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仙人掌的秘密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走进来,把脸盆放到桌上,看了我一眼,皱皱眉,拿起我那一件剪了一只袖子的外套,搭在我的肩膀上,遮住了我裸露的手臂。

我傻傻地看着赵亨。

他在我的眼里一向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可是今夜却这么体贴地照顾我。实在让我太意外了!

我的脸上早就觉得紧绷绷的,此刻他的这盆热水,真是太窝心了。

右手包了纱布,稍微动一下都觉得疼,更何况洗脸?我用左手洗了脸,拧干毛巾的事情却非常不方便。

他从我手里接过毛巾,无言地帮我拧干了,却不递给我,亲自动手帮我擦拭。

他凝视着我,目光奇怪极了!好像在看一件宝贝一样,却又带着一丝怨恨。

他细心地帮我擦干脸,又帮我涂上面霜。

今夜的赵亨完全就是一个成熟温柔的男人,一种熟悉的感觉使我的心在胸腔里默默跳动,几乎想脱口而出,可还是咬牙忍住了。

他抱起我,将我送到了我的房里。

放下我之后,他却并没有急着离开,反而只是静静凝视着我。

他的目光太过灼烫,使我垂下眼睛,不敢和他对视。

“我要睡了。”

我闭上眼睛,想以此为借口让他离开。

他轻轻叹了口气,手指轻碰我的脸颊,滑到我的下巴上。

“红豆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轻轻吐出的热气吹拂到我的鼻尖,熟悉的气息让我都有点迷乱了。

我告诉自己,这种熟悉的气息很正常,毕竟一恒曾经在赵亨的身体里呆过,肯定是有着相同的呼吸和气味。

可是我还不敢睁开眼睛,孬种地小声说道:“你问吧。”

他沉默了良久,这段时间难捱极了!

我既盼着他快点问出来,又盼着他不要说出来。

这段日子以来,我们天天在一起相处,好不容易可以不提一恒了,要是有因为这个问题而有了隔阂,那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。

一恒是我心里一个好不了的伤口,不能碰触,却就在那里。

我想,也许骨子里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,自私到利用了赵亨和赵先生的大度,无耻地从他们这里得到我想要的东西。却不去管他们的感受。

即使心里再有负罪感,可是欠了就是欠了!不是抱歉两字就可以抹平的。

等了许久,赵亨却始终没有问出来。

我意外地睁开眼睛,却发现他似乎并没有看着我。

他坐在我的旁边,漆黑的眸子里隐约有巨浪翻滚。好像在看我,又好像没看我。那种感觉,就好像通过我去看去想另外一个人一样。

过了许久,他才垂下眼睛问我:“红豆,如果让你现在回到宋朝,你愿意吗?”

回到宋朝?

我不禁反问了一句。

他轻轻点头说道:“你想回到宋朝吗?”

我的心开始猛烈地跳动,口里感觉发干。

回到宋朝?穿越?

我的心里开始萌生一种希望,是啊,回到宋朝,回去了我就可以看到那个时候的一恒,我能够和我心爱的一恒在一起,可是赵亨能帮我办到?

“是、是回到靖康之变的那个时候吗?”

他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我惊喜地拉住他的手问道:“可是,可是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回去呢?”

我和赵亨天天在一起,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。他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本事,能使我穿越回宋朝?

更奇怪的是居然能够隐瞒我不让我察觉。

他盯着我,目光复杂极了:“你就不担心回去之后会让你失望?”

“失望?”我看着他,心里有点迷茫。

是啊,想起刘家寺中那些女子的惨死,我的心也颤抖起来!

回去之后,我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?

可是假如因为这些事情我就不愿回到宋朝,是不是就太逃避了呢?

寅娘和一恒,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谜。

刘家寺张帆的出现,更让我觉得诧异。

叫做珠儿的女孩告诉我,一恒在到处找我。而张帆却说,他伤了我的心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外婆告诉我,他和她的妻子在战乱中失散了!而他一直苦苦追寻。

每次一恒看着我的眼神也都悲伤极了!

这些碎片穿起来,难道说一恒和寅娘之间有什么误会?

不管了,如果能够回到宋朝,我一定要和一恒在一起永远不分离,这大概就是一恒一直以来的心愿吧!

“你、你有办法能够让我回到宋朝?”

我惊喜地抓住赵亨,连忙坐起来。

“你可以让我回到宣和四年吗?”

宣和四年就是1122年,这年的七月,前辽国将领、金平州留守张觉以平州降宋。十一月,张觉事败逃奔刚成为北宋燕山府的原辽燕京,金人以私纳叛金降将为由问罪,北宋燕山府不得已斩了张觉。后来,完颜宗望以张觉事变为由奏请攻宋,最终导致“靖康之难”。

假如我回到宣和四年,就可以让一恒阻止这件事情,那么金国也就没有了攻宋的借口。

“好,只要你愿意就好。”他一句话也不问,站起身就走了!

