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他死的好惨!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明的眼睛一直看着我的额头,突然问道:“现在你们女孩子都流行这样打扮吗?”

“什么?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郭晓佳连忙撞了一下我,然后用手在我的额头上擦来擦去,嘴里敷衍地说道:“是啊是啊,现在都流行,这个叫高原红!”

高原红?哦,是的啊!我的额头上还留着佳佳的血啊!

该死,我怎么就忘记了呢?看来这两个人一定看在眼里老半天了!

居然现在才说,我们也是的,居然都忘记了!看来真是被吓过头了!

佳佳的手一直在我的额头上擦来擦去,一边对着老明干笑。

老明似笑非笑,盯着佳佳的手又说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高原红和你的手指有关系啊?”

佳佳一愣,脸上尴尬极了!

她给我擦额头的正好是那只受伤的手啊!

佳佳干笑了两声,然后放弃地垂下了手,悻悻地说:“真不愧是做刑警的啊,洞察力真是敏锐。”

老明“切”了一声,看看我看看佳佳,明显在怀疑我们,他问我们:“刚才在外面叫你们的时候,你们在做什么?为什么不答应?现在你们两个人,一个受了伤,一个脸上有血,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啊?”

“这件事我们说了你也不会相信,你还是直接去问你们的贺法医吧。反正她是你们自己人。”

我打定了主意不说,同时也示意佳佳不要说漏嘴。我们又没做亏心事,也不怕他怀疑。关键是这事情太玄乎了!说出来他也不会相信的啊!

这时,秦队长和贺梓楠终于出来了。

贺梓楠已经换掉了白色的大褂,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,配上雪白的皮肤,乌黑的头发挽在脑后,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漂亮,做法医这种工作,实在是太埋没了她的美丽了!

贺梓楠已经下班了。

一行人走到大门口,外面的雨还是下得厉害。

豆大的雨点打在地上,溅起的水花哗啦哗啦的!

出门的时候还是大晴天,根本就没有想到会下雨。

老明和秦队长来的时候已经带了雨伞,秦队长让老明先去前面给我们带两把雨伞过来。

老明看着粗线一样的雨水,嘀咕道:“这雨也是蹊跷,刚才还是好好的晴天,一会儿工夫打几个响雷,就下这么大的雨。”

秦队长笑着说:“大概是惊蛰吧,开春了,地里冬眠的蛇虫鼠蚁也都要出来了!”

老明说:“哦,也对啊,到了“打小人”的时候了!”

雨水好像从天上直接倒下来一样,非常大!老明已经走了!

法医鉴定中心的大楼只剩下我和佳佳、秦队长和贺法医。

这个贺法医也是奇怪,按理说,她和秦队长是同事,两人之间可以说些客套话。可是两个人现在却都沉默着不搭腔。

感觉做刑警的,都挺man的,这个秦队长,同样也是属于很man的那种男人。

我在心里八卦着,实在觉得这气氛非常尴尬,咳了两声,没话找话说:“贺法医,我觉得很奇怪啊,你们这栋楼都没人值班吗?”

贺梓楠说道:“有啊,就是老明啊!”

(⊙o⊙)啊!我一直以为老明属于前面的楼房里,好吧,可能是我误会了,可是老明值班的人为什么要跑到前面去呢?为什么不好好守在他的本职工作岗位上呢?

贺梓楠可能察觉到我的想法,淡淡说道:“后面这栋楼一般不会有人来的,老明虽然值班,可是晚上也不爱住在这里面。一般都是在前面的。”

也对,谁会喜欢没事跑到一栋装满了尸体的楼房里呢?

秦队长这时突然转过脸来看着郭晓佳。

他看了一眼郭晓佳,比较慎重得开口问她:“韦韬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?”

郭晓佳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,不过她也确实不知道韦韬是怎么死的。

“他不是被人杀死的吗?”在我们想来,韦韬跟着一些不做正经事情的人在一起混,早晚有一天会被人打死或者杀死的。

“杀死也有很多种,比如用刀杀,用棍子打,从这些凶器上来说,也可以分辨出死者是因为什么而死。”

郭晓佳听得入神,情不自禁问道:“那韦韬是怎么死的?”

