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曼陀花海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亨一直在旁边看着我,此刻终于开口问我:“到底是什么事情,你就不能和我说说吗?”

我看了看他,心里也烦恼极了,实在忍不住,于是就把我舅舅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赵亨听了,好久没有出声。

末了,他站起身说:“这事情也怪我,要是早点帮你舅舅解决了这件事,现在你就不会有这个麻烦了,你等等、”

说完居然走了。

我支着下巴胡思乱想,还带点感伤,让我等等?

等什么?难道又要去找赵先生。虽然之前说过要帮我舅舅还债,可是数目太大,我哪里好意思开口。

发了一会儿呆,门外又有人敲门,是赵亨喊我,说是赵先生找我。

赵先生在书房等我,一见我进去就说:“红豆,是我的疏忽,既然答应了你,也应该马上办到,我已经和赵亨说好了,一会儿你就和他一起去姓田的那里,把这笔钱还了!”

我还傻呆呆地没有反应过来,赵亨却以为我要拒绝。他说:“红豆,你不要想了,欠我们的总比欠那个日本人的好,谁知道他还包藏着什么心思呢?我总觉得这个人是冲着你来的。要不然,他无缘无故,为什么要帮助你舅舅?”

我木木地点头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赵先生说:“那好,现在就让赵亨陪你去还钱,一刻也不要停留。”

我点头嗯了一声,直到赵亨把我拉出门才醒过神来。

我看着赵亨,好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。

他自得的问我:“是不是很开心?”

说实话,我压根没一点开心的感觉,到现在还不能完完全全地反应过来。

我轻轻对赵亨说:“数目太大了,我心里很不安。”

赵亨的笑意抑制不住:“不安什么?我愿意帮你。我借给你总好过你借日本人的钱吧。”

我点点头,是啊,的确。赵先生的钱欠着也就是欠着了,我可以慢慢还,可是欠了田立衡的钱却感觉好像头上悬着一把钢刀一样!

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!

等到我找到我爸家里的时候,他却不在家。

我不知道田立衡住在哪里,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。好在张妈拿出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田立衡的手机号码。

我立刻拨通了号码。

听到我的声音他有点意外,也很高兴,对我说:“红豆,你怎么会想到打电话给我呢?这真太让我吃惊了!”

拿着电话,我感到好笑:“你为什么会感到吃惊?难道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?”

“红豆,你什么意思?我不明白。”这人还在装糊涂。

我问他:“我舅舅呢?他在哪里?”

他轻声笑道:“哦,你舅舅帮我做一件事去了,目前不在本市。”

我听了就有点怒气:“你能联系到他吗?我有点急事想找他。”

“恐怕不行,现在我也无法联系上他。”

他的语调虽然客气,但是我可以想象到电话另一端的他一定非常得意。

我直接说:“我有点事,想见你一面。”

“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!你有什么事想见我呢?”

“不要绕圈子了,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了我舅舅那100万。我现在就把钱还给你,你住哪里?”

田立衡立即说了一个地址,那地方居然是郊外!

他听到我的声音里有犹疑之色,于是说:“我住得比较远,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也不用来,不过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大概一段时间,恐怕你再要见我就有点困难。”

好吧,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去了!

赵亨陪着我,开车送我到郊外。

这里两边都是田地,路上的路灯相隔较远,黑漆漆的夜里,要不是汽车的车灯照亮,走在这里都觉得害怕!

田立衡的屋子在一片富人别墅区,这片小区是专门为富人打造的。独门独户的两层楼小洋房,前面还有花园,小区内的绿化都有人打理。

田立衡的屋子格外的好辨认,屋子周围的照明非常亮眼,即使是黑夜里,也能一眼就认出它的与众不同出来。

屋前有着拱桥和流水,白墙黑瓦。他的屋子就好一副中国的水墨画,又好像一颗亮眼的明珠,镶嵌在这座富人小区的一隅。

还没靠近小桥,就听到有个奇怪的声音问道:“你们是谁?来干什么?”

我吓了一跳,左右看看,并没有什么人啊!赵亨指着草丛中的一个喇叭,示意我看。

原来如此,看来他不但有喇叭,恐怕还有监控录像吧。

我咳了一声,刚准备回答,就听到田立衡的声音说:“红豆你来了?直接进来吧!”

没走几步,他却又说道:“等等,你还带了一位朋友来?”

“是的,你该不会不欢迎吧!”

“怎么会呢?你想到哪里去了!一起进来吧,不胜荣幸啊!”

