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新阎君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啊,这样说来,那还真的是很有名气啊!

船上的游魂听了艄公的话,好奇地纷纷都问上任阎君到底是因为什么离职的。

艄公说:“这说来可是话长啊。”

他说,有个道士,他有个儿子,因为在外面争强好胜,和人打赌赛车,于是出了车祸就死了!

可是上任阎君不知道怎么想的,擅自改了他儿子的生死簿,偷偷让一个游魂霸占了他儿子的身体,冒充他儿子还阳!

道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。一开始虽然高兴自己的儿子能够活转来,时间长了,就发现儿子的气息不对,怎么都感觉有点像气息不定的鬼魂。于是,这个道士做法赶走了鬼魂,还亲笔书信一封,在冥帝面前告了一状!

听到这里,我的心里震撼极了!这道士说的不就是赵先生吗?

这个儿子就是赵亨啊!一恒难道不是蓝衣人告的小状?而是赵先生亲自往冥帝那里走了一趟?

我想起来,宋真送我白水晶的那天早上,我去赵先生楼上的书房里,看到火盆里一堆烧了的灰烬,当时没有多想。现在想来,是不是赵先生那个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呢?

难道说,赵先生才是赶走一恒的主要原因?

船上的游魂这时都纷纷问艄公:“那个道士该不会就是你吧?”

艄公说:“不是不是,那怎么会是我呢!”

有游魂说:“听起来前任阎君真的很过分啊!居然利用职权擅改别人的生死簿。”

又有游魂说:“这个道士也是不知好歹,他儿子原本就是阳寿尽了的,前任阎君给他儿子改了命,他也应该多谢啊!就算身体里已经是个游魂,好歹总是他儿子的样貌啊!”

我暗自点头,觉得这人说话真是有道理。

可是又听到有游魂说:“你说得不对,他肯定认为没有这个游魂自己儿子说不定还可以好好地活着,谁知道他儿子的阳寿是不是真的没有了呢?说他儿子阳寿尽了的话也是阎君说的,道士肯定不相信,认为阎君欺骗他。再者,他是个道士,要是知道自己身边这么亲的人就是鬼,肯定很愤怒,自然要去捉啊!”

一时间,船上的游魂什么样的想法都有,甚至有游魂还说阎君为什么包庇那个游魂,肯定中间有着很重要的关系。

有的说游魂肯定和阎君交好,有的说可能是阎君的亲人,还有的说两个人之间肯定有关系。

我既盼着他们多说一点,又希望他们不要再议论,真是矛盾重重啊!

这些游魂差点就要猜到事物的核心,有游魂问:“那新任阎君怎么处理呢?”

艄公说:“还能怎么处理?自然是调离了上任阎君啊!上任阎君如今已经去了冥帝那里。”

“那道士的儿子是死了还是活着了?”

艄公哈哈一笑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!那是人间的事情,就算结果怎么判,事关上任阎君,新阎君也不会让我们知道啊!”

此时,小船已经快到岸了,有的游魂听艄公讲故事觉得有趣,又催着艄公再讲一个。

艄公却没了兴趣讲下去,匆匆又说了一件怪事。

“反正你们见到了新阎君都要老实一点,别撒谎,新阎君养了一只猫,这只猫可是通灵啊,你要说什么假话它都能知道的。”

到岸了,我跟着这群游魂下了船,心里只觉得又多了一个疑问。

城门已经在望,我也想去见见新阎君。

我要问清楚一恒的事情,他到底去了哪里,我还能见到他吗?

这些事情只有问他,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我!

管他了,来都来了,总不能白来吧!

走进城门,守城的鬼士兵居然问我:“你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?”他手里拿着一支笔和一个本子,好像要做记录。

我惊讶地问:“还要这个?”再一看旁边一个游魂也被鬼盘查。

“新阎君的命令,每个新进的游魂都要报上名字。”

“那如果报假的呢?”

就在这时,旁边鬼士兵手中的笔突然跳起来,啄了游魂一下,那支笔一边发出尖锐的声音,一边不停的在游魂的脸上戳:“姓名不符,年龄不符,其心可诛。”

倒霉的游魂被这支笔啄得满脸的坑坑洼洼,连忙一边躲避一边说出了真正的名字。这支笔才没有继续啄下去。

看到这里我简直感到庆幸啊,幸亏我刚才没来得及说,要不这支笔啄下来,那我还不得毁容啊?一脸的麻坑整容都没得救!

我战战兢兢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鬼士兵居然大手一挥放行了!

这下我的心里更不解了,难道就是因为帮韦韬过阴,就要把自己也弄到阴间来吗?我觉得我怎么也没到该死的时候啊!

