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值钱的眼泪 为钻石满600加更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想起赵先生刚才对我传音的事情,我连忙问赵先生:“先生,那个传音是什么啊,我和赵亨能学吗?”

赵先生有点犹豫,很不情愿地说:“这功力很劳损心智,不过在关键时候还是很有用的,来,先说说你们今天碰到了什么事情?”

“唉,今天我们可是见到了许多僵尸,要不是您在关键的时候传授我天雷咒,恐怕我就要留在公安局的法医鉴定中心的大楼里回不来了!您看看,我这胳膊上还有被僵尸咬的牙印子了。”

我撸开袖子,一碰,胳膊钻心的疼,一下子就喊了出来。

杏儿这时候连忙过来帮我脱下衣服,可是我的这半边胳膊已经肿得好像发了面的馒头,连袖子都脱不下来了。

只要杏儿一使力,我就疼得哎哟哎哟直叫唤!

刚才还不觉得,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,沉沉的。可是现在一碰,就感觉心都要疼得缩紧了。

刚才还不见赵亨的人,现在一下子冒了出来,看着我这副狼狈样,脸更加黑了。

他拿了一把剪刀走过来,沉声说道:“让我来。”

杏儿连忙让开。

他用剪刀小心地剪开袖子,剪到肿胀的地方的时候,不小心碰了一下,虽然还隔着一层打底衫,可还是疼得让我喊了出来。

赵亨的手抖了一下,动作放得更加缓慢了。赵先生在一旁看得着急,催促着说:“别磨磨蹭蹭的,要不我来。”

赵亨不理他,手下的动作倒是加快了速度。

赵先生看着着急,又没有办法,赵亨不肯让位啊!

他索性把杏儿喊道一边,让她去给我找几样药物。

好不容易剪开了外套,又要剪开打底衫的袖子。

当袖子剪开的时候,才发现肿的那一段手臂竟然已经和衣服粘在一起了,只要剪开袖子,就肯定会拉脱一层皮。

赵亨的手几乎在颤抖,完全不敢撕下来,我也是觉得钻心的疼。

赵先生啧啧说道:“这可是尸毒啊,幸亏你这只是个牙印子,要是咬掉一块肉,我看你这会儿也变成僵尸了。”

“那先生能治吗?”

赵先生得意地说:“能治,当然能治。今天遇到我也算是你运气好了!”

“啰里啰嗦的,快点给上药啊!”

赵亨非常不耐烦,两条眉毛几乎都揪成一条线了!

赵先生瞪了他一眼说:“死小子,有了媳妇就不要爹?没见过你这样求人的,你要再说,我就给这丫头一点苦头吃。”

赵亨没有说话了,可是我听着却很不高兴了!

“先生,是他不尊重您,又不是我不尊重您,您就算要惩罚也不能冲着我啊,那也必须是对他的惩罚啊!”

赵先生嘿嘿一笑,对我挤了挤眼睛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我惩罚你比惩罚他还要管用啊!”

赵亨略微有点不自然地偏开脸,赵先生趁着他走神的这一霎,“刷”地一下子撕下两片袖子,痛得我几乎都要晕过去了。

回过神来,看着我的隔壁,就像剁好的肉糜一样,粉红粉红,表面还凹凸不平,我一下子哭了出来:“疼死我了!赵先生您怎么这么缺德啊!太疼了!”

我一边哭一边骂,赵先生只是笑呵呵地用一种黑色的药水给我清洗。

清洗完之后,又给我涂上了一种黄色的药膏。

赵先生说:“这水是特地留的灶王爷土冲的,如今城里人都是用天然气,哪里还能见到灶王爷土啊,这都是我平时留心留下来的。”

灶王爷土就是灶灰,赵先生说,灶灰是火里锻炼烧过的土,土性属阳,用它混着水冲洗可以去除尸毒的阴气。

“那这个药膏是什么啊?”看着这个药膏,我恨不得把鼻子揪起来,颜色难看不说吗,还热乎乎,臭烘烘的,我看着赵先生忍住笑的样子,觉得他的笑容怎么就那么可疑呢?

我看看旁边的杏儿,直截了当地说:“杏儿,你告诉我,先生让你出去找的什么药?”

杏儿瑟缩地看了赵先生一眼,说道:“先生不会让我说的,先生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那你就不怕我不高兴吗?我这伤可是为了救佳佳才受的伤,你就这样心狠?看着我被先生愚弄?”

