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收魂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此刻,办公室里的收音机里突然传出一个女声广播,居然是宣告日本已经投降的消息,她一遍又一遍地宣读着日本天皇的投降诏书,平静的声音里带着末日的悲伤。

日本军官愤怒了,用力把电话机砸到了地上,又用力把收音机也砸到了地上。他从墙上解下军刀,一边咒骂一边用力在空中砍削。

办公室的大门推开,又一个日本军官走了进来。

两个人叽里咕噜说了一会儿话,脸上闪现出狠辣之色。

甬道里又传来皮靴踏地的声音。

看到这里,我联想起之前那一队日本士兵拿着机枪扫射水牢里的那些人,现在才明白了!

该死的日本人,自己打输了还要杀中国人泄愤!

胸中好像有一团怒火在燃烧,我还没反应过来。身边的赵亨已经一把桃木剑刺了过去,眼前的幻像突然刺破,一股黑气向我们袭来。

赵亨连忙叫我捂住鼻子。

那股黑气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包裹住一样,在我们四个人的头顶上绕来绕去。

令良咒骂了一声,“噗”地扬手,一颗硬物丢进了黑气里,好像击中了什么,发生一声闷响。随之,硬物掉落在地上,居然是一枚核桃,咻地又跳回令良的手心。

接着,那团黑气突然变成了一具骷髅,歪歪斜斜地出现在地上。

令良掌心突然翻开,对准了骷髅的中间,只见一道绿光冉冉升起,一下子就钻进了令良的核桃里面。

令良收好核桃,继续往前行。

田立衡此时赞道:“令先生这个核桃壳真是神物啊,没有洞孔,居然也能摄取鬼魂。”

令良只是淡淡说了一句:“我这个可不是普通的核桃。”说完继续往前走,不再多做解释。

我看了赵亨一眼,彼此心里都明白,令良一定刚才见到我们收魂的举动,所以才先下手,取了这名日本军人的魂魄。以免为我们夺走。

令良突然冷声问我们:“你们两人,捉了那个鬼魂是做什么用?”

我和赵亨互相看了一眼,赵亨立即抢道:“不干什么,就是为了捉着好玩,先生您也难道不是捉着好玩吗?”

令良不回答我们,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。

田立衡在一旁轻笑着问我:“我也觉得奇怪,你们为什么要一个鬼魂呢?有什么用?”

我只当没听到他的话。

这次走了几步,就听到有人喊我们的声音。拐过一道弯之后,居然就是进来的第一条甬道。

令良的两个小徒弟手里拿着油灯在不停地喊着师傅,我老爸也在喊着我和田立衡的名字。

我们答应了,快步走到洞口。

老爸一脸的担心:“你们进去了好长时间都不出来,喊你们也比答应,真是急死我们了。”

问起时间,居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,我们在里面居然耗了七八个小时。

完全不觉得啊!

令良责怪自己的徒弟怎么一直都没送油灯进来。

一个小徒弟说:“师傅,我们进去了,可是每次走到顶头就没有看见你们,我们反复走了好几次。师傅可以问问别人。”

我爸也在一旁点头说:“是真的,这两位小师傅进去了好几回,就是没看到你们。没想到突然你们就出现了。吓死我了,”

两个小徒弟手里拿着好几盏油灯,神情幼稚,的确不像作伪。

在场其他人见我们钻了出来,关切地问道:“令先生。里面到底如何?”

令良脸色一沉,说道:“这里面煞气重得很,今天已经晚了,不适合继续在里面。为防意外,暂时先封起来。无关人等千万不要进去。”

他这话说完,就有很多好事的婆婆妈妈们议论起来,都是说家里的一些蹊跷事。

令良提笔蘸了鸡血,足足画了九道符,用了朱砂,封在了铁门上。这才算是完事。

令良说,等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他会亲自来解开封条。到那时候,里面的鬼就算有再大能耐,也都会在里面被他的符烧死。不可能再出来做人了。

他这样说了之后,自然又是引来无数人对他赞叹。于是又要请他去吃饭。

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打算和赵亨回去,老爸和田立衡却极力留我,一定要我吃了饭再走。

我本来想推辞,可是想到回去也要做饭,倒还不如和赵亨在外面吃一顿,再替赵先生打包回去,于是就答应了留下来。

田立衡早就订好了位子,要命的是居然是吴全的酒店。

我和赵亨是打定了主意吃白食,所以坐了一个离他们较远的桌子。既用不着和别人客套打招呼,也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。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爽极了!

