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九州国际拍卖行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感到一恒的身子在颤抖,惊讶地抬起头,我看到他强忍的愤怒和悲伤。忍不住伸手去拉他,怯怯地叫了一声:“一恒!”

他突然捂住自己的脸,悲伧地喊道:“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。我要是不和大哥争夺皇位,大宋何至于如此不堪一击?”

一恒的话让我大吃一惊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在我眼里,一恒向来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!怎么一下子就和皇帝争夺皇位挂钩了呢?

宋时记载,郓王赵楷,字一恒。性肖徽宗,擅画花鸟,是徽宗最钟爱的儿子,曾经偷偷地参加过重和元年的科举考试,一路夺得头名。在殿试三甲的时候,徽宗一眼认出是自己的儿子,考虑到他本来就是皇子,将原本应该给他的状元头衔给了当年的第二名王昂。

其实照理来说,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人要当皇帝也是尽可以的了!只是当时太子之位早已经给了徽宗的长子赵桓,因此也就与赵楷无缘。

难怪第一次在五亩地见到身为阎君的一恒,面对两个老鬼喊他官家,非常不悦。在他的属下心里,他是官家。可是事实上,他与皇帝的位置无缘啊!

官家的称呼在他听来,句句是讽刺!

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,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一恒。即使得知他曾经参与争夺过皇位,可是一恒在我心里依然是无人可以代替。

我想起梦中寅娘所算的天象,只有轻声安慰一恒:“你也不要太难过。古往今来,这也是宋朝的气运,你父亲宠信蔡京、高俅这种奸臣,朝廷上又都是童贯、梁师成这种小人,就算你不与你大哥争夺皇位,宋朝也抵挡不了金国。”

一恒缓缓放下手,一双眼睛似悲似怨的看我,最后叹了一口气。萧索地说道:“已经过去了千年,不提也罢。”

他转而又问我:“红豆,那个圆盒你要收好了,切记不要再弄丢了。”

我点头,看来一恒已经知道了盒子弄丢过的事情啊!

一恒点头说:“我当然知道,你把盒子拿来给我。”

我立即从枕头底下拿出盒子给一恒。

他接过了盒子,十分专注地凝视了好久,接着,轻轻在盒子底部一弹。居然盒子下面还有一层。

我惊讶地看着他,说不出话来,这个盒子我外婆收藏了好多年都没有发现下面居然还有一层啊。只是这层非常薄,几乎只有几张纸那么薄。

他弹了一下盒子,喟叹道:“这个盒子原本就是你喜爱的东西。我离开之后,已经与接任的阎君说好,来往于阴阳两界的通阴人依旧是你。届时,你只要写一纸叩请书塞到这个盒子里,下任阎君自会召见你。”

“可是,阎君不是你,我还来往于阴阳两界有什么意思呢?”我是十分怕麻烦的人,只有极力推辞。

一恒叹口气,摸了摸我的头发说道:“红豆,你做这些事,也是为了修炼。于你有莫大的好处。“

我突然记起马脸老鬼的话,连忙拉着一恒的袖子摇摇说道:“我听你身边的人说,要我炼一种九转阴阳还魂丹,你才可以还阳,是吗?”

他怔怔看了我半晌,然后说道:“你从哪里听来的。”

没有这回事吗?那为什么马脸老鬼还那么慎重地对我说?

我狐疑地看着一恒:“一恒,你不要骗我。如果那个什么丹真的可以让你还阳的话,为什么我不试试呢?”

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说:“红豆,你相信我吗?”

我点头:“我信你。”

“信我的话就不要炼什么还魂丹了,九转阴阳还魂丹所需的药材珍贵之极,而且炼丹之人也颇为耗费心血,丹成之日往往就是炼丹人力竭之时。我不愿要你去炼什么还魂丹。”

“可是,这还魂丹可以让你还阳复活,你不是心心念念着要和我在一起吗?你不肯让我炼丹,我怎么样才能和你在一起呢?”

“红豆。我的确想和你在一起,可是如今冥帝召我,我不得不去。红豆,你多保重。”

一恒的身影渐渐淡化,我连忙伸手去捉,却怎么也捉不到他。他渐渐从我梦中消失,睁开眼,我的眼角还留着湿润。

一恒,难道你就这么走了?

既然如此,为什么当初又要来我的梦中?

我的手里依然还拿着盒子,窗外已经是天亮了!

