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十八层地狱 为钻石满700加更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结结巴巴地问他:“你、你有没有弄错啊?我、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,怎么可能、可能去做判官呢?”

钟馗的一张黑脸此刻看起来亲切极了:“你认为判官是什么?”

我努力在脑子里想着:“判官,应该是长得非常凶恶的,而且专管生死簿上的事情吧?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还有?还有,惩善罚恶……我想不出来了!”

钟馗大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慢慢说道:“你说的是冥帝的判官,我这里所需要的判官其实很简单,帮我搜集在世游荡的游魂解交给我,有上告的状纸也要帮过我查清是不是属实。”

我听着怎么这么像一个打杂的跑腿的啊!况且的话,大殿上的无名火不就是为了判断真话假话吗?还用得着我来查?

钟馗很有耐心地对我解释:“无名火的确能判断说话之人的真伪,可是有些事情死无对证,这就必须判官帮我亲自去调查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安排别人?之前不是有巡查使吗?”

“你是上任阎君向我推荐的人,所以我肯定首先问过你的想法。你要不要做?”

听起来好像很大权力,不过……我问他:“要是我做这个判官,能有什么好处?”

钟馗的脸一沉,说道:“没有好处,你要是不想做我也可以找别人来,我只不过是不想把这个位置给了居心不正的人。”

他又一本正经地对我说:“上任阎君同我说,你是心底正直,心怀仁慈之人,现在你居然还问我有什么好处?当真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。”

“停停停!”我羞愧地举起手求饶:“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啊,你也不要太认真吧!”

钟馗听了,露出笑容:“那你是答应了?”

“我可不可以问一件事啊?”我眨眨眼可怜地问他,真心希望他能回答我这个问题。

其实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啊!

“什么事情?”

我看着他,小声地问他:“上任阎君到底如何了?他现在在哪里?你们是不是要惩罚他?”

钟馗没有马上回答我的话,反而问我:“你是不是很关心上任阎君?”

“嗯。”

“等你做了判官以后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“可是,就不能先告诉我吗?最起码你要告诉我他有没有受到惩罚好不好?拜托拜托了!”我双掌合十乞求钟馗,“好人啊好人,想让我帮你做事,总要先给点甜头我吧?”

钟馗看了我好久,然后才说:“你随身所带的那个盒子,好好保管就是了,自然不会错的,它还有大功效。”

“什么功效呢?”

钟馗不回答我,反而独自向前走去:“时间不够了!先去看看十八层地狱!”

我跟着他朝前走去,还没走近,就听到一片哀嚎之声。

无数的小鬼和许多被绑在柱子上的鬼,每一个受罚的鬼都被迫张开嘴巴,施刑的小鬼用钳子拉长了他们的舌头,拉出来又放回去,每一次都使受者惨叫连连。这样还嫌不够,反复数次之后,施刑的小鬼突然拔下受者的舌头,凄厉的惨叫声在我的耳朵旁不停地围绕。

钟馗在我耳边淡淡说道:“这是拔舌地狱,挑拨离间,诽谤害人,油嘴滑舌,巧言相辩,说谎骗人者。死后依刑律轻重打入拔舌地狱受刑。依你刚才的表现,也算的上是巧言相辩了!”

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他反而哈哈大笑起来。

这个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,再呆下去我的耳膜都会受不了的。

“下一层是什么?”

他带着我一边走一边说:“下一层是剪刀地狱,专为惩罚那些唆使已婚者与人通奸者所设,虽然没有亲自作恶,可是免不了引诱的罪名。受罚者要被剪刀剪断其十指。以偿还所犯的罪孽。”

这听着也是够血腥的,我连忙说道:“哦,我知道了,那直接带我去第三层吧。”

我不敢往楼梯外看,这已经下到第二层了,我听着这声音也是怪惨的,反而第三层非常安静,是不是第三层就要好一些呢?

“你想看第三层,好!”钟馗带着我直接走下第三层。

双脚已经踏到了实地,我仔细看着第三层地狱,怎么有这么多树啊!

这些树上长的不是树叶,而是一柄柄钢刀,在这些钢刀的上面,插着许多人,每个人都在低声呻吟,鲜血从后背一直淋到脚跟,滴在地上,汇成一道道鲜血流向地下。

钟馗说道:“铁树地狱,凡在世时离间骨肉,挑唆父子,兄弟,姐妹夫妻不和之人,死后入铁树地狱,接着还要进第四层孽镜地狱和第五层蒸笼地狱慢慢受煎熬,这样,才会改过自新。”

“行了,我能不能不看了?你只要告诉我是哪些就行,为什么非要我亲自来看呢?”

