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大德天雷咒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先生诧异的说:“不对啊!天雷咒至刚至猛,对付阴寒尸气最有功效。你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了!”

就在这说话的功夫,一具具僵尸又围了上来,其中一个居然拼命的抓住我胳膊咬下去。

一阵疼痛钻心,我大叫了一声,用力一脚踹在了这个家伙的肚子上,将他踹得飞了出去。

赵先生急忙问我发生了什么,我来不及回答,拉着郭晓佳矮下身子,从下面穿出了他们的包围圈。

我忽然发现。这些僵尸直直地转身,直直地冲着我们袭击,却不会转弯或者弯腰。

又一个家伙冲着我和顾小佳冲过来。

“佳佳,快,蹲下来。”我拉着郭晓佳蹲下身子,顺利地躲过了这些僵尸的攻击,又大声喊着楼上的贺梓楠也照着我们的法子来做。

贺梓楠很快就下来了,急促地问我:“刚才看到你施咒,怎么效果不大啊?”

我告诉她:“我也不知道,天雷咒至刚至猛,我师傅说,应该不会没用的。”

这会儿又没听到赵先生的声音了!

“会不会因为你是女人?”郭晓佳突然说。

我摇头,随即意识到了一点。郭晓佳说得对。

我的八字全阴,难道说是我的纯阴八字影响了天雷咒,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我看着眼前的郭晓佳,她的八字纯阳,或许让她试试?

可是捉鬼念咒不是靠嘴巴念出来的,还要加上悟性和意念,和师门口诀,郭晓佳不见得会。

我急促地问她:“要不你照着我的话说一遍。把天雷咒念一遍。”

“什么?你要我念咒语?”郭晓佳不敢相信。

我点点头,快速地对她解释:“大德天雷咒属于至刚至阳之物,我生辰八字都属于全阴。现在只有看你能不能念咒,让这个咒语生效,要不然那也就没办法了。”

此时,那名杀死出租车司机的那个僵尸凶手又从后面一步步逼了过来,他用力拉住郭晓佳,死死抓住郭晓佳的手臂。郭晓佳吓得连声尖叫,却没有用。这家伙张开嘴就要咬她。

突然,在他的左边出现一名僵尸,对准他一口咬了下去。这一口,硬是咬在了他的脸颊上。僵尸凶手的脸颊被活生生撕下一大块皮肉,血淋淋的伤口看着可怕极了。

我立即拉过郭晓佳大声对她说:“我念一遍,你念一遍,赶紧跟着念。”

郭晓佳点点头,脸上神色明显震撼,直勾勾看着左边。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。才注意到这个救了郭晓佳的僵尸居然是韦韬。

此时,韦韬的半边身子已经被其他僵尸咬得血淋淋,而他却还咬着凶手僵尸的脸不放口。

凶手僵尸发出一声声好像狼嚎一样的叫喊声,郭晓佳的腿都吓得软了!

我急忙催促她:“佳佳,快念咒,别耽误时间了。”

可是郭晓佳跟着我结结巴巴念出天雷咒之后,一片安静。

天空中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这样。

来不及多想,贺梓楠已经拉着我们跑下一楼,一楼大门的门不知为什么却被关上了。我们拼命地敲打着,喊着。就是没有人搭理我们。

僵尸从二楼一个个下来了,贺梓楠又抓住我们,带着我们沿着走廊跑,结果,走廊一头的铁门也被锁住。而此时,僵尸已经全部都跟了过来。

右边有一个小房间,门半开着,我们三人一齐冲了进去,连忙关上门,任凭外面被敲得山响,就是不开门。

总算把这群怪物都拦在了外面,我送了一口气,转身回头,旁边的郭晓佳大叫一声。

在这间屋子的中间,有一个手术台,手术台上放着一具尸体。这具尸体的胸腔已经全部被打开,还来不及缝合,血淋淋的血流得到处都是。

更让人恐怖的是,这具尸体居然就是不久之前还和我们说话的老明。

我和郭晓佳吓得连连后退,可是即使后退也没有地方可退了。

门的另一边拍得震响,门的这边是离奇死去的老明。

贺梓楠的眉头微微皱起,走近前,仔细得打量他,然后戴上了薄薄的橡胶手套。

“喂,你是现在要给他进行解剖吗?”我叫着贺梓楠,可是她好像没听到一样。

郭晓佳的声音打着颤:“贺法医你不要当着我们的面好不好,这事情就不能挪到以后吗?”

虽然我见过鬼,可是看到这活生生把人剖腹的血淋淋场面还真是不想看啊!