吃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一声尖叫,从二楼梯跑下来一个女人,嘴里喊着“有鬼!有鬼啊!”跌跌撞撞地跑下来,不停地叫着,已经是歇斯底里的状态了!

这个女人一头短发,身上穿了一套紫色的晚礼服,正是吴君。

田立衡所坐的桌子正好靠近她,当即立刻站起身,将她扶住,并且安抚她:“哪里有鬼?别怕,令先生正好在这里。”

吴君一眼看到令良,连忙扑到他身边,惊慌地说:“令先生,这里洗手间有个吊死鬼啊!刚才我去洗手间,拉开门一看,吓死我了!”

令良一听,立即说道:“是真的吗?那我可要去看看了。”

说着就起身。

我突然想到我不能在旁边看了,洗手间里吓唬吴君的女鬼一定是杏儿。是我要求她去装鬼的。

如果杏儿被令良捉走,令良一定会让杏儿魂魄消失,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?

我必须赶快想办法去通知杏儿。

我连忙站起来,赵亨奇怪地问我做什么。

我立即附耳在赵亨面前说清楚杏儿的事情,赵亨听了立即带着我就上了二楼。

可是,令良他们比我靠近楼梯,还是走在了我的前面。

我看着令良上了二楼,走向洗手间,连忙喊了一声:“等一下。”

令良和田立衡等人已经到了洗手间门口,正要推门进去。听到我这声喊。诧异地回头问我什么事。

我满脸通红地说:“我,我内急。”

说完推门就要进去。田立衡却一把拉住我,一双眼睛笑得弯弯地说:“红豆,这么大一间酒店你以为就这一个卫生间吗?去另一边吧,或者上一层楼也行,这里闹鬼。”

我挣脱他的手,说道:“闹鬼我也不怕。”我急着想进去先通知杏儿,可是我老爸却死死拉住了我:“红豆,别胡闹,没看到令先生捉鬼吗?”

他大手一扯,就将我扯了出来。

令良推门进去,我急忙对着赵亨使眼色,希望他赶快也跟着进去,看能不能救杏儿。

可是令良进去之后,他的四名徒弟也跟了进去,等到赵亨想进去的时候,却被人一把拉住,说是里面地方狭小,不能容纳太多太。

赵亨看着我,我被我爸拉着,实在是没有办法。

我听到里面令良大声念咒,不过几分钟时间,他就出来了,手里依旧捏着那个核桃,一张脸好像平板一样的说道:“没事了,大家都可以进去了。我担保以后都不会再有了。”

令良下了楼,看热闹的人们一窝蜂地涌进去又涌出来。

虽然知道杏儿这次很有可能会被令良抓住,可是我依旧存着侥幸的心进去。

里面虽然有人,但是没鬼,杏儿大概真的被令良捉走了。

这也真是不巧啊!没有想到居然就给令良碰到了。

赵亨问我怎么办。

我咬咬牙说:“想办法,把他的核桃偷过来。”

赵亨疑问我:“怎么偷?他那两个核桃从不离身,而且,两个啊,你知道哪个里面装的是杏儿吗?万一拿错了,放出那个日本鬼来怎么办?”

是啊,怎么偷这可是个大难题啊!

我看着令良,跟着他下了楼,对赵亨说: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幸好,我看到令良和田立衡下了楼,转身把手里的核桃交给了他的一个小徒弟,然后又去和田立衡、吴君等人说话。

吴君看到这次令良出马,这么快就替他解决了事情,当即表示感谢,又明亮酒店经理赶快打电话给吴全,让吴全赶过来。

我看着令良的小徒弟,手里捧着两个核桃一直站在旁边,心里真是焦急。

如果等到核桃重新被令良拿到手里,那可就不妙了!

赵亨和我说:“这个核桃要想偷过来只怕很难,令良的这两个核桃从不离身,你看,他也只有将他交给这个小徒弟。小徒弟要是去上洗手间,就把这两个核桃交给别的徒弟,根本就不会带来带去。”

我想了想说:“就算拿不过来,可是只要我们有东西能够换走杏儿也可以的。”

赵亨问我:“你有办法马上弄到两个一模一样的核桃吗?”

我摇头,当然不能。

赵亨叹气道:“没办法,这个真的很难办到!”

我想了想,咬牙说道:“我有个办法。”

我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啤酒,一口全都喝了下去,然后举起酒杯来到了令良所在的这一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