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糊涂鬼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粥是早就放在瓦罐里煨好的,熬得发稠的白粥上夹杂着粉红色的肉糜,撒上碧绿的葱花,香气四溢。

走进赵亨房里,发现他还是保持着我走时的样子,一双眼睛直愣愣看着前方,一看就知道事发呆。

我走过去轻轻叫醒他,他好像受惊一样,长长的眼睫毛眨了两下,然后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好像很苦恼的样子!

“你怎么啦,脑子烧糊涂了?不认识我了?”我感到好笑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。还好啊!已经退烧了啊!

唉,他这次也可以说是为了我才受的伤,遭的罪。心里一股歉意,觉得自己十分对不起赵亨。

我用勺子舀了粥送到他嘴边,柔声对他说:“来,听话,把这粥吃了。”

他果然张嘴就吃,非常乖顺,这让我太意外了!难道这小子良心发作,知道我在旁边守了他两天很辛苦,所以才这么配合。

一大碗肉粥被他吃完,我也非常有成就感。

他吃完了之后就自觉地闭上眼睛靠到床上。

摸摸他的头,既然退烧,那就多休息!明天我还要回学校,也要早点睡了!

一大早起来,时间都已经是8点多钟了,想着今天是周一,10点多还有堂大课,我连忙爬起来,手忙脚乱的洗漱了出门。

还没到公交汽车站就看到黑压压的一大群人,心里就已经生了退意,可是再看看过去的出租车,每一辆上面都有人。

好不容易等到自己要等的车子,硬着头皮挤了上去,简直是前胸贴后背那种状态。

现在想想,平时,每天有赵亨接送的日子还真是幸福啊!

下课之后,我回到寝室里清理东西,正好姚小蝶和宋真也回来。

看到姚小蝶,真让我很意外,她的样子非常憔悴,本来就很瘦,现在看上去更瘦了!

我想起上次介绍张帆去帮姚小蝶家,也不知道事情解决了没有。于是开口问她。

姚小蝶摇摇头,叹了气没说话。

宋真也是没精打采的,感觉谈兴不高。

自从艾茉死了之后,我又没怎么住在这间寝室,感觉三个人直接话也少多了。也许是因为我这段时间没怎么呆在寝室的原因吧。

问起新搬进来的女孩子,宋真说是个富二代,住在寝室里也只是装装样子,其实早就和男朋友一起在外面租房住了。

我始终没有问宋真白水晶的事情,也没有提起张帆。

走出寝室大门,姚小蝶突然从后面追了上来,喊着我要我停下。

“红豆,刚才我是当着宋真的面不方便说,你别介意啊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姚小蝶又说:“也不是故意瞒着宋真,只不过这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,所以也就不敢再说了!”

“哦。”

姚小蝶吞吞吐吐地说:“你还记得我们家那只狗吗?”

我点点头:“不是说被车撞死了吗?”

“可是,我们家有时候半夜里总是能听得狗的叫声。”

“会不会是外面的野狗叫啊。”

“不是的,那狗叫声非常清楚,好像就在我家里一样。然后我爸半夜大着胆子起来看,那叫声也没有了。”

其实我觉得夜里听得狗叫声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狗这个东西非常警觉,一般只要陌生人从门口路过,有的狗就会一个劲地乱叫。

“会不会是你们家邻居养的狗呢?”

“也不是的,我家附近的邻居没有养狗的,养猫的倒是有一只。”

姚小蝶又神经兮兮地说:“我怀疑是不是我家那只老狗回来了,因为我听着那狗的叫声很像我家那只老狗。”

我有点好笑,狗的叫声不都是差不多的嘛!

姚小蝶一个劲地摇头:“不一样,不一样的,狗和狗的叫声完全不一样。”

(⊙o⊙)…,好吧!我没养过狗不知道。

虽然说外婆家的村子里好多人家都养狗,可是因为外婆过阴的关系,总要和那些脏东西打交道的,所以家里根本不养狗。

“上次不是介绍了一个朋友去你家看了吗?他怎么说?”

姚小蝶说:“他来是来了,可是他说的话我爸不高兴。”

“你爸怎么不高兴呢?”

“他说我爸收藏的一幅画有邪气,让我爸交给他驱邪。我爸不愿意,所以最后就走了。”

我想,张帆还不至于说谎吧!既然他说他们家这幅画有问题,那就肯定是有原因才这么说的。我问姚小蝶:“你们家这幅画是什么画啊!”

