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法医鉴定中心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躺在抽屉里的尸体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霜,脸部狰狞地扭曲着,龇牙咧嘴。即使死相非常可怖,郭晓佳也一眼认出来这具尸体就是韦韬。

贺法医在一旁问她:“怎么样?是不是这个人?”

郭晓佳艰难地点点头,一颗眼泪掉了下来,落到了尸体的手上。

贺梓楠见了,只是微微皱眉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一旁的老明倒是立即“哎呀”了一声,小声嘀咕:“这眼泪掉到死人身上是不好的事情啊,那是舍不得他走,不愿意让他去投胎。”

我拉了一下郭晓佳,知道她看了韦韬的尸体心里难受,还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最好。

“走吧!”我轻轻说了一声,突然,另一个柜子里传来咯咯的响声,贺梓楠听了眉头一皱走了过去。老明虽然害怕,此时还是拉着她说:“让我去看看。”

贺梓楠摇摇头走过去,伸手拉开柜门,拉了两下拉不动,再用力一拉,一具尸体刷地一下滑了出来,一下子跌到了地上,大概因为冻得时间长了,竟然摔成两段。

那具尸体的胸腔大概曾经被打开过,从颈部到腹部明显的一道缝线,好像一条大蜈蚣一样。不可否认,缝线非常齐整漂亮,看得出做手术的人有一手真本事。不过陡然看到瘪了的腹部,总是叫人感到难受。

只是这具尸体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,好像哪里曾经见过。因为冻硬了,两只原本应该是眼睛的地方,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眼眶子。

郭晓佳抓紧了我的手,使劲拉着我,示意赶快走。

我也不敢再看下去,立即和她走到门口。

不得不佩服贺法医和老明,两个人戴好了手套立即着手将那具尸体重新搬回了冷柜里放着,又检查了弹簧,然后才出来。

看到我和郭晓佳一脸的紧张害怕,贺梓楠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别怕,这人和你们不相干。鬼这个东西就算要找也要找和他有关系的人,所谓是冤有头债有主。”

老明在一旁嘀咕道:“贺法医,您说得也太瘆人了,您每天呆在这里就不害怕吗?再说了,有的家伙本来就不是好人,哪里管什么冤有头债有主啊,谁碰上了谁倒霉!”

老明这话我觉得说得很对,本来嘛,这种事情其实也没有完全的规律可循,尤其是那些恐怖分子袭击,周围无辜死去的人就可以说是倒霉了!

贺梓楠轻声笑了一下说道:“你说得也有道理,我突然想起来,这家伙可不就是个丧心病狂的!”

老明好奇地问:“这个家伙是个什么来历啊?”

贺梓楠说:“起先劫杀了一个出租车司机,后来又绑架一个女孩子,企图强奸,幸好女孩子的家人赶到,当时阻止了他,要不然又是一条人命。”

我听到我的声音在问:“这个家伙是不是把杀死的出租车司机塞在了车尾里?”

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我不禁苦笑。

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我拉着郭晓佳的手说:“赶快走。”

飞快地下了一楼,两边的松树居然密密麻麻地围住了这栋楼的出口。

阴暗的尸气从头顶袭来,我回头,看到身后的老明和贺梓楠都不见踪影。

郭晓佳惊慌地抓住我的胳膊问道: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出去?”

我拉着郭晓佳又折返到二楼,看到走廊里所有的门全都自动打开,接着,耳朵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。

贺梓楠呆呆地站在走廊里,脸上已经变色,老明也吓得牙齿打颤,嘴里说道:“奶奶的,大白天的,真是活见鬼了!”

其实哪里是大白天,太阳已经落山,暮色已经笼罩大地。

往上走,不能,往下走,也已经是阴气重重。一副窗帘突然从窗户里飘了出来。挡在了我们面前。

眼睛无意瞟进窗子里,屋子里竖着的骷髅架已经倒在了地上,鲜红的血顺着天花板不住地往下流。

郭晓佳的牙齿开始打颤,声音连我都听得到。

“红豆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其实这个问题不用回答,眼前的一切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。

放冷冻柜的屋子里发出了更加猛烈激动的声音,只是眨眼的功夫,所有冷冻柜全部打开,有的尸体已经慢慢坐了起来,有的却还在抬手臂。

其中有一具尸体已经站立了起来,他一步步地走过来,直直的脚步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足音。他的胸膛上有一条缝线,他的双眼都已经被挖空。

他朝着我们飞快地走过来,明明缓慢的动作一转眼就到了我的面前。

他的双手准确地掐住了我的脖子,嘴唇虽然没动,可是从牙齿里却发出声音:“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。”