这里的道路只有一条,就是通往冥府地司的。

之前那位船上的大妈鬼问我:“姑娘,这里是冥府地司吗?”

我看了看上方挂着的匾额,点头说道:“是啊,那上面不是冥府地司四个大字吗?”

大妈鬼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不识字。”

这时,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猫叫,一只黑猫突然从地司里窜了出来,飞快地扑向我。

我吓得急忙用手挡住脸,可是这只黑猫的目标居然是我的胸!

真是一只流氓猫!

好在它的爪子一挠,正好挠在我身上带着的圆盒上。

“小黑!住手!”传来一个非常威严的声音,我一看!

一个身穿大红色长袍的络腮胡子向我走来,他顶着一个大肚子,脸上好像涂了锅灰一样,又黑又丑?好像传说中的包拯啊!

啊,不对啊,应该是钟馗!

两边的野鬼立即跪倒在地,齐声喊了一声参见阎君。

果然是钟馗啊!

黑猫听到他的叫声,顺势倒在了地上打了一个滚,然后飞快地跳起来,冲着钟馗的身边团团转,讨好的乱叫。

钟馗走到我面前,裂开嘴笑道:“姑娘受惊了,有没有伤到你?”

此时的我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,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阎君居然对我如此和蔼。

这是为什么?

我立即摇摇头,从身上摸出我的圆盒。仔细看了看,还好没被黑猫挠坏。

钟馗又说:“一路到来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吧?”

我摇摇头,心念一动:“是你召唤我来的?”

既然我没有写叩请书,那说不定就是他召见我来的。

果然,他点头承认。

钟馗看着我的圆盒,突然说道:“姑娘能不能把这样东西借给在下仔细看看?”

我把圆盒递给了他。

钟馗看着圆盒,反复地端详,然后还给了我问道:“你知道我今天要你来所为何事?”

我摇摇头。

钟馗伸手让我进殿:“姑娘先进去看看吧!”,看来还要和我卖关子。

我跟着他走进大殿,大殿还和从前一样,中间跪着告状的和被告的。

钟馗坐在大堂上,堂下跪着的就是那个船上和我说话的大妈鬼。

在大妈鬼的旁边还跪着一个瘦弱的女鬼。

钟馗拍了一下惊堂木,问谁是被告,从一旁走出一个鬼差役,向钟馗递上了状纸。

看着这副场景,我想起上次堂上坐着的人还是一恒,如今,一恒已经不见了,两个随身服伺的老鬼大概也跟着他去了吧!

听了一会儿,我听明白了。

大妈鬼是婆婆,瘦弱鬼是这家早年难产死去的媳妇。

这个媳妇现在就要告这个大妈鬼虐待她,从前对她总是打打骂骂的,而且每天还要做很多事情。所以这个媳妇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去。

大妈鬼连声喊冤,说自己家里本来就很困难,当然没有多余的粮食,况且这个媳妇死了以后,她还帮她抚养了那个生下来的孩子。

瘦弱鬼在一旁哭诉着说,要不是大妈鬼,她本来可以亲自抚养她的孩子的,再说了,她丈夫早死,孩子是遗腹子,当时大妈鬼天天骂她,说这个孩子是她与人通奸生下来的,还说她克死了自己的老公。至于她的孩子,在她伺候,大妈鬼也转手卖给了人贩子,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下落。

我听着听着,觉得太意外了,刚才还觉得这个大妈鬼人还挺和气的,没想到居然这么恶毒。

大妈鬼听着听着也不服气,一口一个反驳,只有说道那个孩子不是自己儿子的种的时候,大殿的梁柱上突然冒出熊熊大火,火焰直逼大妈鬼。

大妈鬼吓得立即在堂上求饶,连忙承认自己的罪孽!

看来一恒上次没说错,只要说的不是真话,大殿的梁柱就会喷火警戒。

最后,钟馗宣判,瘦弱鬼媳妇既然心愿已了,就速速去黄泉边奈何桥下喝了孟婆汤去投胎,重新做人。至于大妈鬼,因为刻薄媳妇,还卖了自己的孙子,丧尽天良,不顾亲情,惩罚她先去蒸笼地狱里蒸上三日,然后去刀锯地狱接受三日刀刑。下辈子如果再作恶,就还要加倍惩罚。

接下来,钟馗又审了几个案件,一个和上次王老板一样的被工人所告,也是拘了阳世的那个老板来阴间过案,审判结果是罚他在刀山地狱上挂一晚上,然后还是遣返阳世。

另一个案件则是三个恐怖分子,这三个人是以自己为人肉炸弹,在公共场所炸死了许多无辜的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