“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画啊,是我家里早就有的,我爸这个人,喜欢家里挂点书画之类的,显得自己比较有学问,爱艺术。而且这画,在我奶奶的奶奶那个时候就有的,听说是民国一个什么有名的画家给画的。”

民国啊,我于是乱猜:“张大千?齐白石?”

姚小蝶一个劲摇头。

我也哈哈大笑起来:“要是你们家真有他们的画,那可就发了!”

姚小蝶也笑着说:“就是啊,亏我爸还拿着当宝贝。”

“这样吧,我师兄这几天不舒服,等他好了我再和他一起去你家看看啊!不过上次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张帆吧,他的话应该是可信的,如果你们家那幅画有问题,那听到黑狗叫也很容易解释啊!”

我告诉她:“你们家的狗养了十几年了,也算是有感情的了。它觉得你们家里遇到了危险想报警告诉你们那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姚小蝶听了犯愁:“那怎么办?那你早点来我们家啊!”

我点头答应:“放心,我一定把你这事放在心上。”

回到赵先生家,我立即就去赵亨房里,床上没人。客厅也没人,推开书房的门,居然在书桌后看书。

这可真是稀奇啊!平时都是我逼着他才拿起书本的。

我轻轻合上门,没有惊动他。

我走到厨房里开始准备晚餐,杏儿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摇摇晃晃地告诉我:“今天早上,老爷在楼上不知忙什么。中午饭也没吃。少爷也是一大早就进了书房,到现在都没出来。”

杏儿已经以女仆的身份来定位自己了,并且称赵亨为少爷,赵先生为老爷。

我不急头疼:“他们都没吃中饭吗?”

杏儿摇头:“没,他们懒得做,老爷还要杏儿做饭。可是厨房里没有菜,杏儿也不敢出门。”

哦,我想了想,然后告诉杏儿:“以后我会提前把菜买回来,我不在家的时候,你就负责做给他们吃吧。”

杏儿欢喜地点头说:“好啊好啊,以前在家的时候,我们家人也喜欢吃我做的饭菜。”

我惋惜地说:“其实你现在想去投胎转世也是可以的。不一定非要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啊!”

杏儿跺脚:“不、我才不愿意做个糊涂鬼了,我一定要弄清楚是谁杀的我,为什么杀我。”

晚上,郭晓佳打来电话:“红豆,今天警察刚找过我。”

“警察找你?为什么?”

她的情绪非常低落:“韦韬死了!警察来找我,问我之前见过他是什么时候。可是我都好久没和他来往了!”

“韦韬死了?怎么死的?”

“听说是被人杀死了丢在附近的一个野坟地里,那地方叫做五亩地。”

五亩地?我瞬间想到外婆给我打来的电话,原来,外婆说的那个男孩居然就是韦韬啊!

“既然他死了,你也就别多想了。他做的本来就不是正经事,上次你不是差点都要被他连累吗?他是不是拿了人家什么东西才被人追杀的啊!”

郭晓佳说:“红豆我想和你见面,当面有话对你说。”

我想了想说:“那你就到赵先生家里来吧,反正你也是知道地址的,而且杏儿也在这里了。”

“杏儿也在这里?”郭晓佳很高兴,可是转眼又担心:“可是我阳气重,杏儿不敢接近我吧。”

“没事的,待会来我会有办法的。”

过了一个小时,郭晓佳就来了。

我递给她一杯水让她喝了。

喝完之后她问我:“这是什么水啊?”

我笑着告诉她:“这是符水,可以暂时让你能够和杏儿见面的符水。”

郭晓佳立即皱着鼻子吐舌头,想呕也呕不出来:“那不是烧的纸灰吗?你让我喝纸灰啊!”

“纸灰怕什么?喝了这个你身上的阳气就会减弱,保证你没事,你相不相信我?”

“信,我相信。”她刚点头,就看见了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杏儿。大叫着杏儿的名字立即扑了上来。

郭晓佳又哭又笑,我连忙对她嘘了一声:“不要吵啊,小心赵先生发脾气的。”

她伸了下舌头,又问杏儿怎么会来到我这里。

杏儿于是就把被被令良捉,我又如何求令良放的事情说了一遍,听得郭晓佳破口大骂令良和吴君两人。

骂完之后,郭晓佳就对我说:“红豆,其实刚才电话里我不方便说,还有事情我都没说清楚,今天警察来找我,问我有没有见过韦韬,我的确没有见过韦韬,可是韦韬和我有一个共同的QQ号,不对外开放,记录的都是我们恋爱的事情,然后我们也在里面互动留言。我和他分手后就一直没上那个号了,可是我今天被警察找了问话之后,我再去登录那个QQ号,发现里面多了很多奇怪的东西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