两扇铁门自动地徐徐打开,一片紫色的花圃背后,一座很古风的屋子出现在我面前。

田立衡身穿一套黑色的日本武士服,坐在屋子的正中间等着我们。

他的前面还摆着一套精致的紫砂茶具。

屋檐下还立着一只精致的鸟架,上面停歇着一只色彩斑斓的金刚鹦鹉。

见了我们,它立即叫道:“有人来了,有人来了!”

原来,刚才那个奇怪的声音是这只鸟发出来的。

田立衡伸手请我们坐下,含笑说道:“有客自远方来,先饮一杯茶?”

我立即说道:“不用了,你玩这花样我们也不懂,也没有时间来懂。我只问你,你是不是帮我舅舅还了那100万,如果还了,就把欠条拿出来,我这里有张卡,卡里也是100万,我现在就给你还回去。你放过我和我舅舅吧!”

田立衡听了我的话,脸上波澜未现,笑吟吟地反问我:“何必这么急呢?我是真心想帮你。我看你是不是对我有误会?”

“没有误会。反正我把钱还给你,你也马上让我舅舅回来,放他自由。”

田立不答话,手里却摆弄着茶具,不一会儿,他沏了茶,倒满三杯,逐个地递给我和赵亨。示意我们接下喝了。然后说道:“红豆,我有个问题,为什么你对我充满了敌意?我自问我没有得罪你的地方,也没有哪些地方做得不恰当啊!”

我看着他,这个人平心而论,确实不错,一看就是名门范儿,是出自于良好的家庭教养范围。可是我就是对他反感,这种反感是我与生俱来的第六感,而且在得知他是日本人以后更加强烈了!

“你的确没有得罪我。可是,不是非要得罪了我我就会不喜欢的,我不喜欢一样东西往往有很多理由。”

我告诉他:“因为你是日本人,所以我很不喜欢你。”

他惊讶地笑了:“就因为是日本人吗?你这个理由太可笑了!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“不,一点儿也不可笑。就算过了再多年,日军侵华的历史依然存在,我还是不喜欢。”

他轻笑起来,笑声中带着不以为然:“我倒不知,看起来你年龄这么小,也没有经过那个年代,为什么也要如此的仇视我们日本呢?”

我毫不留情地指出来:“做过的就是做过,不是靠着改改教科书就能够抹煞去的。况且,我虽然年纪小,可是我骨子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!”

田立衡继续笑着。

赵亨一把拉起我说:“钱既然还了,我们就走吧!”

金刚鹦鹉也在后面叫道:“送客、送客!”

赵亨拉着我就走出了田家的大门,田立衡在后面站着也没有阻拦。

可是,当走进那座紫色花圃之后,眼前的景象居然都变了!

没有拱桥流水,也没有白墙黑瓦,周围只有一大片紫色的花海。一阵风吹来,香气熏得我的头发晕,刺鼻极了!

“红豆,香气有毒!快捂住鼻子。”

赵亨的话刚说出口,我就已经意识到了。

我们连忙用袖子捂住鼻子,可是依然挡不住浓烈的香气。

“这是什么花?”我大声问着赵亨,赵亨也不知道。

田立衡的声音娓娓传来: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这是紫色曼陀罗,代表着恐怖和神秘。”

我有点害怕了,我倒无所谓,可是连累赵亨就让我于心不安了:“你是什么意思?你想做什么?”

曼陀罗的香气让赵亨的脸上都呈现了醉人的酡红色,我自己也觉得双颊发热,头重脚轻。

田立衡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没想做什么,我只是想留你们在我这里多住几天,我对那位赵先生的天眼比较感兴趣。”

是冲着赵先生来的?

这是,赵亨突然从身上抽出一把小刀,沿着自己的胳膊划了一下,鲜红的血顿时流了出来。

我惊讶地喊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他脸上的神色不再迷离,似乎清醒。

“红豆,跟我走。”赵亨拉着我向前走去。我跌跌撞撞地跟着赵亨,走了几步之后,居然已经站在了拱桥之上。

居然已经走出来了!

我看着身后的曼陀花海感到惊讶。

田立衡轻轻笑道:“不错,的确是有点意思,我还有第二关,看看你们的本事吧!”

拱桥下的水顿时翻卷了上来,浪花都打到了我们的头上,一只硕大的黑色乌龟冒出头来,张大了嘴巴向着我们跃起。

赵亨拉着我急忙向前跑,可是这座拱桥就好像没有尽头一样,越跑越长,你每跑一步,它就越长一寸,完全都跑不到尽头。

两边的水浪滔天的卷来,黑色的乌龟已经跃到了桥面,离我们仅有一步之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