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若有如无 若实若虚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火光冲天,人群杂乱,金人们都忙着去救火,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女人悄悄溜了出来。

临走前,我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趁乱从厢房里偷溜出来,沿着房屋的外沿向外跑去,匆匆一眼,看上去似乎就是第一个房间里看到的香云。

刘家寺女子太多,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布衣布裙的我,寺门原本就是大开,寺外是一片树林。

远远便见到一个人在树林外焦急地徘徊,看到我,立刻欢喜地迎了上来。

我也呆了!

我看着面前的这个人,简直就是张帆来到了宋代啊!

“你是……”我不敢开口,怕自己一开口都是错。

“寅娘,你怎么呢?还发什么呆啊,赶快走啊!”他一把拉住我的手就进了树林,树林里早已经栓着两匹马。

“等等,一恒呢?一恒在哪里?”我要找到一恒。

得知自己身处这个时代,我第一件事就是想要看到一恒。

宋代的张帆诧异地回头说:“你怎么还是放不下他?他伤了你的心,你却还要冒险来找他。现在他不在这里,一定安全无事,你何必还要担心他?寅娘,天下之大,道法深奥,你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蹉跎自己呢?难道你还没有悟道?”

我抿紧嘴,心里被张帆的话惊呆了!一恒伤了寅娘的心?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我怎么不知道?那么温柔的一恒,会舍得伤害寅娘吗?

“快走吧,寅娘,别耽误时间了!”他说着就要伸手来拉我。

我后退一步,躲开他:“不,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有什么资格和立场来对我说这些话?我和一恒之间的事情,和你无关,你不要诋毁一恒。”

张帆更诧异了:“寅娘,你怎么了?我是张玄意张师兄啊!快走吧,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他又一次催促我,将我扶上马去,可是后面却突然响起了人声:“快来人啊,这里有人要跑了!”我扭头看身后,只见一队金兵从刘家寺突然跑了出来,眨眼间,离我们只有一箭之地。

为首的金人高大刚健,好像就是那个四太子。他已经引弓在手,对准了我们,朗声叫道:“赶快下马就擒,否则的话,我这一箭下去,你们两人性命难保。”

“寅娘,快跑!”张玄意突然催马到我身后,拍了一下我的马背,我胯下的马儿立即发力疾奔。

一阵弓弦嗡响,我肩头的伤也突然迸裂疼痛。

眼前一黑,我栽了下去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在赵亨的怀里,身边还多了令良和田立衡。

令良手里的油灯已经熄灭,田立衡手里也见不到蜡烛,只有赵亨的手电发出冷冷的光芒!在这黑夜里,只看到他们三个人的脸庞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晕啦?”

突然之间又回到了水牢里,真是然给我倍感不适应。

赵亨严肃地说:“你刚才自己晕倒的!我还觉得奇怪了!”

我看看四周,咦,日本人呢?哪去呢?

我们四人则置身在一处牢房里,问题是这间牢房没有看到门。

“我晕了多长时间?”

赵亨说:“就几分钟,刚才那个日本鬼被我的桃木剑刺中,你就晕倒了,接着,令先生和田先生也来了。后来,我们一下子就在这里了!”

田立衡倒是不慌张,十分沉着地问令良:“令先生,您看我们在这里,有什么办法才能出去?”

在我们四个人里面,无论经验还是资历还是本事,自然是令良最大。

此刻他也是黑着脸,很不高兴。

令良的眼珠缓缓打量了一下四周说道:“这个地方已经被一股怨气所包围。而且这怨气太多,所以才行成了这个鬼蜮。要想从这里出去,必须打破鬼蜮。”

他伸手问田立衡:“你的蜡烛不是还有一支吗?给我试试。”

田立衡从身上拿出那支蜡烛,交给了令良,神色莫辩地看了我一眼。

令良点燃蜡烛,围着这间牢房走了一圈之后,周围的景象果然大变。

我们又身处在日本人的水牢里面,两边是空荡荡的的牢房。

令良叹道:“晋书有记载,有一人姓温名峭,字太真,发现一个叫做牛渚矶的地方有很多古怪,这个地方的水非常深。他于是焚烧犀角,利用燃烧的光芒看见潭底下有很多鬼怪!从此以后,人们就知道犀角是辟邪的好东西。同理,犀角蜡烛,应该也可以让一切鬼怪事物远避。不过刚才,田先生的蜡烛烧完了,这么短的时间内,这些幽魂居然能用怨气围住我们,实在是强大的怨气啊!”

