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玉碎宫倾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身下的珠儿失声痛哭了出来,一句一句喊着“母妃!母妃!”

说话的年长女子虽然笑着,却带着眼泪,悲愤地说道:“珠儿,你哭什么?死了倒是好事,可以落一个干净。与其让这些猪狗不如的金人糟蹋了,还不如死去。”

珠儿哭着说道:“香云姐姐,我母妃死了,你怎么能让我不哭呢!”这话说完,已经是痛哭不止。

四太子环视看屋内的女子,双眉微皱,立即吩咐属下:“派人好生看管这些女子,传令下去,在未到我大金京城之前,不得再出差错,把处子之身的女子先单独关押起来,好进献给狼主。”

他这话说完,屋子里几名妇人打扮的女人脸上顿时露出凄惶之色,身子瑟瑟发抖。

四太子看了一眼,转身就走,临走前就丢下一句:“将这些妇人先挑出来送给二太子吧。”

立刻便有金人的士兵拉着我,与屋内其他几名女子一起拖了出去,又派了数人看守房间。

我的肩膀上被狼牙棒重重一击,疼得我几乎都要晕过去,偏偏被金人士兵拉着,好像丢麻袋一样地丢入另一个房间内。

这间房内同样也有数名女子,不过都是已婚妇人的装扮,其中还有几名女子好像是宫女。

看到我的肩膀上已经染了血迹,她们立即惊呼着扑上来,关切地问我疼不疼。

她们叫我郓王妃,我想起了上次梦中的情景。

那一日是一恒向寅娘提亲的日子,寅娘的婢女绿萝告诉他,一恒就是当今圣上的三皇子。刚才那名叫珠儿的女孩也是口口声声称呼我为三嫂,那么我现在是已经嫁给一恒的寅娘了吗?

可是,为什么时间会突然跳到靖康之变的时候?

为什么我再也不能像旁观者那样去看寅娘,而是自己已经成了寅娘呢?

肩膀的痛楚让我晕厥过去,醒来的时候,我的肩膀已经被包扎好,一名非常美丽的女子坐在我身旁。

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!

隐约还有篝火在跳跃,金人的说笑声传进了这间屋子里,屋里却是一片愁云惨雾。

“你醒了?还疼吗?”这名女子立即扶我起来,并且端起一碗清水喂我。

喝了两口水后,清醒过来,我就非常焦急。

现在我到了这个时空,我该怎么想办法回去?

日本人的水牢里到底有什么古怪?赵亨还在那里吗?

“三嫂为何又要回来呢?既然已经走了,为什么又要回来?是放不下三哥吗?可惜三哥为了寻找三嫂,现如今也是生死不知。”

又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听了她的话,叹了口气说:“生死不知总好过落在这些金人手里,若是想到郓王也被这些金人折损,那才是让人难过了。”

其他几名女子也都纷纷落泪,哭泣着说道:“也不知太上皇和皇上如今怎么样了!”

深夜里,一名女子的呜咽之声立刻引起好几名女子的哭泣,瞬间好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,在这间寺院里展开。

我叹口气,决定正视这个问题,于是就问我身边的女子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这女子垂泪说道:“这里是刘家寺。”

刘家寺!

刘家寺!

自从知道一恒来自于宋徽宗的那个年代。我就对靖康之变好好地研究过。

我就对刘家寺这个地名印象非常深刻。

对于大宋的宫眷贵女们来说,刘家寺是一个噩梦。

昔日的金枝玉叶被金人士兵押解入刘家寺的金人军寨,一个个被摧残致死。

大宋的君臣也都在这个时候,被押解入五国城。

无论是嫁为人妇的帝姬们还是未婚的帝姬们,都成了一件件物品可以索取,可以把玩,乃至可以毁掉。

更糟糕的是宋徽宗的妃嫔,足足有二十多位封号较低的妃嫔,都被金人凌辱致死。

我居然落到了这个地方!!!

不行,我要想办法逃出去。

这时,突然有几名金人推开门,看了一眼房间内的女子,问道:“哪个是茂德帝姬?”