只到赵亨离开,我还感觉就好像一场梦!要不是手臂上的疼痛提醒我,我真会以为刚才是我的错觉。

随即一个疑问浮上心头,为什么赵亨能够帮我回到宋朝呢?

三天之后,手臂已经消肿。赵先生帮我拆下纱布,原本溃烂的表面已经长出了嫩嫩的新皮,赵先生说不用再上药了,只需要用消毒的纱布包裹就行。

好在天气也变得暖和,我也不用再穿很多衣服。

郭晓佳想和我去五亩地看看,我也很想回去看外婆。

不过要是回去了,手臂受伤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外婆。所以我就和郭晓佳说再等两天。

郭晓佳又提出去以前的出租屋去看看。

这次,赵亨主动提出要陪我们一起去,因为担心杀死韦韬的凶手会在暗中埋伏。

想了想,我也答应了。

中午的时间,我们三人就出了门,来到那间原来的出租屋去,才知道那间屋子房东并没有租给别人。

房东一见郭晓佳就说:“你来得正好,你们那房子还要不要啊?”

郭晓佳不明白,房东这才说。郭晓佳上次搬走了之后,丁平还住了几天,后来丁平退租,韦韬找来续了租,租金三个月一交。

如今马上就要到了三个月的时间。

看来这次来还真是巧了。

郭晓佳提出要进房去看看东西,房东自然答应:“真是奇怪啊,你男朋友租了房子也不回来住,里面的东西倒是保持原样!我可是没动过。”

重新走进这间房,郭晓佳忍不住百感交集。

还是那张床和柜子,只是床上已经没有了被褥,柜子里也都是空荡荡的。

墙上依然还是那几张明星画报,水渍的斑点也顽固的附在墙上。

她站在房子中央,发了好久的呆。

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她还会那样毫不留情地就和韦韬分手吗?

郭晓佳说,在她和韦韬相处的日子里,韦韬一直是宠着她的,最开始的时候是韦韬追的她,到最后的时候,还是韦韬依着她。

而她并没有好好的珍惜这段感情,直到韦韬离去,她才知道自己错过了!

她已经成熟了,可是他却已经不在了!

我看了看四周,别看这里空荡荡的,如果韦韬想留什么东西给她,实在是有太多地方可以藏。

脚下的木地板疏松,走一步都会发出吱吱的叫声,墙角的地方剥落了几块墙皮,露出里面的红砖,砖缝里也是可以藏着东西的。

可是郭晓佳没有在房间里找。

她走到窗户那里,打开窗户,从窗台上拿进来一盆仙人掌。

虽然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可是仙人掌依旧青翠。

她看了一会,背对着我说道:“这盆仙人掌是他买回来的。那时候,我们刚开始住在一起。那段日子,他很高兴,每天都会买回一样小东西哄我开心。刚住进来的第二天,她就去买了这盆仙人掌。我问他为什么不买花。他却说,我这人粗心大意,只有仙人掌这种不需要我照顾的植物才适合我。”

她的声音渐渐低落:“他那么了解我,可是我却一点儿也不了解他。”

佳佳的眼泪落在了盆里的泥土上,一滴一滴地润进去。

突然,她咦了一声。

我走近前,她把仙人掌倒扣在桌子上,使劲地磕了几下,仙人掌连着泥土顿时从盆中脱落出来,随着泥土掉出来的还有一张银行卡、一个很小的手机芯片。

我们惊讶地互相看了一眼。

这时,在外面走廊里的赵亨突然走进来对我们说:“快走,这里情况不对,刚才我发现有人跟踪我们。”

我一听,心里大惊,佳佳也很害怕!

我飞快地将银行卡和手机芯片塞进郭晓佳的衣服荷包里,拉着她就要走,可是郭晓佳却甩开我的手,跑回去,将仙人掌连同泥土捧回花盆里。

她要带走这盆仙人掌,这是韦韬留给她的。

刚下了楼梯,房东就从自己的房里出来了,一脸笑容地拦着我们说道:“这房子还租不租啊?”

我很干脆地告诉他:“不租了!我们要走了!”

“那再等等?好像那小伙子还留着押金在我这里,我退给你们?我去找找押金条子啊!”房东一个劲地阻拦我们,我感觉更不安了!

郭晓佳抱着花盆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赵亨给我使了一个眼色,让我立即走。

对啊!有问题!作为房东来说,押金有没有自己不清楚么?还要去找?这明显就是拖延我们啊!

我连忙对房东喊道:“押金我们不要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