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如今的阎君大大有名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拉着佳佳就要走,房东却追过来拦着我们说:“哎,别走别走啊!我把押金退给你们啊!”

这样子就真的是有问题了!

赵亨一把推开他,拉着我的手飞快地跑下楼梯。

刚跑到路口,就看到迎面一辆面包车,风一般地飞驰过来,在我们的面前停下。

从面包车上下来十几个手握着大木棒的汉子,杀气腾腾的。看到我们上车,就大喊着停下停下。

赵亨迅速打开车门,把我和郭晓佳塞了进去。他自己也飞快地坐进车里,急忙启动车子。

还没等他坐好,“砰”地一声,一支木棒猛烈有力地打在了挡风玻璃上!

好车子的优良性能立刻体现出来了,挡风玻璃好像蜘蛛网一般碎裂开来,好像八爪章鱼一般支撑在车床上没有碎掉。

可是这声音吓到了我和佳佳,我们不禁叫了一声。

木棒一下接一下地挥了过来,玻璃渐渐有踏碎的迹象。

赵亨大力踩动油门向前猛驰,这些人到底惜命向两边退开,可是还是有一个不要命地却趴在了车子前箱盖上,挡住了视线。

碍着看不清楚,赵亨开得也很慢!这样的话,我们所在的车尾也遭到了袭击。

几声闷响传来,车尾的玻璃终于被他们打破了

我和佳佳拼命向两边躲藏,虽然知道一时他们攻不进来,可还是感到害怕!

佳佳颤抖着声音问我:“为什么秦队长他们还不来啊?你不是打过电话了吗?怎么还不来?万一来晚了……这不是坑人吗?”

我安慰她说:“快了,你别急。也许他们路上堵车了!过会儿就能到。”

佳佳尖着声音说:“堵车?警车上不是都有那个信号灯吗?警车可以闯红灯的啊!”

赵亨看不过,说道:“那也要在有路的情况下,没有路,怎么闯红灯啊!”

他又问我:“你通知秦队长了?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。

赵亨皱了下眉,突然打开车门,一支木棒立即伸了进来。

我尖叫一声,喊道:“赵亨你干什么?”躲在车里不好吗?为什么要跑出去?

可是哪里来得及我说这话?赵亨一条腿踢了出去拿着木棒的家伙一下子跌倒,脸部重重地磕在车门的边沿上,发出一声惨叫!

赵亨又一腿将他往后踢去,他跌跌撞撞的后退,倒在了后面赶来包围的同伴身上。

没等我继续叫他,他已经钻了出去,用力关上门。

我和郭晓佳躲在车里,在外面车尾敲击的歹徒们已经都被赵亨吸引并且包围住了他。

我的心简直都提到了半空中,赵亨他以为他是无敌超人吗?超人也有吃亏的时候啊!

可是让我惊讶地是,赵亨居然好像武术高手一样,左手打一个,右手挥一个,双腿还同时开工,一边踢倒一个,十几个歹徒围着他,居然没有讨到半分便宜!

OMG,(⊙o⊙)!

赵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啊!

好像国术高手一样!

郭晓佳靠在我的身上,一双眼睛充满了星星,赞叹不已:“天啊,怎么这么帅?就算打人脸这么粗鲁的动作都能这么优雅!哇哇哇!这些人和他比简直弱爆了啊!”

“你看,这一个倒钩拳多神气,还有这个后弯腿,天啊,他还会空翻身啊!就算是体操运动员都没他做得这么好看啊!”

我看着郭晓佳,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,感觉她今天格外的鸹噪。

等到秦队长赶来的时候,这些人全部都被赵亨打倒在地上,而赵亨,只是微微有点气喘而已。

回去的路上,郭晓佳嘴巴完全没歇,一个劲地夸赞赵亨。

我听着觉得心烦,忍不住说:“你既然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一早就出去打他们呢?要不然,你的车窗玻璃也不至于被他们打得这样啊,现在要维修的话恐怕要好大一笔费用的啊!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原来他们这么弱,看着一个个气势汹汹,打起来都是纸糊的老虎。”

这话我听着好奇怪,我记得上次也是在这里,当时这些人抓韦韬,赵亨拉着我躲过去了,难道他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吗?

感觉好像有一层窗户纸就在眼前,只要我戳破了就能知道背后的真相,问题是怎么戳?往哪里戳?

下车之后,我一直沉着脸。

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郭晓佳还一直兴奋地对赵先生说起赵亨今天的英勇身姿。

赵先生听了,目光连连闪烁,不住地看赵亨;我问赵先生:“赵亨从小学过功夫吗?”