起床之后,赵先生叫了我和赵亨,说是从今日开始,就要教我们学习茅山道术,画符念咒,捉鬼驱邪。

一整天我都没有精神。

下午,我接到外婆的电话,问我怎么最近都没有回去看她,是不是很忙。

外婆说,舅舅最近给我爸帮忙跑腿,他欠吴全兄妹的100万已经有人帮他垫付了,还让舅舅不要着急还,又说起五亩地里前两天发现一具尸体,是个年轻的男孩子,不知道是被谁杀死了抛尸到五亩地。

我一听舅舅的钱有人还了,就很惊讶,连忙问外婆是谁,外婆说她不知道,要我问问我爸,估计我爸知道。外婆很不安地说:“虽然是你爸介绍的人,可是这当中也怕又有什么,你还是问清楚的好,唉,这么大一笔钱,到哪天才可以还啊!”

放下外婆的电话,我立即给我爸打了过去,开口就问借钱的是谁!

我爸说:“是立衡,他昨天听吴君说你舅舅欠了100万,所以主动帮你舅舅先还了。”

我只觉得不安,立即问我爸:“10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,他怎么这么好心?而且,他到底是什么人?他不是做什么瓷器鉴定吗?哪来的那么多钱?”

我爸笑得很开心:“傻姑娘,你以为是什么人都能做瓷器鉴定的吗?玩古董这一行,起码要祖宗三代都要有这方面的经验和熏陶。立衡家的生意大着了,只不过之前他一直在日本,近几年才涉足内地,找到了你姑姑,顺便照顾了我。”

“日本?爸爸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更惊讶了:“您是说,他之前是住在日本?那他是日籍华人?”

老爸笑道:“什么日籍华人?他根本就是日本人,他的日本名字叫山田立衡,是为了在中国方便,才改成田立衡!”

没有什么让这件事让我更惊讶了,我想起在地牢里他对待那人骨的淡漠和冷血,现在才明白,原来他是日本人,难怪看到那些冤屈的死人骨头毫无感觉。

爸爸继续说:“当初日本投降时,你云姨的妈妈当时才15岁,路上不小心失散了,后来一直留在中国,生下了你云姨后才去世的。立衡遵照他爷爷的嘱咐,特地回国寻找亲人,花费了好大的周折才和你云姨认亲。这当中,还有张妈的功劳啊!”

我无心听爸爸说这些,只是急着问田立衡的身份背景:“那他到底是做什么事情的?”

“他们家生意很多,最有名的九州国际拍卖行就在立衡名下啊!”

九州国际拍卖行!提到这家拍卖行,我是太清楚了!就算不懂历史,不关心国事的人也都知道啊!很多清代皇宫里的古董都由他们拍卖行出售。甚至有人说,他们出售的古董就是八国联军时抢掠的那些皇宫里的物品!

所以这家拍卖行名气虽然大,在国际上受欢迎,可是在中国人眼里,都觉得是耻辱,是强盗!

我的心简直沉到了河底,我立即问爸爸:“舅舅在帮他做什么事情?”

他对我的口气毫无察觉,依然笑呵呵地说:“你舅舅现在帮他开车,一个月的工资高得很,再跟着他赚点外快,要不了几年就可以还了这笔钱,你放心吧!”

放心?我怎么放心得了?就在我没注意的时候,这个人居然一步步对我的家人下手了!

我非常清楚地对我爸说:“爸爸,我奉劝您一句,立即和田立衡断绝一切来往,对于和一个日本人在一起的人,尤其还是我爸爸,我绝对不能容忍。”

我爸听了非常诧异,立即在电话里喊了起来:“红豆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日本人怎么呢?现在都讲究中日友好了,你管他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?他帮你舅舅还了100万你还不高兴?”

“对,我不高兴,因为我不希望为了100万,而使你们栽进他的陷阱里。”

放下电话,我气得胸脯直起伏,赵亨推门进来,皱着眉头问我:“你是和谁打电话呢?怎么这么激动啊,是和谁吵架了?”

我看了他一眼,没有解释,立即又拨打我舅舅的手机。

可是得到的消息却是该用户不在服务区。

我气愤地摔下电话,想想,又和我爸打了电话:“舅舅的电话我怎么打不通?他人在哪里?”

大概是因为我刚才的口气不好,我爸说话语气也很不好:“我不知道,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。”啪地一声,他居然挂断了电话。

看着手里的电话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即使我找到了舅舅又如何?田立衡已经帮他还了钱,说不定还签下了合同也是有可能的。

而且,我自己也觉得诧异,为什么我一听说田立衡是日本人就这么大的反应呢?我是不是对他有着太多先入为主的偏见?

可是无论如何,这个人总给我一种不踏实的感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