我费力地去掰他的手,双脚也轮换着踢他,可是完全没有效果。

一旁的郭晓佳和贺梓楠都扑上来,用力想拉开这具尸体。可是她们的力气太小,压根没用。

老明急得团团乱转,看到角落里有一把扫帚,立即跑过去拿了起来,冲着这具尸体拼命地拍打,可是无济于事。

他就好像铜筋铁骨一般,根本就没受半分损伤。

我几乎都要窒息,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挂了。

糟糕的是,更多的尸体从冷冻盒子里慢慢坐起来,然后一个个走下床,走出来。

他们互相拥挤着,争先恐后的想挤出来,前面的挡住了后面的,被推倒,踩踏。后面的拉住了前面的,也被回以一拳。

眼前的这具尸体用可怖的声音告诉我:“是你,是你害了我,要不是你,我早就逃脱了!你害得我被人打断了双腿坐牢,害得我在牢里被人欺负,最后还害得我被人打坏肾脏。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会死?”

“不,不可能、我没有让人打断你双腿,也没有让人打坏你的胳膊……

“抵赖也没用?我知道不是你,可是指使这一切的人是为了你。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你……是你……”他发出嗬嗬的声音,双手用力扼住了我的脖子,一双可怖的眼睛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。”

郭晓佳拼命地冲着这具尸体又踢又打,可是还是没用。她突然操起旁边一具走出来的骷髅架,拼命地照着我面前这具尸体打了过去。

“哗啦”一声,骨架全部被打散,掐着我的尸体阴测测的笑了,似乎在嘲笑郭晓佳的愚蠢。

逮住这个机会,我一拳捣到了他的口里,接着又一拳,捣到了他的腹部,急声念了一个驱鬼咒。

他被我的两下重击打得连连后退,可是我的驱鬼咒对于他没用。

这是一具僵尸!

他转而换了目标,立即又去掐郭晓佳的脖子,郭晓佳吓得脸色剧变,连声尖叫。

一具又一具尸体从冷冻室里出来,老明吓得连忙向楼下跑去。

看到眼前这样,普通的驱鬼咒恐怕是对付不了他们,我连声念了定身咒,定住了一个又一个的尸体。

冰冻得苍白的手指没有再继续缩紧,我用力打下手指,拉了郭晓佳就往外跑,贺梓楠还不肯走,犹在奋力地把尸体全都塞回冷冻室。

跑到楼梯口的时候,后面的尸体又全都动了,我的定身咒时间有限,不能太长时间限制他们。

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一下子让我慌了手脚了。

被打退的僵尸一个接一个的又从后面赶了上来,这时,突然其中有一个僵尸拦住了其他的僵尸。

这个僵尸,竟然是韦韬。

“韦韬!”郭晓佳喃喃自语,眼里一滴泪又流了下来。

“快走!”我拉了郭晓佳立即下楼,下到一楼觉得不妥,回头一看,贺梓楠居然还在上面。

这名女法医已经被好几具僵尸围住,此刻她的脸上也没有慌乱,手上握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拿来的手术刀,一刀一刀地在前面用力划着。

脑子里突然传来赵先生的呼唤声:“红豆、红豆,你在哪里?遇到什么危险了?”

我惊讶地抬起头到处看,却没看到赵先生的踪影。

赵先生的声音继续在我脑海里回荡:“红豆,不要惊讶,是赵亨,感应到了你有危险,你快告诉我,是什么情况了?”

我连忙说道:“先生,我现在在公安局的法医鉴定中心里,周围有很多僵尸,现在走不脱啊!”

赵先生的声音从容不迫地传来:“别急,红豆,我教你天雷咒,你赶快用着试试。”

赵先生飞快地说了天雷咒的咒语,又要我在脑子里先过了一遍,然后让我试着大声说出来。

此时,已经有僵尸从楼上跑了下来,他们围在我和郭晓佳的身边,伸长了手臂,;露出长长的牙齿,企图来咬我们。

“大德天雷咒!急急如律令!敕退!”

我用力念出来,随着我的声音停止,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闪电,接着一道闷雷在天边隆隆响起!

雷声滚滚中,这些尸体惧怕地往后面飘动了一下,没有再拥过来,可是却仍然还在我们周围晃荡不肯离去。

“红豆,怎么样?奏效吗?我听到你那边有打雷的声音!”

我告诉他:“先生,效果不大啊,这些僵尸只是后退了,可还是围着我们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