赵先生眨了下眼睛,转而又去看赵亨,嘴里却说道:“当然要学,任何时候学点防身术对自己都是有好处的。”

赵亨的也叫防身术?那根本就是大师级别的了好不好!

可是赵先生好像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!

再看赵亨,慢条斯理的吃饭,动作比以前也斯文好看许多!

郭晓佳将仙人掌花盆里的卡都交给了秦队长,然后和我去了一趟五亩地。

五亩地,这里是韦韬死去的地方。

据说,那天是一个村人,给自己死去的母亲上新坟,看到两只野狗在那里扒呀扒的,这才发现了韦韬的尸体。

天气已经渐渐暖和起来,阳光照在人身上也觉得有点燥热了。

我拜托富田舅舅请了人,修了一个墓,把韦韬火化以后埋在了五亩地。

韦韬是孤儿,也没有亲人,虽说他是被人杀死的,这个地方是他最终死去的地方。佳佳担心韦韬的灵魂找不到自己的身体,会不能早日投胎。

她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,她总觉得韦韬还在这里到处游荡,想和韦韬的鬼魂见上一面,说几句话。

在坟前坐了好半天时间,直到太阳西斜,她才和我一起回到外婆的家。

晚上,外婆家。

外婆、我和佳佳在堂屋里,大门早已经上栓。

桌上的白米筷子早已经准备好了。

外婆问我,要不要她来做。被我拒绝了。

既然一恒都说了我外婆已经失去了通灵的能力,那我怎么还能让外婆来操劳呢?

我集中了意念来想韦韬。

韦韬韦韬韦韬韦韬!

一阵阴风吹来,我打了一个哆嗦!

寒意侵骨,我觉得浑身都疼痛极了!

好像有什么要挤进我的身体里一样。全身的骨头都要给压碎了!

突然,咯嚓一声,我发现我已经站在一个路口上,周围都是低着头默默往前走的人。

这里一片黑暗,天是黑的,地是黑的,周围也是黑的!所有的人都低头赶路,好像要去赴一个重要的约会。

这地方非常熟悉,我其实已经来过两次了!

这里是地府!

上次一恒在梦中对我说过,现在我要去地府,不像从前了,必须先写一张类似申请一样的叩请书,新来的阎君才会允许我进入地府。

可是今天我是在帮佳佳过阴,怎么也会来到这个地方?

我随着这些人往前走,又来到了上次那个渡口。

身边的游魂一个个都上了船,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犹豫。

上次我一登上船,就有人喊出我是生魂,还把我赶下了船。

这次我会不会又露陷啊!

撑船的艄公看到只剩我一个人,用一种奇怪的声音喊道:“那位姑娘,你到底上不上船啊,再不上我就要开了!”

“快上来吧,别在那里磨蹭时间了,过了时间,就又要被关在外面好长时间了?”

还有这样的事情?

不容我多想,船头坐着的一个大妈伸手就把我拉上了船。

我吓了一跳,可是随即发现这条船并没有下沉!

真是奇怪啊!

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为什么船不会下沉?不是说生魂就会弄沉船吗?我还没有死啊!

我闷闷地坐在船头不说话。

刚才拉我上船的那位大妈却问起我来了:“姑娘啊,我看你有心事,你一定是冤死的吧?”

什么?我哪点看着像个冤死鬼啊?

我看着这位大妈没有说话。

黑漆漆的夜色里,她的脸部模糊不清,可是一团和气。

她叹了口气说道:“年纪轻轻地就死了,真可惜啊!”

哦,我好想告诉这位大妈我没有冤死,可是我怕一说话就泄露了阳气。

外婆说过,过阴的时候,千万不要自己说话,因为自己一开口,就会泄露了阳气,阴间的人是会马上认出来的。到时候就会有厉鬼来吃掉你!

撑船的艄公这时接过话来:“冤死也不打紧,如今地府里的阎君可是位明君,据说只要有冤死的,到他那里说清楚情况,他可以立即让人拘来恶人的生魂加以审判,等到那些恶人阳寿尽了,到时候会一起清算,该下油锅的下油锅,该上刀山的上刀山。”

此时河水哗啦哗啦地在船底流淌,艄公的声音苍老极了,本来应该是很慈祥的声音却说着这么恐怖的事情!

艄公啊!你是在替地府的新阎君做宣传吗?看来这位地府的新阎君很受欢迎啊!连这位艄公都帮他说好话!

船上其他人听了就问道:“这位阎君是谁啊,之前那位阎君又是因为什么事情下去了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