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物归原主/来自大宋的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的心几乎就要跳出胸膛!

刚才的赵亨,对于书画方面的评论头头是道,谈起宋朝的磁器也是让人折服。在我和郭晓佳遇到危险的时候,他突然一身拳脚,仿佛从小就开始练习。

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马上夺得天下,出身皇族的弟子都遵循祖命,从小习武健身。郓王赵楷不但文采出众,一身武艺对付普通人已经足够。

可是一恒不是去了冥帝那里了吗?为什么又会回到赵亨身上?如果是一恒,为什么不对我说明白?反而刻意隐瞒我?

一恒,你到底是有什么苦衷呢?

我几乎就要脱口而出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名字,可是到了嘴边却又强生生咽下。

我期盼地看着他,难道他是有什么苦衷不愿说出来?

可是等了许久,他却始终没有回应。

车厢开始觉得闷热,时间难熬极了!

他摇下车窗,一缕清风徐徐吹进来,吹得他的眼睫毛不停扇动。他张开嘴急切地看着我,却又突然抿紧了嘴巴,对我说道:“我自然是赵亨,如果我不是赵亨又能是谁?”

我失望至极,开口就想挑明,却看到赵先生从我们车后面走过来。

赵先生仿佛比从前更苍老了!深深的皱纹已经爬满了额头,一向挺直的背脊也驼了下来。他停在了车窗旁边,笑着弯腰对我们说:“怎么不回家啊,今天去漱画斋结果如何?”

赵亨欠身打开后车门,对赵先生说:“您进来吧,回去和您说。”

赵先生笑呵呵地坐进了问我:“红豆怎么像不高兴一样?难道今天事情没成吗?我怎么听说有人非常赏识赵亨那位朋友的画。赵亨,你那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朋友?不能请到家里来玩玩吗?”

“不必了。”赵亨一边开车一边简短地回答赵先生的话。

赵先生又问:“那你们今天去了,那个常忆宋是怎么说?”

赵亨答道:“他说,只要我们找出两件差不多的宋磁赔给他就行。”

赵先生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两件差不多的宋磁,现在到哪里去找啊?这东西现在是有价无市啊!要是清朝明朝的我家里倒是可以找找。这宋朝的可就金贵了。”

赵亨嗯了一声,含糊地说道:“你你别管那么多了,我也是先拖延时间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赵先生又兴致勃勃地问:“来,说说,你们是怎么说服那个常忆宋的?我怎么听说他不大爱理人,和人说话全凭心情啊!”

我心里一跳,想着要是如实说出赵亨是怎么怎么评画谈磁,赵先生会怎么想?知子莫若父,赵先生应该是了解赵亨的,如果赵亨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性情来,老先生可是立即回察觉的。之前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了,假如这种事情再次卷土重来,赵先生会怎样?

想到赵先生已经这么大年纪了,对赵亨已经是灌注了自己所有的希望和感情,假如……我越想越觉得担心,越想越觉得可怕,一个人蜷缩在座位上闷闷地想心事,连车子停下都没有察觉。

赵亨喊我一声,让我下车。我才醒过来。看着赵亨搀扶着赵先生进屋的背影,我突然明白了他不愿意说出来的苦衷。

的确,如果真的是那样,对于赵先生来说,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啊?

回到家,外婆听了我们的消息,既喜且忧。喜的是舅舅的事情终于有了盼头,忧的是,一件宋朝瓷器都已经是难以找到,更何况是两件?毕竟不是普通的东西,到哪里又要找来来赔给常老?住木何技。

我安慰外婆:“您不要担心,我们会有办法的。”

至于什么办法?我自然是想到了一恒曾经给我提过的古墓。

晚上,我敲响了赵亨的房门。

他打开门,桌子上还摆着一本摊开的书,走过去一看,居然是《中国近代史》,再看桌子上其他几本书,都是和北宋以后的历史有关的书籍。

我的心里已经明镜一般,可是,他既然沉默不说,我何必非要他说出来呢?

“你打算从哪里找到可以赔偿给常老的宋磁?”

他默默地看着我,突然说道:“你是不是很高兴?”

我被他的话噎得一时忘了反驳,细看他好像很不愉,心里实在觉得纳闷,于是说道:“我怎么会高兴呢?你、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

房间内没有大灯,只有书桌上的一盏台灯照亮了我和他周围。

墙上映射出我们巨大的身影,好像黑暗中的怪物,等待着择人而噬。

他静静地看着我说:“你当然不关心,因为你已经忘记了!可是我没有忘记。”

“一恒,你、你在说什么?”我忘情地喊出了一恒的名字,揪住了他的衣袖。

“我、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你、你能说得明白一点吗?”

