髅转眼不见,只有一股青烟。

眼前的日本士兵全都不见,就连水牢中的中国人也不见了,而我则站在一座寺庙的厢房门口。

每个房间里都关押着许多女子,有的十五六,有的双十年华。只是这些女子此刻一个个都是一脸哀色。

厢房里的地上铺着稻草,里面也有十五六个囚徒,只是这些囚徒却变成了古代的女子。

她们身上的衣服虽然脏污皱褶,可是质地却是上好的锦缎。、

她们的头发虽然披散,脸上涂满污泥,可是从灵动的眉眼和轮廓中看得出,个个姿色上乘,都是美丽的少女。

此刻,她们低声哭泣着,一个个小声地喊着父皇或者母后,祈祷着有大将军或者自己的皇兄可以救走他们。

我待要去拉赵亨,却发现手里空空,一直在我身边的赵亨突然不见了!

而我自己的身上,也穿着一身宋代的衣裙,只是粗布青裙,腰间还挂着一柄佩剑。

身上的背包早已经不见,此时也没有镜子,我不知道我是谁。

手下意识地推开房门,里面哭泣的女子俱都抬起头来,看到我,眼中露出惊讶。

其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女子连忙起身,奔至我面前,急声对我说道:“三嫂三嫂,你也被抓来了吗?三哥找得你好苦!你见到三哥了吗?”

三嫂?我怎么成了她口里的三嫂?三哥又是谁?

我下意识地缓缓摇头,这女子立即面露担心之色,哭泣着说:“三嫂,你怎么也会被抓住?这下可完了,我大宋完了!就连皇上和太上皇都被抓来了。大宋完了!”说着竟然是痛哭不已。

房内其他的女子也都一个个哭泣着,一时间,痛哭声此起彼伏。

突然,有个十分粗鲁的声音叫了起来:“哭什么哭?谁让你们的男人一个个都是胆小鬼?美人儿别怕,到了我们金国,只要好好地伺候我们,管保你们一个个不用砍头。来,让我来尝尝大宋公主的滋味。”

我转头去看,只见一个形像十分粗鲁的人,身上穿着盔甲,看起来好像是个小头领,站在门口。他裂开嘴色迷迷地伸手就要拉我身边的女孩子。

“放开我!”她伸手就是一掌重重打去,打在了这个金人的脸上。

被打的金人恼羞成怒,突然抽出身上的狼牙棒,一棒子打过来。

“珠儿!”身后的女子们发出数声惊呼,我连忙拉过珠儿扑倒在地上。

肩膀处被重重地击中,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,和珠儿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“大人,求求您,饶了珠儿吧!”

“将军求求您,不要杀了她们。”身后的女子接二连三地扑了过来,跪在了这大汉的面前,一个个昂起小脸,苦苦哀求。

大汉得意之极,用手擢起其中一个女子的脸,笑着说:“只要你们伺候得爷开心,爷一定会饶了你们。”

“放肆,你是谁的部下,居然敢在这里骚扰大宋的帝姬?”

又一名身着甲胄的金人头领走进来,从他的穿戴,和随身的仆从看来,明显的地位要高于这名金人大汉。

大汉看了这名金人头领一眼,脸上却并没有现出害怕。

他躬身对这名金人道:“参见四太子,在下是二太子的属下,奉命为二太子挑选几个帝姬去伺候伺候。”

四太子脸上现出犹疑之色,立即说道:“这些大宋的帝姬一个个都是金枝玉叶,可不能同那些宫女们相比。”

大汉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这个自然醒得,好歹是皇帝老儿的女儿啊,不过让她们去伺候我们二太子也是她们的福气。”

这时,外面又传来一声哭泣的喊声:“娘娘、娘娘!陈娘娘跳井了!”

听到这声叫喊,屋里的女子顿时都哭泣了起来,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喃喃自语道:“又死了一个!又死了一个!”说到后来,已经是失常得笑了起来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