钟馗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,整张脸看着更加丑恶了:“还有第六层铜柱地狱,第七层刀山地狱。第八层冰山地狱,第九层油锅地狱,第十层牛坑地狱……你最好还是去看看。”

“不用了不用了,我刚才都听你说了,刚才那个大妈鬼不就是被你判去了蒸笼地狱好刀锯地狱吗,还有那三个恐怖分子,也被你判去了铜柱地狱和磔刑地狱,我差不多都知道了,反正十八层地狱都会有相应受罚的人对不对?”

钟馗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看了?”我满怀希望地看着他。

可是他残忍地摇摇头,冰冷地说道:“不行,身为判官,必须熟明刑律,才能警诫世人。否则的话,一个轻率不慎,就会铸成大错。”

“这么严厉啊?”为什么一恒在的时候我就没看到什么判官呢?

钟馗好像知道我的想法一样,回答我说:“上任阎君顾念私情,私自渡人,所以才导致自己被告失职,这次我不会纵容了。”

私自渡人?

钟馗说:“五亩地的五婆婆本来应该下铁树地狱,他就因为其子哀求了几句,就放了她去投胎,这是一件。五婆婆前媳妇玉娇与人私通,本来应该下冰山地狱,也被他放了去投胎,还有你的同学艾茉,虽然枉死,可是游魂本来进不了地府,只能在外游荡,也是他,命令引进来,让她去重新投胎。你说,身为阎君,他是不是失职?”

他每说一句我的心就往下沉一层,每说一句更加沉一层,到最后,我已经是无可再沉。

我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我没有想到一恒为我做的事情居然有一天会成为他的过失。

“这些,都是为了我。”我喃喃自语。

钟馗轻笑:“没错,就是为了你,所以你必须无偿为我做事,以还清他所犯下的过错。”

我怒目看着钟馗,什么过错,一恒做的事情那叫过错吗?那最多只是心软而已。

还有啊,原来做判官是有酬劳的?这么说,他是在剥削我啊!

我不知道是怎样煎熬的心情,接下来看到的十八层地狱,虽然血腥残暴,可是我的心似乎已经麻木了。我仍然想着,想着一恒是因为我才被牵累的。

原来,赵先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。真正的事情是我给予一恒的累加。

看来我谁都不应该怪,只能怪我自己。

看出我的心情低落,钟馗终于对我说道:“你也不要多想了,我知道你和上任阎君牵扯不清,你的每一世都是活不过25岁的,如今上任阎君为你求得了判官这个位置,也是为你积福,你只要多做功德,抹平上任阎君的遗憾,这个大劫到来的时候,你尚且还有几分把握。”

抹平遗憾?我疑惑地看向钟馗。

钟馗说:“他和你最初缘起的那一世你也应该知道,其后的我也不再多说了,泄露天机是大罪,你走吧!”

“可是,你还没有告诉我,我和一恒还有没有可能相见的那一天啊?”

我感觉到我的身子在变轻,感觉到我正在远离,急忙大叫道:“到底还要多久我才可以见到一恒,到底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他抹平遗憾?”

“时候到了,你自然就知道了!”钟馗的声音已经离我很远了。而我则感觉到身子浑身都在颤抖。

热热的感觉扑面而来,我不禁大叫了一声,睁开眼睛,是在外婆的屋子里,外婆正拿着一条热毛巾盖在我的脸上,而我靠在椅子里,对面的郭晓佳紧张地看着我。

见我睁开眼睛,郭晓佳欢喜地叫起来:“红豆你醒了,吓死我了!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。你一直不肯醒来,嘴里还叽里咕噜的。还是外婆,拿了一条热毛巾敷在你的脸上,你这才醒过来。”

我清醒过来,问她:“韦韬来过了吗?”

佳佳点头说道:“嗯,来过了,我和他说了好多话,还和他说对不起,韦韬说,他不怪我。红豆,我真的要感谢你,要不然,我的心里该有多遗憾啊!”

“哦,既然这样就好,他不怨你,你也可以放下心事,好好过吧。”

郭晓佳又问我:“红豆啊,你刚才是怎么了?韦韬走了之后你一直都没醒来,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