刚才匆匆一眼,她只看了韦韬的脸,其他的地方根本来不及看。现在既然秦队长主动说起来,她自然也想知道。

秦队长顿了顿,强调说:“韦韬是被人强行注射了静脉海洛因导致的中毒死亡。”

“他死得很痛苦,大量的毒品破坏了他的中枢神经,导致了呼吸系统功能衰竭,死的时候非常难受,还受过一番折磨,他的牙齿被他们敲掉了一两颗,手指甲也被拔掉一根,他们对他用了酷刑。”

郭晓佳讶异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秦队长。

秦队长一直盯着郭晓佳的神色,然后说道:“韦韬一直是我的线人,据他给我的情报,有一个大型的地下贩毒集团。可惜的是他被人发现了,所以才会死得这么惨。”

郭晓佳喃喃说道:“可、可我不知道,我和他分手也有一段时间了!而且,我还以为是他害死了我的好朋友,所以我才和他分手的。”

“我知道,你的好朋友杏儿也是被那些人杀的,韦韬是为了保护你,担心你被人发现,用你来威胁他。所以他干脆和你分手。”

秦队长继续说道:“韦韬死前和我们也失去了联络,现在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,能不能帮我们找到一点线索。如果能够抓到凶手,至少他死了也可以瞑目。”

对于杏儿来说这太危险了!

我立即说道: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,不要让她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,再说,韦韬还是个男人都被人杀死了,她一个女孩子,如果被凶手发现不是很危险?”

这个秦队长只顾着自己的工作,压根不替人家想想。

贺梓楠垂下眼睛,静静在一旁说道:“从你们走进我们这间警局,你们的行踪恐怕就已经被人看在眼里了!要想从危险中脱身,逃避不是最好的办法,只有直面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呵呵,又来了一个正义的化身,虽然她说的也有道理,可是要让郭晓佳去冒危险找出凶手,我觉得怎么看都太危险。

郭晓佳一直不出声,秦队长说完了也没有再说。

这时候,老明已经拿了两把伞过来了。

撑起雨伞,我们一行人走入雨里。

贺梓楠落在最后,我也有意地靠近她。

察觉到我的靠近,她微微侧过脸来对我微笑了一下。

犹豫了下,我终于轻声问她;“今天我们看到的那些东西该不会只是我一个人的幻觉吧?”

她没有说话。

我暗暗叹了口气,

快要走出警局门口的时候,贺梓楠终于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我也认为我看到的不是幻觉,而且我担心,这种事情会在将来发生。”

走出大门,雨还在下个不停。秦队长有车,提出要送我们回家。

我和郭晓佳立即摇头拒绝。

现在这种情况吗,和他撇清关系都来不及,还敢坐他的车?

好在赵亨这时突然打来电话,告诉我就在这一块,问我具体的位置。

我连忙发了一个定位给他,并且告诉秦队长我们有人来接,就不需要他送了。

其实我觉得秦队长也只是客气话而已,他的目的在于贺法医,哪里是真心要送我们啊!

秦队长和贺梓楠走了,我和佳佳站在局子大门口,无聊地看着天上落雨。

佳佳在一旁,感觉有点失魂落魄的,突然对我说道:“红豆,我好想去看看韦韬死的地方啊!”

没等我回答,她又自言自语道:“也想去看看我们曾经住过的屋子,还想去看看我们以前一起玩过的地方。”

“为什么他不早点说呢?我还一直责怪他,现在想来,韦韬对我真的很好,可是我怎么一直都没有珍惜他呢?”

佳佳的情绪非常低落,说着说着,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,一颗一颗地掉了下来。

我知道她的心里非常难过,此刻,大概也只有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才能纾解心中的情绪吧!

一辆黑色的汽车飞快地从雨中驰来停在了我们面前,看到这阵势,我连忙拉着佳佳后退了两步。

赵亨从车里探出头来,神情非常严肃:“快上车。”

虽然觉得他的态度有点莫名其妙的不高兴,我还是拉着郭晓佳上了车。

坐定之后,他却没有开车。

我奇怪地催促了一句,赵亨却盯着我手里的雨伞问我:“手里的伞是谁的?”

我看了一下手里拎着的伞,这是一款黑色的折叠伞,一看就是个男人用的。佳佳的则是一把花伞,当时老明说是从同事手里借过来的,让我明天还。

赵亨很不高兴地说:“还给他们吧,反正下车就是家,也不用走几步路。”

我一想他说的也对,于是一并拿了佳佳的伞又进去还给老明。

上车之后,赵亨不说话了,飞快地开动车子,车速提得很快,一会儿就到了赵家。

赵先生一脸焦急地等在客厅里,听到大门响,连忙站起来,看到我和佳佳完好无事,松了一口气。

可是我看赵先生的脸色非常不好,而且,之前头发胡子还是花白,如今头发好像又白了一些,几乎都是雪白了!

“先生,您……”

赵先生点头说:“回来就好、回来就好。今天多亏了赵亨,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哦,是了,赵先生提到赵亨有心电感应,我不禁看了赵亨一眼。这家伙怎么越来越神秘的样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