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阎君被削职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到房里,我召唤出杏儿。

她一出现,就害怕地抱着自己的肩膀瑟瑟发抖,哭泣着说:“太可怕了,那个男人太可怕!”

我拉她起来,安慰她说:“别怕,我已经将你要了回来,以后你就不要再去那家酒店了。”

杏儿依然摇头:“不、不是,那个核桃里的男人太可怕!他拿着日本军刀,说着日本话,不停地对我砍来砍去,我再也不要和那个男人呆在一起了!”

原来是害怕那个日本怨灵。

看来那个怨灵的怨气还真强大!

我对杏儿说:“没事了,我不会让你和他呆在一起的,刚才只是暂时而已。以后你就和我呆在一起吧。”

杏儿感激地看着我说:“红豆你对我真好。其实我也没帮到你什么,只是吓了一次,就被那个姓令的抓住了。下次,你要是再想吓那个女人,我还是会帮你。我可以继续叫酒店里另一个女鬼去吓她。”

我摇摇头,苦笑着对杏儿说:“暂时不用了,可惜我不能帮到你,找不到凶手。如果能够早日让你知道自己是被谁害死的,就能送你去地府了,你也可以早点去投胎。”

杏儿摇头摆手,十分欢乐地说:“没事没事,你现在就算送了我去地府,我也不见得能够马上投胎转世,地府现在乱着呢!”

地府现在乱着?

我只觉得心一沉,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生起。

我连忙问道:“地府怎么乱呢?”

杏儿歪着脑袋想了想,竖起手指在唇边嘘了一下,认真地小声告诉我:“我告诉你,你不要到处说啊!有人告了我们阎君的状,说什么阎君徇私枉法,营私舞弊。而且私自与人斗殴,现在这事情已经闹到冥帝跟前了!说是要将阎君移交冥帝。只不过因为阎君受了重伤,等他伤养好才能动身。”

她自己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还听说这事情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!怪不得前段日子好多事情积压着不能办理!”

我的心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擢紧,透不过气来。

一恒身为阎君,居然也会被宵小之辈暗算?我连忙问杏儿:“那你知道是谁告的状吗?这人是谁?为什么要和你们阎君过不去?”

杏儿看到我的样子:畏惧地缩了缩脖子嗫嚅道:“你、你现在的样子好可怕啊!”

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,我连忙安抚杏儿:“别怕,我只是没想到你们地府居然、只是没想到你们的阎君居然会被一个小鬼告状就扳倒了。”说到后来一句,我连忙改了口风。

杏儿嘻嘻笑了,双手齐摆““才不是小鬼了,是巡查使大人。”

“巡查使大人?”我的心想起了第一次过冥河遇到的那个蓝衣人。当时他为一名姓王的商人说情,被一恒拒绝。难道说是他?

杏儿点点头:“对,巡查使有监督阎君职责的权限,而且还可以回去直接向冥帝禀报。”

原来是这个巡查使?我看倒是这个巡查使受到那王姓商人的贿赂来替他说情的吧!

“那你们的阎君现在怎么样呢?”他受着伤,还要受这种委屈,心里一定很难受吧。

“我也不清楚,反正阎君去冥帝那里接受审查是跑不脱的事了,新的阎君马上也会来接手的。”

“这么快?”如果我现在去见一恒,难道说就见不到了?

杏儿迷惘地说:“不快啊,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日子了。我前几天下去就已经听说这事情了,说不定现在阎君已经离开了呢!”

我的心里如遭重击,此时只有一个念头,我要尽快见到一恒!

我立即驱走杏儿,关上门窗,闭目盘膝坐在床上。

我用尽一切意念,告诉自己我要去地府我要去地府我要去见一恒!!!

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,意识就是仍然清醒,我根本就离不开阳世,根本就去不了阴间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我心中大骇!

难道说这段日子我没有去,失去了这个能力?可是不对啊!一恒曾经说过,只要我想去,在无人打扰的时候,清空自己所想,我就一定能够去得了地府和他见面。为什么现在我却失去了这项能力了呢?

我惶恐极了!

是我自己做错了哪里?还是说一恒取消了和我之间的联系不再见我?

一恒,为什么你连个招呼没打就要和我告别呢?

一恒?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我的心突突跳个不停,见不到一恒,我担心一恒出事,一颗心就好像在油锅里煎熬一样。

我立即再次召来杏儿,对杏儿说:“你现在赶快去地府一趟。帮我去打听打听,到底阎君离开了没有。不瞒你,我认识你们阎君,和他也有点交情。我找他有急事。”

杏儿听了先是诧异,继而连连点头,一个转身就失去了踪影。

我呆呆坐在房里,等待着杏儿的回信。心里的震惊依旧不能平息。一恒竟然会被移交冥帝审查?他会怎么样?