“走吧!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!”赵亨见我受伤,有点不耐,急于想离开这里。

我轻轻推了一下他,摇头示意不行。

鬼怪还没捉到,赵先生交代的任务也无法完成。

不过有点奇怪,我的鼻尖似乎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。

这股香气非常淡,若有如无,在刚入洞的时候就似乎闻到过,后来又没有了。

只是现在这股香气又来了!

田立衡似乎开玩笑一般地说道:“赶快离开这里吧。我这犀角蜡烛可是非常珍贵的。都用完了我也难得再买。”

令良笑了一声,手里擎着蜡烛当先往回走去。

这条路已经是往回走的路,空洞的足音在洞内回响,每一步就好像踩在心头上。

走了几步,一阵阴风吹来,令良手里的蜡烛突然熄灭。

令良连忙说道:“大家小心一点。”

他又连忙拿出火柴,打算点燃蜡烛。

可是这时候,脚底下的地面开始下塌。洞顶的石头好像雨点一般地往下砸。

令良来不及点燃,连忙带着我们快速向前奔跑,可是在洞口的地方,却突然出现了一队日本士兵,拿着刺刀向我们冲来。

令良从身上掏出符纸,好像蝗雨一般向前抛洒,嘴里大声喊道:“太上老君在此,妖魔鬼怪统统让路,敕令!”

被符纸打到的日本士兵由实体变成虚体,一个个摇晃着消失不见。

令良又拿出桃木剑凌空劈刺,那些鬼魂都不敢拦他。

田立衡走在中间,也没见他出手,碰到他的日本鬼全部都自动消失或者退避。

其中有个日本军官,居然躲过了令良的符,转而攻击起我和赵亨。

赵亨挡在我的面前,伸手用桃木剑刺击对方,这个日本军官也很厉害,居然不惧赵亨的桃木剑,一只手向我抓来。

我急忙从包里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符纸,觑准他冲向我,大声让赵亨闪开。我扬起手中符纸,符纸稳稳向前飘去,贴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日本鬼顿时摇晃扭曲,变成了一个萤火虫大小的光芒。赵亨伸手一抓,就把他抓在了手掌心。

“瓶子。”他对我喊道。

我急忙从背包里拿出瓶子。

此刻,田立衡的声音突然在我身旁响起:“看不出红豆也会捉鬼啊!”

我一惊,手里的瓶子瞬间掉落在地上,摔得四分五裂!

我惊的是,我一直都在隐藏自己,连我爸都不知道我这些事,可是现在一时心急大意,却被一个陌生的田立衡看到了。

看到玻璃瓶碎裂,我就更懊悔了!

我狠狠瞪了田立衡一眼,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偏要在这个时候说话,为什么我自己又不争气,因为他的一句话竟然失手摔碎了瓶子。

前面令良还在对付不断涌来的日本鬼,这些鬼似乎越来越多,而且已经成了一个循环。

赵亨一只手紧紧握着,另一只手挥动桃木剑,动作非常仓促。

赵亨也急了!

催促我说:“快想办法,这个家伙在咬我。”

我一听大骇,急忙在包里翻找,可是一时之间,也找不到合适的容器来装。

“快!”赵亨又在催促我。

我连忙解下脖子上的护身符,拆开,飞快地折成了一个空形的菱角。

折到最后一步时,我对准赵亨的手掌,示意他露出一个小缝隙。绿色的光芒立即从里面飞了出来,钻进了菱角里面。我马上折了菱角的最后一步。

这个日本鬼的灵魂就被我封在了菱角里面。

它在里面左突右撞,总想着要跑出来,可是用符纸折成的菱角就好像一道无形的屏障,任凭它怎么挣扎也出不来。

我松了口气,将菱角小心地放进了背包里的拉链口袋中。

令良又点燃了犀角蜡烛,周围的鬼怪又统统不见。

令良小声嘟囔道:“这个蜡烛,怎么一会儿熄一会儿灭的。我那两个徒弟也是,怎么就这么长时间还没进来呢?”

田立衡轻声笑道:“犀角贵重,如今难得,大概是制作蜡烛的人也偷工减料了吧!至于令先生的徒弟,我想要么就是我们走了岔路,要么就是他们走了岔路。”

果然,没走几步,前面就出现了两条路!

怪事,明明我们进来的时候,是一条路到底,怎么现在眼前有两条路了呢?

而,偏偏此刻,蜡烛的光芒又熄灭了!

赵亨的手电一直在点着,此刻我们周围的景物突然又变了!

眼前是一间硕大的办公室,一个日本军官板着脸坐在桌子前,手里拿着电话,不停地用日本话叽里咕噜着什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