老实的杏儿被我几句话诳得连忙摆手说:“先生是为了你好,你还是乖乖听先生的,敷药吧。”

“不行,你必须告诉我。”

我的脾气上来了,也不管那些。

赵亨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,此刻听到我和杏儿斗嘴,也很不耐烦地对我说:“既然是帮你包扎,肯定不会害你的,管他什么东西呢?能够治好你的伤才重要啊!”

我气吁吁地扭过头不理他。

赵先生在一旁看得笑吟吟的,看我实在是逼紧了杏儿,于是说道:“什么愚弄啊!说得这么难听?好了好了,我告诉你。”

他带着狡狯的笑意慢慢对我说道:“这个东西,叫做人中黄,必须是童男子身上的东西,而且还是越新鲜的越好,然后混合了灶王爷土和黑狗尿,绝对包你好了不留疤。”

“人中黄?”我越想越可疑,还“童男子”!

我大声叫了一下:“先生,您该不会?该不会?……”

赵先生笑得十分诡异地点点头,我顿时大哭起来!

黑线啊!先生啊先生,您也不能这么对我啊!

什么人中黄?说的好听,就是那屎啊!

太恶心了!

我放声大哭,杏儿和赵亨也在一旁哄我,说这个药只要包扎个两三天就好了,到时候拆下纱布换药就可以不用再涂了。

我当然不涂了,这我肯定受不了。

正在怨念着赵先生的时候,赵先生突然走进来,一本正经地问我:“我问你,如果你今天不用这个人中黄,你就会死掉。你是用还是不用?”

被他这样一问,我吓了一跳!

赵先生接着指着我说:“你想好了再回答我,如果真的是不用人中黄就要死,你是用还是不用?”

赵先生难得的这么严肃,我不禁在心里默默想。

的确啊,不就是涂屎嘛?又不是吃屎,为了一点点不需要的洁癖还是自尊,就抛弃自己的生命,傻瓜才会这样呢!

再说了,你要是把它当做是一种药,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,不就没事了吗?人哪,最重要的还是要过自己这道关啊!

想清楚之后,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:“先生,我错了,您原谅我吧,我太不成熟了!”

赵先生还不肯放过我,板着脸问:“说说,你错在了哪里?”

赵亨在一旁为我说情:“老爸,算了吧。”

赵先生手一拦:“你不要在这里和稀泥,我肯定是要她说清楚。她现在不想清楚,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?难道说就坐视自己接受死亡吗?”

赵亨不说话了!

我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赵亨,又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赵先生,站起来跪倒在赵先生面前,哭着说:“先生,是我错了,我不该为了一点不必要的虚荣和面子,就使性子闹脾气……”

我哭得稀里哗啦的,偏偏赵先生还问我:“你为什么哭?既然是你自己错了你为什么还要哭?难道你觉得委屈吗?”

我忿忿地看着赵先生,先生啊先生!您怎么逮住我的一个小错就死不放手呢?难道说,您还在为当初的事情记恨于我?

可是先生刚救了我的命,我哪里还敢和他叫板呢?再说伤好后我也还要继续跟着他学东西的。

万一他再给我来点小夹板上上,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啊!

我只有忍住了哭泣,低眉顺眼地对赵先生说:“是我自己错了,我不该哭。以后也不会再因为这种小事哭了。”

心里却在想,丫的,哭都不让我哭啊!

好在赵先生没有特异功能,所以也听不到我的心里话。

他这才满意地点头说:“恩,记住,你的眼泪不能那么廉价,动不动就哭,不是一个修道之人应该有的心境。就这样吧,不早了,都早点休息吧。”

等到赵先生离开了客厅,。我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,无比懊恼地往椅子里躺下。

杏儿也跟着赵先生偷偷溜走了。

赵亨看了看我,转个身也出去了。

哼!都不理我了!看到我被赵先生批,大概都是幸灾乐祸吧!

我越想越委屈,越想越难受!

杏儿我知道,她胆子小,不敢笑话我,可是赵亨呢?

他这几天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,我也没哪里做错啊?他为什么这样呢?

想到这,伤心的眼泪又流了出来!

不行我不能哭,赵先生刚才还说了不许我以后随便哭了,我的眼泪不能随便流。

我用另一只手抹干眼泪,同时也听到了脚步声在靠近。

赵亨端着一盆水出现在了客厅门口,冉冉上升的热气腾腾笼罩着他,一时间看得整个人好像神仙一样,温润极了!

我也看呆了,突然觉得赵亨这样怎么和当初在五亩地看到一恒的样子好像啊!

我眨了眨眼睛,擦干眼泪,不对,一定是我眼花了,怎么可能呢?

赵亨和一恒,明明就是两个人好不好。

不过,我现在仔细看看赵亨,又觉得他和一恒还是很相像的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