郭晓佳抱着我,把脸埋在我的肩窝里,一个劲的发抖。

突然,背后的门大力震动了一下,接着,整扇门都开了一条缝,一直苍白的死人手伸了进来。

郭晓佳顿时尖叫起来,好像发狂一样止也止不住。

“不要叫了!”我厉声阻止,从门缝里伸进来的死人手居然颤巍巍地缩了回去,怎么回事?到底是惧怕我们还是?

还没想过来,门缝下居然有鲜红的血流淌进来,这些血一下子淹没了整间屋子,所有的家具和人都站在血水里,触目所及之处一片血红!

血!

脑子里灵光一闪,我立即抓起郭晓佳的手指,急促地说了声:“借你的血一用!”

我立即咬破她的手指,郭晓佳发出一声惨叫,惊慌地看着我,不知道我要做什么。

取了她的中指血,我抹向我的额头,指着上空再一次高声念咒:“大德天雷咒!急急如律令!敕退!敕退!”

“轰隆隆”突然一道霹雳闪电,整栋楼房仿佛都被震动得摇晃了起来!空中响过一连十几个惊雷,每一个都仿佛在耳边炸响!

地面的鲜血在迅速地后退,直到退出门外。

贺法医手里拿着手术刀站在门口,可是手术台上却已经是空荡荡的,没有人。老明的尸体已经不见了。

外面又恢复了一片平静,从门缝里往外看,所有的僵尸已经全都不见了,就连地上的鲜血也都看不到。

真是奇怪啊!

我看看郭晓佳,又看看贺梓楠,怀疑地问道:“刚才,你们是不是看见了很多僵尸。”

郭晓佳和贺梓楠一起点点头,对眼前突然消失的一切也都感到惊讶无比。

打开了大门,我们三个人走出去,长长的走廊空洞极了,除了我们再没有别人!

这时,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和呼喊声,是老明的声音。

“贺法医,你在吗?贺法医?”

贺梓楠走过去打开大门,老明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,在他的身旁,还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警察。外面还下着很大的雨!

看到我们,老明奇怪地瞪大了眼睛:“刚才还在到处找你们两个丫头了,这怎么一下子跑到这里啦i了?”

郭晓佳看老明好像看神经病一样地说:“不是你带我们进来的吗?”

老明一边进来一边大惊小怪:“哎我说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当着我的面撒谎呢?我是说要带你们进来,可是我转个身你们就不见了,还害我到处找你们。这里可是公安局,不是商场超市,哪里是你们能乱逛的地方?”

“行了老明,人要找到了就算了。”老明身边的警察又去问贺梓楠:“贺法医,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?”

贺梓楠看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。

老明却还不服气,对他说:“秦队长,这两个丫头到处乱走,这里面本来就古怪,万一撞到了什么……。”

“得了得了,这里面都是一些尸体,一般般的小姑娘们看见了哭都来不及,还敢到处乱走?你们该办的事办完了没有。”

郭晓佳正准备点头,我急忙拉了一下她说道:“没有,我们还要上去看看。”说完这话我看贺梓楠,她低着头不做声,也看不清脸上任何神情。

听到我说了之后,贺梓楠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转身向楼梯走过去:“走吧,跟我来。”

我拉了拉郭晓佳,她还不大愿意,大概对刚才的那副可怖的场面还心有余悸。

她不走,那好吧,我松开她的手跟着贺梓楠上楼,老明和秦队长也跟着一起上楼,郭晓佳看到我们都上楼,觉得害怕,又连忙跟着我跑上来。

她紧张地左顾右盼,左手无意识地抓紧我的手,我只感到一阵疼痛钻心。

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,掳开袖子,发现胳膊上一个青色的牙印。

我抽了一口冷气,连忙放下了袖子,郭晓佳也看到了这个牙印,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我。

牙印就证明了刚才的一切确实曾经发生过,可是为什么老明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?

还有贺梓楠,到底她知不知道呢?

二楼的一切就和我们刚才上楼时一样,走廊的每一个门都紧闭着,每扇窗户都拉着窗帘,一副窗帘从窗户口瞟了出来,里面的骷髅骨架白骨森森。

贺梓楠带着我们走进了刚才那个冷冻室,打开冷冻柜,拉出韦韬的尸体给郭晓佳辨认。

这次,郭晓佳一点头,我就立即拉着她退了出去,老明也跟着我们走出来,只留下贺梓楠和秦队长在里面。

老明点了一根烟,站在二楼的走廊往下看,雨更大了!稀里哗啦的下着,虽然是春天的雨,给人感觉却好像冬季一样。

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,这里的灯光很明亮,可是总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

“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老明点头说:“等一下,秦队长签了字就出来。我们一起出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