他一把甩开我的手,伸手请我出去:“天色很晚了,你要是不想在我屋里留宿的话就早点走吧,瓜田李下的,惹了闲话就不好了。”

我惊诧极了,现在赵亨的口吻让我完全可以肯定就是一恒,可是一向对我温柔的一恒为什么又对我如此冷漠?居然还主动赶我出去?

我忍不住问道:“既然你要和我划清关系,为什么还要帮我呢?你也可以选择不帮我。然给我自己去解决的。”

他的眼睛一直凝视着我,只是不再有往日的温柔,冰凉极了!整间屋子就好像一个大冰窖一样,让我冷得透不过气来!

他默默思索着,冷漠地看着我说:“你以为是什么呢?我只不过是不想让那个圆盒落入他人手里,其实,这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。”

物归原主!!!

我浑身颤抖,他这是要找我要走圆盒吗?

为什么?我的心好像刀割一般!

我不禁问他:“一恒,到底是什么原因?你能告诉我吗?”

他闭上眼睛转过身背对着我说道:“不要叫我一恒,我是赵亨!”

他这几个字吐出来,让我无法开口。我只觉得呼吸都困难。

为什么他会变得这样冷漠?是不是我有哪里做错了?

我再一次伸手揪住他的袖子,无力地开口,颤抖了半天,在【一恒】和【赵亨】两个名字之间徘徊来徘徊去,终于还是选择了【赵亨】:“为什么,为什么这样?你告诉我。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“解释?你要是有心,自己为什么就想不到,还需要我给你什么解释?”

“是我哪里做错了吗?你告诉我?”

他却依然背着身子,不肯回头。

我觉得委屈极了,也实在是不明白。

我只觉得我的一颗心好像被一只手紧紧握住一般,心悸得都要疼死了!

看着他的背影,那么陌生,难道说是我的错觉?不是一恒?

我咬咬牙,再次问他:“我只问你一句?你到底是不是一恒?”

如果是一恒,那么我一定要问清楚,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?

可是他随即说出的话让我的心碎裂成无数:“我说过一遍的话不想再重复。”

我说过一遍的话不想再重复。

不要叫我一恒,我是赵亨!

难道,真的是我弄错了?可是赵亨这么多的转变又是从哪里而来?

好半天,我才找到我自己的声音:“圆盒本来就是你的,你要收回自然没问题。既然你已经要了过去,就不用再还给我了。”

说完,我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太多房间。

我恹恹地睡在我的床上,只觉得心灰意冷极了!

看着空洞的屋顶,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,我真想找谁问问,到底为什么会成样?

可是又有谁能回答我的问题?

我的秘密本来就不能暴露在阳光下!我还能找谁为我解惑?

整整一个晚上,我都是睁着眼睛,一直到了天亮,才抵挡不住困意沉沉睡去。

到了快中午,外婆才敲门将我叫醒。

出去吃午饭的时候,赵亨已经不在家里,听外婆说,他一大早就出去了。

我爸打来电话,说田立衡已经知道了我们找过常老的事情,警局也通知我们给舅舅送换洗的衣服。大概因为常老的原因,加上秦队长的疏通,舅舅暂时关押在看守所,只要常老和田立衡允许,随时都可以放回来。

给舅舅送衣服的时候,我遇到了田立衡。

他等候在警局外面,我和外婆一出来,对面的一辆黑色的豪车里面立即钻出来一个保镖一样打扮的家伙,走过来请我过去。

我本来一口拒绝,可是保镖却说道:“李小姐,田先生说,假如您想早点见到你的舅舅放出来,他可以帮你疏通。”

“如果是要我的东西那大可不必了,你告诉他我不会给他的。”

“田先生说了,这次不要您的东西,也保证不会发生上次在别墅里的事情。”

那么,就是别的事情呢?

我想,在警局外面,田立衡应该不至于敢对我怎么样吧。

我对外婆嘱咐了几句,让她在一旁等我,然后走过去,钻进了车子的后座。

“你有什么条件?说吧!”

田立衡看着我,轻笑道:“看来你昨晚没有睡好啊,这么憔悴。怎么?和你的情郎闹了别扭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