没有人回答他,只有我身边的貌美女子浑身发抖。

不过,这房间内的女子都现出害怕,她夹在其中,也没人注意到。

这时,旁边的一人不耐烦地说:“管她哪个是?都说茂德帝姬最美,你只看这群女人中间,谁最美就是。”

又一名金人嘿嘿笑道:“我觉得这里面的女人个个都好看,他奶奶的,大宋皇帝可真是艳福不浅啊!自己的女人都那么好看,就连生的女儿都好看。”

这时,就有一名金人指着我说:“我看这个女人最好看,说不定她就是那个茂德帝姬。”

说完,便要来拉我。

我身旁的貌美女子立即惊慌地喊道:“不要动她,她是我三嫂,你们不是要找我吗?我就是茂德帝姬。”

这几名金人看了她两眼,贪婪的眼光狠狠地在她身上流连,好像要把她身上刮下二两肉。

他们将她从地上揪了起来,就要带出去。

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,使我大声喊道:“你们要做什么?要把她带到哪里去?”

一名金人回头看我,皱眉说道:“我们要带她去伺候大金国二太子,你多什么嘴?是不是你也想要去伺候二太子啊?”

我不禁后退了一步,可是看着这名美丽的女子被他们带走,心里不禁生出一股凄凉。

争夺太下,这是男人们的事情,为什么却要让这些女人们承受后果?

窗外突然一片噪杂声,我连忙趴在窗前,眼前的景象让我吃惊不已。

只见对面的军营前,插着三根长矛,这三根长矛上都刺着一名女子。长矛由背透过腹部,长长的矛尖在火光的照映下还滴着鲜血。

三名女子的衣服都被剥净,更惨的是没有完全死去,她们在长矛上痛哭哀嚎,让人不忍再看再听。

金兵大声说道:“这就是不肯服伺二太子的下场,叫你们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!看你们谁还敢违逆我们大金的贵人!”

身边又响起了呜咽之声,接着一个个放声大哭,既是哭死去女子的悲惨,也是哭自己的将来可能遇到的遭遇。

这是为什么?我几乎都要疯了,我想快点逃离这个残忍的环境,离开这个残忍的年代。为什么我会到了这里来。

我的护身符呢?我的桃木剑和八卦镜呢?

我的浑身都在颤抖吗,但不是害怕是愤怒!如果我能,我会像对待鬼怪一样来对这些视人性命如草芥一样的金兵还以颜色。

寻欢作乐的金兵们已经休息,可是寺院之中女子的哭泣声却仍然不能停止。

“寅娘、寅娘!”有一个声音在黑暗中轻轻呼唤我,可是我却找不到这个声音来自何处。

这个声音十分熟悉,可是却不是一恒的声音!是谁?他是谁?

“是我,寅娘,这里。你听着,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念动五雷咒,我进了房,你就要马上跟着我走。时间紧张,机会难得!千万不要犹豫。”

五雷咒?

“你不记得了吗?”

我前几天督促赵亨背书的时候,曾经从书房里的一本书上无意翻看过,当时就看到过这个五雷咒,眼下也可以背的出来。

我连忙小声背诵了一遍,问道:“是这个吗?”。

这个声音说道:“好,你记得就好,我们同时念这五雷咒,威力无比,到时这地方就会被天雷击中失火,你只要出了厢房往无人的地方去,我立即来找你。记住,现在就开始。”

五雷咒念完,立刻一声雷响,半空中果然就见到火光冲天拔起。

有人开始疾呼道:“失火啦!失火啦!”

又有人叫着,让一部分金兵都赶去救火。

看守房门的金兵立即只留下一个,其他的都被上司叫了出去救火,在他们眼里看来,我们这些女子根本就不敢逃跑。

我忍住肩膀的伤痛,扫视了屋子里,只看到一把破了把的茶壶放在榻上的小几上。

“砰”地一声,我对着桌子,敲断茶壶的嘴,然后握在右手里,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,门外看守的金兵立即进来,疑惑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我招招手,示意他进来。等他靠近的时候,突然高高举起,砸向了他的脑袋。

一声巨响,他的头被打破,鲜血流向脸颊,当即晕倒在地上。

屋内的女子嗔目结舌地看着我,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。

我站起身走到门口,对她们说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快跑啊!”

其中一名女子却摇头说道:“跑?能跑到哪里去?金人有马,一会儿就能追上我们,被捉回来,反而还会遭到更可怕的惩罚。”

“她不逃,那你们呢?”我转身看其他几名女子。却没想到她们也是连连摇头,并且还说:“大宋皇城已破,我们还能去哪里?既然太上皇和皇上都被金人掳来,我们回去不是苟且偷生吗?将来也没有面目见太上皇啊!”

我不由一声嗤笑,连连摇头,这些女人,居然还有这种天真幼稚的想法。

此刻,熟悉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,“寅娘、寅娘,你在哪里?快点出来!”时间紧张,我不能浪费。

我立即拉开门,跑了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