想到这里,我只恨自己不能亲自去地府一趟,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这种事情?

这时,房门被人敲响。外面响起了赵亨的声音。

他推门进来,一脸的心事重重。

我的心里乱极了,哪里还有心思顾得上他,于是直接问他有什么事情。

赵亨沉默了好久,终于问我:“红豆,今天你对我爸说你回到了宋朝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我抬头看着他,想到自己梦里见到的惨状,不禁为那些女子感到难过。

我轻轻摇头说道:“原谅我不能告诉你,赵亨,那是我的梦。就当是我心中的一个小秘密吧。”

赵亨有点激动地对我说:“你以为我猜不到吗?是你和那个鬼从前的事情吧。你曾经对我说过,你前世是他的妻子,所以他今世还来找你,可是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难道说你还要跟着他回到从前吗?你还说你活不过25岁,难道说他要拉着你和他一起到阴间?”

我摇头分辨道:“不是、不是,一恒不是那种人,一恒也想帮我,他也想帮我改命,可是他现在被你们赶跑了!我再也见不到他了!”

我忍不住地哭了起来。

一恒、一恒!当我得知一恒被削职待查的时候,心里真为一恒感到难过。在世时身为皇子,离世后身为阎君,几时曾经受过这样的冤屈?

我甚至还在心中暗暗责怪他,纳闷他伤好了为什么不来看我,原来他在地府里遭到了这么大的冤屈,竟然已经要移交去冥帝那里。可我偏偏不能亲自去看他,竟然连和他之间唯一的联系也没有了!

赵亨默默地看着我不发一言,突然转身离去。

我一个人在床上流着泪,泪水打湿了枕头。

杏儿好久都没有回来,哭着哭着,我哭累了,渐渐沉睡过去。

我看到一恒向我走来,身着白衣,面色如玉。

我惊喜地上前抱住了一恒,哭着问他:“一恒、一恒,为什么你不见我?为什么你要走都不告诉我呢?”

一恒轻轻回抱着我,抬起我的脸,深深看着。他唇边带笑,眼中含情,盯着我说:“红豆,不要哭了!我是来和你告别的。”

我越发哭的厉害了!一个劲地摇头:“为什么要告别?难道你以后不能再见我了吗?我不要你离开我。我们不是已经订下了血契,从此以后都不会分离的吗?”

一恒叹气说:“没有办法,我也不想离开你,冥帝的命令不得不从。那个血契你就当做没有吧!”

我恨恨地咬牙说道:“不可能,你招惹了我,转眼又来对我说当做没有?是不是有人逼你?你告诉我。是不是那个巡查使,是他吗?你不是说他是人吗?他是谁?我要知道他,我要去找他!”

一恒摇摇头,叹息地说:“红豆,不要为我迷失了你的本性。”

我生气地对一恒说:“那个王老板明明是伪善,我就不信那个巡查使看不出。那个巡查使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一恒默默看着我,继续劝解我: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冥冥中自有天意。”

“冥冥中有天意?一恒,那据你这么说,如果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,是不是我们也无需做任何努力?你说我活不过25岁,我们的姻缘从此不在。是不是也无需你为我做努力?就让我们就此互相忘记?”

我想我的话也许过于尖锐,可是一恒此时的表现却让我失望。

他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毫不在意,可是作为旁观者的我却难受极了!

他听了我的话,脸上黯然,叹了口气。目光不再看我,而是慢慢转移到了他处,似乎有无限惆怅。

时间难捱地沉默,我激动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。我为什么要和一恒发生争执呢?

我们分别在即,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用在争吵呢?我拉了拉他的衣袖,歉意地对他说:“一恒,你不要生气。我也是为你不平才这样说的。”

他微微摇头,忧郁地对我说:“我都知道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
我再也忍不住地扑到他怀里,对他说:“一恒,别走,你既然已经找了我这么多年为什么又要走?我已经知道我就是寅娘了,你不要走!留下来好不好!我舍不得你啊!”

我哭着对他说:“我昨天无意回到了大宋,回到了靖康之变的时候,我在刘家寺找你,可是却找不到你的人,到处都是金人,到处都是被残杀的女子,帝姬和宫妃都被看守,等待她们的将是为奴为婢的命运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